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藤田嗣治
長髮少女
款識:
Foujita 11-4-57(右下)
一九五七年作
鉛筆紙本
23.5 x 18.6 cm; 9 1/8 x 7 1/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Sylvie Buisson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本作將收錄於Sylvie Buisson即將出版之〈藤田嗣治全集─第四冊〉(作品編號 D57.164.D)

來源

藤田君代舊藏
巴黎Cornette de Saint Cyr拍賣(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拍品編號二五六)
重要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藤田嗣治:隽雅麗影

「展開畫稿的聲音如海浪一般……藤田於完美的象牙色畫面上描繪出一絲不苟的線條,沒有任何失誤,而以一種非物質形式呈現出的陰影,更鋪開一種純粹但克制的色彩。」

法蘭西文學院士莫朗(Paul Morand)《藤田嗣治》,1927

二十世紀初年的旅法亞洲藝術家,大多懷抱刻苦求學而後東歸的志向,成為該國的現代先鋒;少數選擇長留巴黎的,則力求在這世界藝術首都爭取榮耀,成為二〇年代天才雲集的「巴黎畫派」成員之一,而藤田嗣治即是最早在此技驚四座的亞洲藝術家。1913年,二十七歲的他以征服巴黎為志向,孑然一身遠赴巴黎。憑藉對於東西方藝術傳統-尤其是日本狩野派及浮世繪,以及歐洲中世紀及文藝復興-的深刻鑽研,藝術家成功將古典精華注入現代藝術,妙筆塑造一位位異鄉人物,贏得當時一致好評;作為東方藝術的根本媒材,素描與水彩更是他千錘百練的創作門類,足以獨立成章。本次日拍,蘇富比特別策劃「隽雅麗影」專題,呈獻三十六幅珍稀作品,是為亞洲史上最大規模的藤田嗣治專題拍賣,給予藏家嶄新視界與收藏良機。

君代藏珍:藤田嗣治的珍稀稿本

是次來源最為珍貴的,當屬最早源自藝術家妻子藤田君代之珍藏(拍品編號50015018),其來源均註明於藤田嗣治專家Sylvie Buisson開立之鑒定書中。藤田君代1936年下嫁藤田嗣治,除了作為賢內助,更是對藝術家畢生創作瞭如指掌的專家。藤田嗣治晚年致力宗教繪畫,其於1966至1967年以八十高齡接受法國蘭斯的和平聖母禮拜堂(The Chapel of Our Lady Queen of Peace, Reims)的壁畫委託,即由藝術家與君代夫人合力完成;2002年,君代夫人更透過日本講談社出版專集《藤田嗣治画集: 素晴らしき乳白色》,因此其珍藏不僅是藤田嗣治的遺產,更飽含夫妻二人互相夫持、共同創作之經歷。

此十八幅作品的最大特色,是其於藝術家全集均能找到水彩或油畫版本,如《母與子》(拍品編號5013)本身即帶有「水彩」的款識,說明是水彩作品的首稿,可見藝術家從初稿開始已經具備完整構思,再反覆推敲深加琢磨;此外,此系列作品落款資料豐富,具有東方繪畫的題款特色,補充油畫與水彩作品所無的資料:藤田嗣治的油畫多數僅署年份,此系列珍品之款識,許多卻準確至具體月份和日子,如《長髮少女》(拍品編號5001)完成於「57年5月11日」、兩幅《女孩與雙鳥》(拍品編號50055011)同時完成於「56年9月16日」,而且尺幅接近,足以湊成一對;《門下雙姝》(拍品編號5017)簽名旁邊除了註明日期「27 mars 1951」,還署款「Pétridès - Lasker NY」,「Pétridès」指的是替藝術家多次辦展的著名畫廊主Paul Pétridès,而「Lasker NY」則應指紐約大藏家Mary Lasker;由此推論,《夢中少女》(拍品編號5009)在簽名旁署款「Romanet Tholot」、《夢寐》(拍品編號5010)在簽名旁署款「Pour Casa」,應該都是為藏家與圈中好友之名,藤田畢生交遊廣闊,這些作品若能與文獻配合,將成為研究藝術家社交圈的重要佐證;而《女孩與小鳥》(拍品編號5006)與《戴絲巾的女孩》(拍品編號5012)落款「Paris」、《母與子》(拍品編號5014)落款「Barcelone」,亦印證了藝術家的時地行跡,對於考證其生平甚有幫助。

從主題而言,君代夫人的藏品體現了藤田嗣治五〇年代以後的創作重點:女孩與宗教,一體兩面地呈現了藝術家於生活與精神上對於純摯之追求:《戴絲巾的女孩》(拍品編號5002)神彩照人、目光精靈,是品質極高之掌上明珠;《戴頭紗的少女》(拍品編號5003)甜美善良、惹人憐愛,另一幅《戴頭紗的少女》(拍品編號5007)則氣質高傲、個性非凡,是藝術家十分喜愛的模特,屢見於不同作品;《姊妹》(拍品編號5016)、《門下雙姝》(拍品編號5017)與《天使的呼喚》(拍品編號5018)是重要油畫之稿本、難得一見的創作原型;值得一提的是,《天使的呼喚》的畫面呈不規則形狀,此乃藤田嗣治的獨門秘方「つくり絵」,僅見於重要作品之準備過程。這種技法來自日本傳統,中文可稱之為「構築繪畫」,藝術家先將畫面裁切,以集中於畫面主要部份,完成工筆草圖,再以率性之筆創作場景,以明辨主次;法國艾松省省委會藏有一系列珍貴的藤田嗣治的「つくり絵」手稿,而《天使的呼喚》不僅是市場難得一見的大幅孤品,其天使降臨、喚醒美人的浪漫聖境,更洋溢於表,雖為油畫稿本,卻精神飽滿,兼得東方繪畫「留白」與意大利繪畫「non-finito」之真趣。

花都繆斯:精絕全面的肖像專輯

除了君代夫人的珍藏,本輯尚有許多可遇不可求的精彩作品,當中《大宮女》(拍品編號5021)之亮相,最稱得上一個「奇」字。1926年,春風得意而創意旺盛的藤田嗣治發展出一個特殊系列,是按照當年最負盛名的藝術家如雷洛瓦(Renoir)、皮薩羅(Pissaro)、凡東根 (van Dongen)、雷傑 (Léger)諸君之風格,創作合共二十六幅素描水彩作品,尺幅不超過25 x 15cm,並以「à la manière de」命名,體現藝術家對同儕之深刻認識,與識英雄重英雄之氣概;此系列誕生之後,藝術家全數贈予愛妻小雪,成為重要學術標本,曾經多次出版,市場上絕無僅有;《大宮女》流通於市,不僅是意外驚喜,尺幅更居系列之冠;現代名家之中,藤田嗣治最重視野獸派大師亨利.馬諦斯(Henri Matisse),其於1930年1月美國《藝術新聞》曾經提到「我熱愛精準的線條…其中仍有馬諦斯典型的自由,以及東方的嚴謹。」《大宮女》的畫面,呼應現由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的馬諦斯經典名作,其落款「à la manière de H.M.」,是向野獸派大師的致敬與挑戰,豪情壯志不言而喻;巧合的是,緊接其後的《小雪》(拍品編號5022),即是藝術家二〇年代創作的愛妻肖像,亦是他名揚花都的「乳白色人體」的靈感泉源,其以水墨創作,恰好以此時典型的低限色彩,呈現女神的完美肌膚與絕代丰姿;年期相近的《巴黎要塞》(拍品編號5029),則是藤田少數的風景作品,其曾經衍生數款版畫,頗具尤特里羅(Maurice Utrillo)筆下優悠的巴黎意境,而由蜿蜒筆觸勾勒而無景深之路徑,則可視為日本繪畫之遺韻。

三〇年代,藤田嗣治鑒於巴黎因全球經濟大蕭條而前景不穩,加上與妻子小雪之離異,遂展開取道美國而前往拉丁美洲的發展時期,而尺幅宏大的《站姿裸女》(拍品編號5020)即屬此時之作,很可能是為了創作等身尺幅的油畫所作之初稿,畫中美人鬈髮嫵媚、身段婀娜,應是他此時交往的女伴、賭場舞者瑪德蓮(Madeleine Lequeux);瑪德蓮在此數年一直伴隨藤田周遊列國,在具有戲筆意味的《自畫像》(拍品編號5028),即可見右下方藝術家與瑪德蓮相擁的漫畫,背後更有一眾朋友之簽名,饒具生活氣息;談及交友酬唱,則不得不提另一小品《公雞》(拍品編號5030),此乃藤田嗣治於1952年11月10日為致謝法國總統奧里奧爾(Vincent Auriol)為他批核法國公民身份而創作,並紀錄於詳盡的款識之中,深具文獻價值。

《可卡犬》(拍品編號5019)、《男士肖像》(拍品編號5023)及《帶白色帽子的女人》(拍品編號5024),代表著藤田嗣治素描和水彩之最高水平。《可卡犬》尺幅甚大而畫面完整,展現藝術家精妙的寫生手腕,雙犬精神抖擻而安靜閒適,除了是經典的西方寫實,亦深得東方繪畫「毛根出肉,力健有餘」之精粹;《男士肖像》及《帶白色帽子的女人》均創作於三〇年代,而且尺幅相近,其以水墨勾勒線條,再以鉛白及灰階水彩營造霧狀色塊,強化畫面柔滑感,此乃藤田水彩之獨門技法,與油畫的「乳白色肌膚」異曲同工。《男士肖像》乃藤田筆下少數的男性人物,按其落款應為朋友而作,與《帶白色帽子的女人》並觀,恰好是打扮時尚的俊男美女相互凝視,富於浪漫戀愛氣息。

在藝術史上,藤田嗣治自二〇年代已與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等巴黎畫派成員關係密切,成就亦等量齊觀。考莫迪里安尼的市場價格,己穩居國際一線,不僅油畫紀錄突破一億美元大關,其小幅素描與水彩作品,成交價格亦穩然落於十萬至五十萬美元的區間(約港幣800,000至4,000,000);由此觀之,藤田嗣治水彩素描價值甚高,價格卻處於窪地階段,實屬收藏的最佳時機,配合亞洲現代藝術近年覺醒迅猛的紙上作品市場,攀升態勢指日可期!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