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倫敦

元末/明初 剔紅花卉紋大盤

來源

大維德爵士(1892-1964年)伉儷收藏
倫敦蘇富比1962年5月29日,編號173(650英鎊)
Bluett & Sons,倫敦
Percy D. Krolik 收藏
倫敦蘇富比1970年2月24日,編號77(1,900英鎊)
Spink & Son,倫敦
L.A Basmadjieff 收藏
倫敦蘇富比1972年3月14日,編號36(1,600英鎊)

展覽

《The Arts of the Ming Dynasty》,東方陶瓷學會展覽,倫敦,1957年,編號227

出版

Fritz Low-Beer,〈Lacquer of the Ming Dynasty〉,《Oriental Art》,卷4,第1期,1958年春季,頁13,圖1
B. J. St. M. Morgan, 〈Carved Lacquer in the Krolik Collection〉,《Oriental Art》,卷13,第4期,1967年冬季,頁251,圖1

相關資料

明辨善鑒:大維德爵士舊藏雕漆大盤

康蕊君


本盤珍罕瑰麗,製於中國雕漆工藝巔峰時期,並屬該時期菁華臻例。盤身花卉刻劃自然,細膩豐美,花葉蜿蜒交錯,佈局精巧諧和,堂皇華麗,而且雕工上乘,尺寸碩大,堪稱一絕。晚元至明初一個世紀,青花瓷器發展長足,南方雕漆則自裝飾工藝演變至宮廷製品,工精藝絕。因青花與雕漆工藝精進,永樂帝用於外交,賞賜來使。然而雕漆工序繁複,難於大量製作,僅靠個別藝匠造詣而成珍器,故同期漆器遠較瓷作為罕。此時期之雕漆藝匠,名號傳至後世,然而個別漆器出自何人,則歷來難辨。

如此碩大之漆盤,與瓷器同始製於元朝,續製於明代,承帝命為宮廷御製,止於宣德。本盤製作上乘,厚施多層漆料,如此工藝,自宣德年後鮮見。本器打磨細潤,紋飾輪廓渾圓柔雅,屬該時期特質,然而紋飾繁縟精美,活潑生動,則卓越於同期漆作。盤通體飾十數品種花卉植物,綴綻放花枝,絲絲互扣,枝葉高低穿插,三種紋飾層層覆蓋,佈局精妙,豐富多姿,滿飾全器,同時可見紋飾下黃漆地,如庭院繁花盛放,欣欣向榮。

本器底,針刻《張成造》款。張成,曹昭洪武二十一年著《格古要論》有述:「元末西塘楊匯有張成楊茂剔紅最得名」,西塘位於嘉興府,今上海西南(大維德爵士,1971年,頁146及頁303,圖42a)。二人雖各有帶款珍品傳世,然而王世襄認為楊茂工藝似難及張成(王世襄,1987年,頁18)。仿製品早已有之,於《格古要論》亦有論及,後人先製器,再加《張成造》款,故時至今日,眾學者仍不願定斷漆器為張成親製,甚至連張氏雕漆風格實際如何,亦鮮有定論。

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一梔子花紋小盤,多份出版均斷為張成製,清宮舊藏,錄《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元明漆器》,香港,2006年,圖版3;另比較一蓋盒,帶張成款,並刻元朝官方文書文字八思巴文款,故可斷代元朝無疑,錄於《中國漆藝二千年》,香港東方陶瓷學會,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香港,1993年,編號34。

張成,元代工匠,至洪武年間應仍健在,或享壽至永樂早年。1685年嘉興縣誌記載,永樂帝聞張成藝絕,召其進宮,唯張已歿。張成有子張德剛,繼承父業,遂進京,任工部營繕所副使。據霍吉淑述,果園廠為京城御用漆器作坊,1410年代啟用,由張德剛掌管,製珍品多件。英國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收藏一雕漆桌,帶宣德款,即出自果園廠(Clunas 及 Harrison-Hall ,2014年,頁107)。

張成雕漆絕藝,由晚元起製器,其子張德剛應續製至永樂、以至宣德年間。由於子承父藝,故雕漆器由晚元至早明風格發展無間,而此時期漆器斷代未可更為精確,皆因此淵源。考慮如此背景,或可推斷,帶張成款及永樂、宣德款之同款或相近漆器,或別具重要性,本盤正為一例:另參考一盤,尺寸更大,紋飾風格相同,唯刻永樂、宣德二款,現存於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館(圖1,見下)。

觀察帶御款之雕漆器,可推斷永樂雕漆風格,然而洪武雕漆作坊,後人則所知不詳。《格古要論》著於洪武年間,其中全章論述雕漆,唯斷代洪武之雕漆仍極罕。明宮舊檔,記錄永樂帝賜日本足利幕府國禮清單,故可推斷,洪武年間,漆器作坊技術先進。據載,永樂元年至1407年間,明朝共賜足利幕府203件剔紅漆器,其中重器58件賜於永樂元年。記載詳盡,足以斷定數款漆器。

雕漆技藝費工耗時,成品常需數年之久。先層層髹漆至相當厚度,每髹一層,需時日待乾。反復無數,方可始雕,再加修磨,完品可成。如上工序,僅永樂元年幾月之時斷難完工。建文(1399-1402年)一朝甚短,亦不可成,且惠帝曾有詔諭,除必要外,終製他品。永樂元年所賜日本之國禮,記載清晰,綜上可斷當屬洪武一朝所製。

基如上研究,李經澤、胡世昌醫生歸總洪武、永樂雕漆風格,並嘗試辨認多件洪武雕漆(李經澤、胡世昌,2001年及2005-06年)。二人並研究三十餘件漆器,先刻永樂款,後以宣德金款覆之,刻工纖細。其中九件,或帶永樂款、或帶宣德款、或二款同器,均可斷代洪武,包括前述阿什莫林博物館收藏盤例(圖1),以及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收藏雕漆桌。 二人論述,洪武漆器喜雕四時花卉,而永樂器則僅飾一類,兩者並飾之盤,極其珍罕。

二人認為,永樂漆器成品無款,待自南京運至新都北京,而後加之。正因如此,存世可見洪武器書永樂款,亦可解釋永樂款筆法不似官出之惑,及為何帶張成款之器亦帶纖細針刻年款。關於永、宣二款同器之品,目前尚無確實解論,或因新器製作耗時,故新帝繼任,未及完工,故取成器改款再用。

元代漆器,粗獷豪邁,口沿多帶弦紋,外壁環飾 「屈輪」(「剔犀」)紋飾。明永樂器則依隨宮廷風格,含蓄精細,或用於宮廷,或為國禮,贈外邦元首。 比諸元朝漆器,本盤施工更見嫻熟,相較永樂雕漆,則花卉佈局更為靈動。故此,本品或製於兩期之間,可能斷代洪武。本盤雖不能證實出自張成之手,唯其品質上乘,綜觀風格、落款,皆無理由懷疑非為張製。

與本盤同組之例僅記載只一盤,紋飾相同,尺寸相近,或無款,應屬日本私人收藏,曾展於《特別展東洋の漆工芸》,東京國立博物館,東京,1977年,編號513;除此之外,紋飾相同之例現存僅只另一品,尺寸更大,先刻永樂款,上覆宣德款,出自Beurdeley收藏,現存於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館,曾售於倫敦蘇富比1980年7月15日,編號211,並曾展於 《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館,倫敦,2014年,展覽圖錄圖 87(圖1),圖錄並述,該品最可能斷代洪武。

風格相近之漆器,可參考兩例,分別雕飾牡丹及茶花,尺寸較小,均斷代永樂,錄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元明漆器》,前述出處,圖版20及21;尺寸相近之例,可比較一蓋盒,斷代元朝,以及一永樂盤例,亦可參考一宣德盒例及一早明盒蓋,出處同上,圖版6、17、57及 64,皆為清宮舊藏,現存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本品來源顯赫,先後納入三個重要收藏,包括大維德爵士伉雅蓄,是次乃半世紀內第四度亮相倫敦蘇富比。爵士明辨善鑒,從其現存大英博物館之瓷器珍藏可知。入藏本盤,亦見其前瞻慧眼,領先鑒藏風潮。大維德爵士對款識向來興趣甚濃,本品佳器菁華,上刻署款想必曾能引起其好奇。

六十年前,東方陶瓷學會舉行明代骨董展覽,本盤亦有參展 。Fritz Low-Beer乃當時最頂尖之漆器鑒藏家之一,評此展覽時曾論述:「吾等感謝東方陶瓷學會展出珍藏五十五件漆器珍品。在此之前,明代漆器從未如此矚目亮相英國。業界僅於數年前開始關注此門中國工藝,至今所知甚少,亦未擁有斷代絕對清晰之明代重要漆器,至於漆器屬明代何朝,更加無從入手。」 (Low-Beer,前述出處,頁12)該次展出漆器皆無斷代,唯展覽形容本盤與同組(第一組)漆器「雕刻深邃,十四至十五世紀風格」,(本組漆器)「全屬此早期風格」。以當時而論,推斷頗為大膽。 Low-Beer評述本盤及其他三品,聲稱「此盤饒富趣味,唯製於何時何地,吾並無絕對意見。」

Percy D. Krolik 曾收藏重要中國工藝, 1970年部份售於倫敦蘇富比,包括一組掐絲琺瑯器,Edgar Bluett於1965年冬《Oriental Art》有述。Krolik收藏古玉,部份現藏於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保加利亞藏家Luben Alexandrov Basmadjieff曾收藏重要早明青花瓷器,1972年售於倫敦蘇富比。

參考書目

大維德爵士,《Chinese Connoisseurship: The Ko Ku Yao Lun: The Essential Criteria of Antiquities》,倫敦,1971年。

Harry M. Garner,〈The Export of Chinese Lacquer to Japan in the Yüan and Early Ming Dynasties〉,《Archives of Asian Art》,卷25,1971/2年,頁6-28。

王世襄,《中國古代漆器》, 北京,1987年。

李經澤及胡世昌,〈Inscriptions on Ming Lacquer〉,《Bulletin of the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 of Hong Kong》,第10期,1992-3年,頁28-34。再版於《疊彩:抱一齋藏中國漆器》,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香港,2010年,頁191-200。

李久芳,〈明代剔紅漆器和時大彬紫砂壺〉,《故宫博物院院刊》,第4期,1997年。

李經澤及胡世昌,〈Carved Lacquer of the Hongwu Period〉,《Oriental Art》,第47期,編號1,2001年,頁10-20。再版於《疊彩:抱一齋藏中國漆器》,前述出處,頁171-82。

李經澤及胡世昌,〈Further Observations on Carved Lacquer of the Hongwu Period〉,《Oriental Art》,第55期,編號3,2005-6年,頁41-7。再版於《疊彩》,前述出處,頁183-90。

Craig Clunas及Jessica Harrison-Hall編,《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館,倫敦,2014年。

中國藝術珍品

|
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