503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王濟遠
自畫像
一九四九年作
油彩木板
91.5 x 76.3 cm; 36 x 30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華美畫學院標籤

來源

Kenneth Carroad 於五○至六○年代直接購得自藝術家
Kenneth Carroad 舊藏

展覽

〈華美畫學院畫展〉華美畫學院,紐約,一九五○年代至一九六○年代

相關資料

所修彌近 所濟彌遠

王濟遠不中不西的獨特藝風

二十世紀前的中國畫壇一直由傳統國畫主導,直到二十年代初,大批西方留學生逐漸回流,並紛紛聚集在當時中國最開放的城市——上海,在畫壇引起一股現代藝術的風氣;而其中最活躍的一員便是王濟遠。他與其他現代畫家如劉海粟、龐薰琹等人先後參與及組織了不同藝術團體,包括「藝苑」和「決瀾社」等,名勁一時,更被譽為是推動中國現代油畫的先驅者之一。他畢生為中國藝術和教育鞠躬盡瘁,殫精竭慮,對發展中國現代藝術有不容小覷的影響。

王濟遠在一九四一年抗戰期間離華赴美,此後活躍於美國畫壇。他曾於四一年在舊金山舉行作品展覽,兩年後於紐約都市美術館出展,更於一九四七年在紐約創辦華美畫學院(The School of Chinese Brushwork),宣揚傳統國畫和筆墨技巧達二十餘年。王濟遠生性瀟灑隨和,在畫壇內外都結交甚廣。他與國畫大師張大千是相識數十載的摯友,兩人經常有書信來往,以哥、弟相稱,並自七十年代起一同在紐約和華盛頓等地舉行聯合畫展。王濟遠到美國發展後更認識了紐約著名律師和收藏家卡洛特先生(Kenneth Carroad),兩人見面後一拍即合,卡洛特不僅經常委託他繪畫作品,更不時協助他舉辦畫展。是次上拍的作品正來自卡洛特的私人收藏,全部於五、六十年代直接購自藝術家,而且均在華美畫學院展出,畫背貼有學院標籤。如今這個收藏逾半世紀的私人珍藏悉數釋出,定能讓各藏家一窺王濟遠卓爾不群的藝術風貌。

寄東西南北之融合,集萬千世界之大同

在西方國家學習藝術的中國畫家,多追求中西融合、西體中用,但王濟遠卻深信繪畫的極致是中西不分,上下不分,主次不分的,甚至在自己一九五八年畫的《葫蘆圖》上題著「大紅大綠,不中不西」,其瀟灑率真的性格尤見一班。他曾說:「東方材料和西方筆觸的結合不僅是一種傳統的簡單融合,而是一個東西方都可以理解和為之努力的全新藝術語言。」他的藝術哲學尤其體現在他的招牌作品自畫像中。《自畫像》(拍品編號5037)中的他炯炯有神,身穿悠閒的朱紅襯衫,手中捧著油畫板,突顯他自由隨性的態度和融藝術於生活的堅持。身後的文人竹畫和前方油畫板的對比更體現了他寄望世界大同、東西南北共冶一爐的藝術哲學。他的自畫像風格獨一無二,而此作更是他其中一幅尺寸最大的自畫像,而且保存狀態極好,更顯珍貴不凡。

他的靜物寫生亦同樣體現出其爐火純青的藝術功力和集百家而成的風格,如《水果靜物》(拍品編號5038)中雖以西方靜物視角描繪出中國家居的一隅,但他並未採用西方傳統的近鏡視角,反而把畫中視點拉遠,並在背景上加插交錯有致的線條,為沉寂的靜物寫生增添趣意層次。而桌上樸實飽滿的甜薯玉米、一旁供飯後小酌的酒瓶,和後方一個精緻的青瓷花瓶則營造出一個沉著質樸的東方家居,滲透出只屬於旅居國外的華人的思鄉情懷,寫物傳情,一斧無痕。

簡潔率真,詩畫自然

「我們盡可不精於畫,而不可不懂畫,畫不好,無關於日常生活,不懂畫,就不能感到人生的美趣。」王濟遠畢生堅持把藝術融合在生活體悟中,把一景一物都提煉昇華成他的創作泉源,並以獨特視角和混合筆觸創造出每幅面貌不一、動人心靈的自然詩畫。譬如在紐約曼克頓《中央公園》(拍品編號5039)中,他以渾厚濃實的色塊揮畫出兩岸悠閒惬意的樹林,並以明亮鮮豔的油彩勾勒出湖中繽紛絢爛的小船,令畫面洋溢著活潑自然的迷人魅力。並而觀之,立體主義的影子在《日出而作》(拍品編號5052)中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輕盈粗糙的線條、隨意短促的筆觸和層次豐富的油彩,營造出一片樸實無華的鄉郊風景。再看《千島湖》(拍品編號5054)的黃昏美景,畫中厚實的色調和分明的線條滲透出濃烈的國畫格調,在醉人菊月和粼粼波光中飄來一陣詩意典雅的東方韻味;他更以獨特挖空手法勾勒出松樹杉木上的幼細葉脈,風格錘鍊而千變萬化。

王濟遠的藝術非中非西,乃融合各家之長和生活體悟,在不同文化交融和碰撞下提煉出一套獨特的藝術語言,在詩意靈韻的筆墨揮就間活出一個躍動的藝術生命。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