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0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折枝花果紋梅瓶
superbly potted with a full rounded shoulder rising at a gently flaring angle from the unglazed base and surmounted by a short waisted neck, superbly decorated in washes of cobalt-blue with a wide frieze of six fruiting sprays arranged in an alternating double register, the upper register showing detached peach, crab apple and pomgegranate, the lower register with loquat, lychee and longan, the leafy branches further issuing small blossoms and buds, between two double-line borders, the shoulder collared by a band of pendent lotus lappets enclosing trefoils below the neck, all above a border of overlapping leaves skirting the foot
28.6 公分,11 1/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丹麥寶隆洋行董事 Tage Wøldike Schmidt(1915-2010年)收藏,曾於1930年代僑居中國

相關資料

永窰經典

永樂青花,雍熙雋永,所渙雅風,誠中國青花瓷器模範,美譽之盛,舉世聞名。此梅瓶器形倩倩,釉如凝脂,撫若柔絲,青花發色濃淡相宜,寫生壽桃、石榴、山楂、荔枝、枇杷、龍眼,折枝果紋共六組,花實飽滿,枝葉茂密。肩足添畫俯蓮、仰葉,誠當朝佳器,展現永窰典風。

梅瓶一詞,乃後冠之名,此形自唐已有,趙宋初興,元後延盛。其圓肩小口,上寬下歛,形姿優雅雋永,風靡千年不衰。梅瓶初為酒罎以用,至元明之時,梅瓶或仍為盛酒之皿,但又因梅瓶細口圓肩,尤為雅致,漸為插花陳設之用。晚明宮廷畫家筆下《戲貓圖》軸,有繪屏風前、黑桌上,置淺藍梅瓶成雙,各自插飾珊瑚一枝,中間則奉或為鈞窰之淡紫海棠式瓶,圖見《故宮書畫圖錄》,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9年,卷3,頁119。

明朝皇室貴冑陵墓也時見梅瓶出土,如江蘇江寧永樂帝女兒安成公主(1384-1443年)與駙馬宋琥(1430年卒)合葬墓之洪武釉裏紅歲寒三友帶蓋梅瓶,以及北京石景山區雍王朱祐橒(1481-1507年)墓之永樂青花桃竹帶蓋梅瓶,有學者因此推測此器型也與祭祀儀禮有關,當屬重器;圖見藤岡了一、長谷部樂爾編,《世界陶瓷全集》,卷14:明,東京,1976年,彩圖版140、141。

梅瓶之美,中外皆賞,西傳梅瓶或也用作花器陳設,見哈佛藝術博物館藏之菲爾多西《列王紀》手稿,約繪於1434年,筆下紅花綠葉,以青花龍紋梅瓶盛之,手稿局部載於《適於心—明代永樂皇帝的瓷器》,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17年,頁51。

明初朝廷令燒製瓷器,須由內府「定奪樣制」。自永樂年始,但見景德鎮窰工勉力製瓷,從淘洗、練泥、塑坯、繪飾到窰燒,精益求精,一絲不苟,佳作倍出。且善其形,力求燒造線條流麗、輪廓優雅之品。如所製梅瓶,尺寸不一,但豐唇束口,器肩渾圓,比例恰到好處,繪飾多種紋樣,然皆清新脫俗。又改良前朝青花滿飾纏枝花紋之習,繪折技花卉瑞果,每組以莖葉相輔,獨飾已足雅,數組共綴一器,疏密有致,相互呼應,更是雅趣滿溢,成就永窰經典。

此類梅瓶形飾俱佳,瑞果飽滿,花葉柔美,極為雅致。然如同其類例,皆不落款,在缺乏出土證據的情況下,有學者把個別例子定為宣窰之物。

永樂梅瓶,有專為宮中內府而製者,其形與此近,然尺寸略高,罩施甜白釉,上有青花「內府」銘,如安宅英一舊藏成對,配有青花串枝葵蜀花紋蓋,載於《東洋陶磁の美.大阪市立東洋陶磁美術館コレクション》,大阪,2014年,圖版79。台北故宮清宮舊藏也有例,卻無蓋,近展於《適於心》,前述出處,頁19。

永樂青花梅瓶,中外皆珍,除惜存於中國宮廷御藏,也遠達伊朗薩非王朝及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皇室典藏。清宮舊藏,兩岸故宮均有例可參,如北京故宮博物院所存,載於《中國陶瓷全集》,上海,1999-2000年,卷12,圖版12、耿寳昌編,《故宮博物院藏古陶瓷資料選萃》,北京,2005年,卷1,圖版85。耿寶昌編《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且載一例,北京,2002年,卷1,圖版76,但筆者當時定其為宣窰所出。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例則可見於《明瓷名器圖錄》,東京,1977-78年,卷1,圖版12、39,然一瓶斷代永樂,另一則為宣德,二瓶比例略異,後者帶靈芝紋蓋,且紋飾更顯緊湊。奧斯曼皇室典藏六件相類青花梅瓶,其中二例刊於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in the Topkapi Saray Museum》,伊斯坦布爾,John Ayers 編,倫敦,1986年,卷2,編號624。薩非王朝收藏另有四例,存於伊朗阿德比爾聖寺,其一收錄於 John Alexander Pope,《Chinese Porcelains from the Ardebil Shrine》,華盛頓,1956年(倫敦1981年修訂版),圖版51右上。

上海博物館也有藏相類梅瓶,但斷代宣德,與一雍正仿例同載陸明華,《上海博物館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窰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5-21、5-22(標題誤植)。景德鎮陶瓷館另存明初類例,見《景德鎮磁器》,京都,1982年,圖版36。仇焱之舊藏也有一圖飾、尺寸皆相近之例,售於香港蘇富比1981年5月19日,編號409,同見一乾隆仿器,編號546。Laurance S. Rockefeller 前藏永樂梅瓶,也可資比較,然尺寸較大,2005年9月21-22日於紐約蘇富比拍出,編號64。其他拍賣例子,還包括香港蘇富比兩例,其中一瓶乃名古屋茶道舊藏,售於2014年4月8日,編號3023,另一則售於2015年10月7日,編號3607。

此類梅瓶器形優雅,繪飾清雅祥瑞,回青發色艷麗,窰燒而成之黑疵斑點,本或為瑕,後已成瑜,成明初御製青花特徵,讓後世追慕仿傚。至清雍正一朝,世宗尤好此風,或曾遣送宮廷珍藏永樂梅瓶原器至景德鎮窰,加以摹學,乾隆之時,續有仿燒,繪飾由簡入繁,略嫌拘謹。雍乾二朝仿器,除前文所列,北京故宮博物院有藏,例見《故宮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前述出處,卷2,圖版185及202。

明初另有飾十組青花折枝花果之梅瓶,除此瓶上所見瑞果,且繪甜瓜、銀杏、櫻桃及葡萄,其圓肩、足上輔飾更為繁複,布局一般較湊集,例可參考北京海淀區香山大院出土成對帶蓋例子,入藏首都博物館,其中一瓶刊於《世界陶瓷全集》,前述出處,彩圖版142。

梅瓶曾為丹麥寶隆洋行董事 Tage Wøldike Schmidt(1915-2010年)所藏。寶隆洋行,1897年由安德森成立於哥本哈根。Schmidt 氏1933年加入洋行,自三十年代派駐遠東地區包括中國等地,1946年出任天津分行經理,1964年又擢升洋行董事總經理。二十世紀初,寶隆洋行於中國多個城市設辦事處,甚具規模,漢口、哈爾濱、大連及青島等地之分行經理更獲授權兼任當地丹麥領事。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