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0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石濤 1642 - 1707
山水
署簽:石濤晚年精品冊,康熙丁亥(1707)作十二幀,梅景書屋珍藏。鈐印:「吳湖帆」
釋文:
(一)繞郭波光新漲後,隔溪山色晚晴初。極。鈐印:「清湘石濤」
題跋:此為石濤神化之筆,湖帆銘心之品,癸巳(1953)立春題。鈐印:「倩盦」
鑒藏印:「梅景書屋秘笈」、「湖帆鑑賞」

(二)幾度春風燕子天,殘尊徙倚亂峰前。零丁老人極。鈐印:「前有龍眠濟」、「大滌子極」
鑒藏印:「湖帆鑒賞」

(三)寸草寸花堪玩世,一琴一鶴總忘貧。鈐印:「半個漢」
鑒藏印:「梅景書屋」

(四)春帆正飽桃花水,埜艇初維杜若洲。小乘客。鈐印:「前有龍眠濟」、「大滌子」
鑒藏印:「梅景書屋」
註:落款“小乘客”,參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文物出版社,頁214,第120項。

(五)柔櫓危檣不用移,卜居宛在水之湄。大滌子。鈐印:「大滌子極」、「零丁老人」
鑒藏印:「吳湖帆」
註:落款“大滌子”,參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文物出版社,頁214,第119項。

(六)高樓百尺枕書眠,閒對舂鉏浪泊天。向年苦瓜。鈐印:「癡絕」
鑒藏印:「吳湖帆珍藏印」
註:落款“向年苦瓜”,參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文物出版社》,頁214,第121項。

(七)為愛秋光泛小舠,平湖雙槳破雲濤。大滌當極。鈐印:「阿長」、「零丁老人」
鑒藏印:「梅景書屋」

(八)雲歸絕礀迴千疊,雨過殘霞截半城。夢懂生。鈐印:「半個漢」、「零丁老人」
鑒藏印:「梅景書屋」
註:落款“夢懂生”,參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文物出版社,頁214,第123項。

(九)青樽紅葉江橫棹,白草黃雲隔塞煙。鈐印:「零丁老人」、「清湘石濤」
鈐印:「湖帆審定」

(十)梧桐葉落秋蔭薄,蟋蟀聲寒月色遲。清湘老人。鈐印:「清湘老人」
鑒藏印:「湖帆鑑賞」

(十一)試看瀑布千尋下,時有紅霞一縷生。鈍根。鈐印:「大滌子極」、「阿長」
鑒藏印:「湖帆審定」
註:落款“鈍根”,參見《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文物出版社,頁214,第122項。

(十二)湖居庋閣書充棟,好註蟲魚過此生。丁亥(1707)七月病腕寫於耕心草堂之南樓,極。鈐印:「大滌子極」、「零丁老人」、「半箇漢」
鑒藏印:「吳氏圖書記」、「吳湖帆珍藏印」、「亂山煙外有還無」、「無聲詩稾」

題跋:
[華世芳]:(一)先大夫舊藏苦瓜畫冊後為松筠庵心泉和尚易去。先大夫每每追憶不能忘,急欲重覓一冊以償前失。顧數十年間卒,無當意者。丁酉(1897)之春道經海上偶見此冊,典衣得之。惜先大夫不及見矣!己亥(1899)立夏華世芳識。鈐印:「華世芳印」、「若谿」

(二)余得此冊後,骨董家、收藏家、鑑賞家見者靡不愛而欲得之。顧所許之直恒廉於余所出之。直人既吝錢,我既吝畫。益知世人之好,實無有如余之篤者。從此敝廬中時有祥雲呵護此神物矣!庚子(1900)夏五雨窗展讀因識。鈐印:「蒦齋」

[吳湖帆]:氣韻上乘、筆墨中乘、跡象下乘,通此而庶可識大滌子畫。若徒以縱橫淋漓求之,非濤師知己。觀此冊而益我心,信書乎、畫乎、詩文乎,俱若斯。余獲此寶之奚於妄為。倩記。

[唐雲]:余予畫,清初極好石濤上人,所見尤夥。而是冊設色古茂,運筆奇偉,別具一格,洵是上人罕觀之作。王麓台嘗謂大江南北一人而已。斯語不虛。湖帆道長屬題,癸巳(1953)二月唐雲。鈐印:「唐雲」


設色紙本 十二開冊
14 x 26.5 厘米 5 3/4 x 10 3/8 英寸(十二開冊)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吳湖帆舊藏

出版

著錄:朱省齋,《藝苑往談》,香港上海書局,1964年8月,頁16

相關資料

註:此冊十二開,設色古茂,運筆奇偉,別具一格。所繪景色各有不同,每圖皆有題畫詩一句,詩畫一體。落款為:「丁亥七月病腕寫於耕心草堂之南樓,極。」可知作於康熙丁亥(1707)年七月,是年秋冬之際石濤示寂於揚州。

從此冊筆法來看,石濤晚年對表現自然山水與內心交融的參悟,即“神遇而跡化”的意象表達,達到了一個高度。在其酣暢淋漓的筆墨中體現出“至人無法,無法而法,乃為至法”的畫理境界。因此,張大千在論及石濤晚年繪畫時稱之:「清湘晚歲畫筆恣肆,如揚子出峽,奔騰浩瀚,不知其紀,令學者莫窺其涯涘。」黃賓虹在《虹廬畫談》說:「清湘老人生平所畫山水,屢變屢奇。晚年自署耕心草堂之作,則粗枝大葉,多用拖泥帶水皴,實乃師法古人積墨、破墨之秘。石濤全在墨法力爭上遊。」

此冊有華世芳、吳湖帆和唐雲的題跋,在清末由華世芳所藏,後歸於吳湖帆“梅景書屋”。華世芳(1854-1905),字若溪,號蒦齋,江蘇金匱(今無錫)人,著有《近代疇人著述記》、《勾股三角》等。吳湖帆有三跋,一為題簽:「石濤晚年精品冊,康熙丁亥作十二幀,梅景書屋珍藏。」二為題於第一開之右側,讚之:「石濤神化之筆,湖帆銘心之品」。三為冊後所題,嘆曰:「余獲此寶之奚於妄為。」他對此冊的鍾愛之情顯而易見!

朱省齋所著《藝苑往談》錄有“上海一周摘要”一文,即1957年朱氏應邀回國時所記,敘述了是年5月24日於吳湖帆處觀看此冊,其文如下:「此外,他(吳湖帆)再給我看了兩個本子,一是《石濤晚年精品冊》,畫的是粗筆山水,淡設色,系康熙丁亥年所作。」今見《吳湖帆文稿》(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所輯“吳氏書畫記”卷八目錄中有“石濤晚年書畫冊”,應為此冊之畫目。然而未見抄錄題識,或因原稿為謄清稿所抄原文已經遺失。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博物館所編的《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之“石濤”款印中,收錄了此冊中的五個款識,分別是:「大滌子」、「夢懂生」、「小乘客」、「向年苦瓜」、「鈍根」。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