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1
3611
明永樂 青花纏枝花卉菱式折沿盤
前往
3611
明永樂 青花纏枝花卉菱式折沿盤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

明永樂 青花纏枝花卉菱式折沿盤

來源

Spink & Son,倫敦,1967年6月
F. Gordon 及 Elizabeth Hunter Morrill 伉儷收藏
紐約 Doyle's,2003年9月16日,編號81
香港蘇富比2013年4月8日,編號3018

展覽

《Recent acquisitions》,S. Marchant & Son,倫敦,2004年,編號1
《Ming Porcelain》,Marchant,倫敦,2009年,編號2

相關資料

此永樂青花盤雅致亮麗,乃明初瓷匠技術發展成就之佳證。永樂造瓷以其濃豔鈷藍著稱,發色濃淡相宜,變化微妙。鈷藍積處呈現銀黑結晶之斑點,濃深色澤對比瓷胎之潔白細緻,更顯奪目。

十四世紀風行一時的花繁枝盛之牡丹或蓮紋,至十五世紀初,改由細膩多姿的折枝花卉代之,此乃瓷藝紋飾發展史上的一大創新。如此盤內壁所飾折技花卉,圈以捲延枝草,騰出更多白地,每六種花卉為一組,重複一回共繪兩組,是以相同的花卉落在對角兩端,遙相呼應。

伊斯坦堡托普卡比宮殿博物館藏一相似例,載於康蕊君,《Chinese Ceramics in the Topkapi Saray Museum, Istanbul》,John Ayers 編,倫敦,1986年,卷2,圖版601。另一例為大維德基金會收藏,現貯大英博物館,錄於《Oriental Ceramics. The World's Great Collections》,卷6,東京,1982年,圖版76。台北故宮博物院藏一例,見《明代初年瓷器特展目錄》,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2年,編號38。還有一盤錄於《龍泉集芳:創業七十周年記念》,卷1,繭山龍泉堂,東京,1976年,圖版753。瑞典斯德哥爾摩東亞博物館藏兩例,其一見 Jan Wirgin,《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Axel and Nora Lundgren Bequest》,斯德哥爾摩,1978年,圖版27,編號25;另一為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舊藏,載於《東洋陶瓷大觀》,卷8,東京,1982年,圖版216。一例為 Mottahedeh 舊藏,錄於 David Howard 及 John Ayers,《China for the West, Chinese Porcelain and Other Decorative Arts for Export》,紐約,1978年,卷1,頁12,二度售於紐約蘇富比,分別為1976年3月20日,編號113及2000年9月20日,編號105。另可比較一例,曾列展於杜倫 Gulbenkian 東方藝術與考古博物館,先後售於倫敦佳士得2004年11月9日,編號131及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編號3630。

且參考紋飾相仿但折沿飾卷蓮紋之永樂大盤,售於倫敦蘇富比1972年3月14日,編號132,後再售香港蘇富比1976年11月29日,編號463及2009年4月8日,編號1670,曾展於《Chinese Art from the Reach Family Collection》,埃斯卡納齊,倫敦,1989年,編號35。或另一近售於香港蘇富比2016年10月5日之例,編號3715。

2014年倫敦大英博物館舉辦的《明:盛世皇朝50年》展覽中討論了中國和中東之間就青花瓷器的密切互動關係,見展覽圖錄頁86-95。

中國藝術珍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