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4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清乾隆 乾隆帝御寶花青玉交龍鈕璽
印文:八徵耄念之寶
of square form, well worked in the form of a pair of addorsed dragons crouching on their haunches atop the seal, each horned mythical beast depicted with long curling whiskers flanking a mouth revealing sharp fangs, the upper edges of the intertwined scaly bodies adorned with well-pronounced bosses simulating prominent spinal columns, the seal face crisply worked with a six-character inscription in seal script reading Bazheng maonian zhi bao ('Treasure of the Eighty-year old who concerns himself with the Eight Signs'), the centre of the dragon final pierced through with an aperture, the pale greyish-celadon stone with russet accents to the horns and spines and variegated darker grey inclusions to the stone
6.5 x 6.5 x 6.5 公分,2 1/2 x 2 1/2 x 2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Duvernois 家族收藏,法國,十九世紀入藏,此後家族傳承
紐約私人收藏
紐約蘇富比2012年9月12日,編號303

相關資料

乾隆皇帝玉交龍鈕「八徵耄念之寶」璽
郭福祥

清代乾隆時期是公認的中國歷史上的盛世。經過康熙和雍正兩朝的積累和發展,乾隆時期社會、經濟和文化達到了空前繁榮。與此相對應,這一時期的手工藝製造水準亦發展到了極致,許多方面都顯示出太平盛世的雍容氣象。就皇帝寶璽而言,形成了不同於其他時期的特點,那就是強烈的記事紀盛功能。乾隆皇帝的一生經歷了諸多對他自己來說具有重要意義的歷史時刻,比如乾隆四十五年的七十萬壽、乾隆四十九年的喜得玄孫五世同堂、乾隆五十五年的八十萬壽、乾隆六十年的頤養歸政等等,對於每一個這樣的歷史時刻乾隆皇帝似乎都進行過精心的安排,留下大量可供後人追述的文獻和遺物。在這些文獻和遺物當中,乾隆皇帝的寶璽無疑是值得我們關注的。他的許多寶璽就是以這些歷史時刻為背景,表達其當時自身的狀態和心理的特殊產物。香港蘇富比公司徵集到的「八徵耄念之寶」就是為慶祝乾隆皇帝即將到來的八旬萬壽而特別製作的。

比寶玉質,交龍鈕,印面鐫刻陽文「八徵耄念之寶」六字。印面6.4公分見方;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乾隆寶藪》中有明確著錄。將實物與《寶藪》對比,無論是印材的質地、大小,還是印文的篆法、佈局都與該書中的著錄相符合,可以確定為乾隆時期的真品。這裏將此寶製作的歷史背景略作交代,以便更好地認識其價值。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對乾隆皇帝而言是至關重要的一年。這一年不僅其在位已經五十五年,而且將要迎來他的八十壽辰。按照乾隆皇帝自己的慣例,每到紀年逢五,即是所謂的「正壽」之年,都要舉行盛大的慶典。在乾隆皇帝看來,紀元五十五年又恰逢八十整壽,實與天地之數自然會合,是昊蒼眷佑的結果,值得大慶特慶。因此,早在乾隆五十四年的中秋,乾隆帝就開始了對慶典活動的籌劃,包括御殿受賀的地點、規模、各地及蕃屬國萬壽貢品等等。而製作相應的寶璽則是活動籌劃過程中十分重要的一項。

實際上,乾隆皇帝逢十萬壽製作寶璽以為紀念的做法是有例可循的。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隨著康熙在位六十周年和七十聖壽的臨近,康熙皇帝打算刻製一通用小璽,命內廷翰臣擬文,皆不稱意,於是乃自定「戒之在得」四字,刻成小璽多方。1 乾隆四十五年,乾隆皇帝在聖壽七十時,同樣沿襲康熙皇帝的做法,用杜甫句刻「古稀天子之寶」和「猶曰孜孜」璽,在紀念聖壽的同時,也表明自己不敢怠政的想法。而現在,整整十個年頭又過去了,以乾隆皇帝的行為方式,依例刻製相應的寶璽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這一次,乾隆皇帝將視線落在《尚書.洪範篇》上。據《尚書.洪範篇》記載:武王克商後,向箕子請教天道之義,箕子便以洪範九疇相告。這洪范九疇分别為:「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協用五紀、次五曰建用皇極、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極」。乾隆認為箕子所陳洪範九疇是「萬世帝王制治之源……無一不關於為君者之一身一心」。2 而九疇中第八「念用庶徵」與乾隆當時的想法正相一致,於是,據此擬定「八徵耄念之寶」的寶文。關於為什麼要用「八徵耄念之寶」者幾個字刻製寶璽,乾隆皇帝自己在《八徵耄念之寶記》中是這樣解釋的:「思有所以副八旬開袠之慶,鐫諸璽,以殿諸御筆,蓋莫若《洪範》「八徵」之念。且予夙立願八十有五,滿乾隆六十之數,即當歸政。今雖八十,逮歸政之歲尚有六年。一日未息肩,萬民恆在懷。庶徵之八,可不念乎?念庶徵即所以念萬民。《曲禮》:八十曰耄,老而智衰之謂。茲逮八十,幸賴天佑,身體康強,一日萬機,未形智衰,不可不自勉也」。3 可以說,八徵耄念之寶的刻製既是對八十萬壽的紀念,也是對自己的戒勉。

在以後的幾個月中,八徵耄念之寶成為乾隆君臣間經常提及的話題,與乾隆八旬萬壽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備受矚目。以至於乾隆五十五年新正在重華宮舉行的大型茶宴上,乾隆皇帝與廷臣及內廷翰林之間的聯句就是以「八徵耄念之寶」為題的。乾隆皇帝自己也屢次提及八徵耄念之寶的製作情況。「予因來歲八旬正壽,鐫八徵耄念之寶,冬仲即已鐫成,於立春吉日遂行鈐用」。4 「予於上年長至月,因開歲壽躋八袠,思複鐫璽以資鈐用,宜莫若洪范八徵之念,命選和闐良玉,刻為八徵耄念之寶。蓋予仰荷天庥,康強猶昔,而勤政愛民,固不敢一日不自勉也」。5 可知最早的八徵耄念之寶刻製於乾隆五十四年冬天,質地為和闐玉,並於第二年的立春日開始鈐用。

乾隆皇帝於乾隆五十四年擬定寶文之後,便開始了大規模的製作。據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記載,「八徵耄念之寶」的製作從乾隆五十四年一直持續到乾隆六十年。而據《乾隆寶藪》的著錄,乾隆皇帝製作的以「八徵耄念之寶」或「八徵耄念」為印文的寶璽多達六十三方,此寶即是其中之一。

此寶的印鈕雕刻十分細膩,體量雖不大,但交龍鈕的細部雕製一絲不苟,體現出乾隆玉雕的風神和韻致。尤其是龍角和背鰭部分利用天然的紅色玉皮雕刻,與其它部分形成較強的反差,頗具匠心。此寶製作完成後,經常作為乾隆皇帝鑑賞的標誌鈐蓋於宮廷收藏的古代書畫之上,實例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宋代米芾《行書拜中嶽命詩帖卷》前隔水上鈐蓋「五福五代堂寶」、「八徵耄念之寶」、「太上皇帝」;唐代無名氏《楷書古今譯經圖記》後隔水上鈐蓋「五福五代堂寶」、「八徵耄念之寶」、「太上皇帝之寶」,其中的「八徵耄念之寶」即為此寶。

1《秘殿珠林》,清內廷寫本,卷1。
2《清高宗御製文三集》,卷14。
3 出處同上,卷8。
4《清高宗御製詩五集》,卷50。
5 出處同上,卷51。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