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2

拍品詳情

玲瓏雅趣:明清掌上御瓷珍翫

|
香港

明成化 青花折枝花卉紋臥足盃
《大明成化年製》款
exquisitely potted with rounded sides resting on a countersunk base, delicately painted in characteristic soft tones of cobalt-blue in outlines infilled with wash, the exterior with six evenly spaced flowering gardenia sprigs, each with a single bloom enclosed by clustered leaves, the interior with a shallow domed centre (mantouxin) decorated with a medallion enclosing a multi-petalled flower, possibly a hydrangea, encircled by a ring of seven leaves, the base inscribed with the six-character reign mark within a double rectangle, all beneath an unctuous glaze fired to a waxy finish
7.8 公分,3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1981年11月24日,編號69

出版

《樂山堂藏瓷》,台北,2005年,編號8

相關資料

成窰茶盃獻貴妃
康蕊君

御製盃雅緻精巧,製於成窰豐盛之年,實為當朝典例。成化末年,1470年代末至1480年代期間,窰事繁旺,技術亦登峰造極,屢出新穎獨特之品,造就成瓷美名。

成化末年瓷珍,以小件著稱,諸如盃、高足盃、盌、盤、小罐等。瓷匠另闢蹊徑、推陳出新,一改成化早期承襲之宣德遺風。明初瓷器,溢中亞異風,然至成化晚期,如此小盃,卻盡展華夏精髓。此一時期,青花色澤柔和淡雅,紋飾方面也獨樹一幟,配以新穎繪風,含蓄婉約、清澹簡潔,如此小盃上綴折技雅致花卉,佈局疏朗,盡顯成化瓷器的獨特魅力。

此時期所產瓷器,宜供手中把玩,只有慧眼識珠,捧於掌心仔細賞玩,才能諳其雅韻、體會箇中之美。較諸前朝,成化末年景德鎮御瓷大異其趣,學界至今尚未充分理解轉變之因,然而成化末年,朝廷應曾下旨大興御瓷燒造,背後主導者似乎是成化帝或其愛妃萬貴妃(1430-87年)。成化十二年(1476年),萬貴妃正式獲冊封為皇貴妃,此後把持朝政,扶助外戚竊據高位,而且虧空國庫,為享樂寶珍,揮霍無度。窰廠所作,原為朝廷貢瓷或佛壇供器,至成化一朝,為迎合皇室刁鑽品味,改製玲瓏巧瓷,冀討御歡心。

此盃尺寸小巧,胎體細緻精妙,器形玲瓏秀美,繪工含蓄婉約,觸感溫潤如玉,加上雙方框六字年款,夢寐以求之種種成化御窰特質,均集一身。成化年間,相類器形之小盃,雖有數例,唯以此盃器形小巧圓潤,比例最為和諧悅目,且具饅頭心,外底隨之略凹,尤顯可親。

此盃外繪折枝梔子花六朵,佈局清新疏朗,風格簡潔清麗,細葉烘花瓣,每朵所繪葉片略別,樂亦不同也。論紋飾,於中國瓷器中極為罕見,盃內所繪朵花冠瓣繁茂,以嫩葉相伴,或為繡球花,鮮見於明代青花,尤為珍稀。所書雙方框六字年款,乃當朝末年才引進之式,僅見於最精巧之成化御瓷。

成化帶款瓷器中,以此紋飾之小盃最為珍罕。除此例外,只有兩盃得以保存至今,均藏於中國之博物館中:其中一例,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出自清宮舊藏,載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裏紅 (中)》 ,上海,2000 年,卷2,圖版36,並註明此例乃宮廷用膳器。另有一例,藏於上海博物館,見汪慶正,《青花釉裏紅》,香港,1987年,彩圖版77。台北故宮博物院,成化御瓷收藏雖最豐,卻無與此相類之盃。

明代御窰遺址廢堆中,也有發現如斯瓷盃。有一例,碎片經修復,展於《成窰遺珍:景德鎮珠山出土成化官窰瓷器》,徐氏藝術館,香港,1993年,編號 C 60,據為品茶之用,白焜這樣寫道:「飲茶常識告訴我們,茶的濃度與茶盃的容量成反比。以容量僅數十毫升的小盃飲茶,茶汁必濃苦。」認為正合成化帝與萬貴妃品茶之用,又言:「其器胎稍厚,端拿不燙手,口坦而淺,便於散熱。」進而指:「後世風行的所謂『工夫茶』,其雛型可能早在成化即已流行。」他指出,此等器形之瓷盃,乃品嘗濃郁熟茶之用,一如今日工夫茶藝所品之茶。工夫茶藝之起源,現時或未能追溯至遠古,然而飲用熟茶的習慣,明初應已,甚或更早(見黃興宗,《中國科學技術史》,卷6:生物學及相關技術,分冊5:發酵與食品科學,劍橋,2000年,頁538)。梔子花,加入茶中,也有調味之用。

2008年,蘇富比舉行樂山堂御製瓷器珍藏拍賣會,朱湯生寫下題為《珍瓷雅尚》之圖錄序言,其中寫道,樂山堂收藏散溢著上海文玩收藏的傳統精神,更提及此盃:

「另一件明成化青花「折枝花卉」紋臥足盃……成化御製瓷器是明代御瓷中最難得一見的。以潔白精純的胎體、細膩溫潤的釉面及雅麗的青花發色馳名的成化御瓷特質,都能在此盃上體現。而上寬下束的盃形、纖薄弧壁和內拱盃底等形制、以至雙方框六字下款等,都和鬪彩雞缸盃如出一轍。其他同例只有上海博物館和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

玲瓏雅趣:明清掌上御瓷珍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