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6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董其昌、陳繼儒
信札
簽條:董陳合璧。玉照堂藏珍。神品。

釋文:
(一) [其昌]。自西湖奉覿,及今二十九年矣,中間惟輦下過從,都門賦別,親聆德音,與觀寶籙,為一時勝事。江山修阻,聞問未由,茲台臺開幕濟上,玄圭既錫九品提衡,而不佞昌藉高賢推轂,再塵仕路,幸執鞭之有緣,雖夢想之不到者。昨歲書拙律二篇,託張水部奉候,計不浮沉矣。春水方生,風煙甚逈,掛帆西邁,晤對有期。尚冀出疆之導,敬馳竿贖以先,惟崇炤為幸。諸容躬布,不任主臣。名具正肅。鈐印:「其昌」(半印)

(二)不佞昌自入都門,不敢以尺一致老公祖者,以防偽書也。而舊冬所懇布解放銀,實家下所仰,聞老公祖以為偽,則無可辦矣,惟賜亮之。邇來部推甚為壅滯,此月又已概停,若上計又以卓異聞,必膺節龯以酬雅望,不佞幾幾望之也。臨啟神馳。蔫棐過談貴省當有二十萬之解,旦夕可至,甚望之。司農聞欲賞罰一省,以為榜樣,頃俞醒拙出撫兩湖,曾為悉老公祖聲績矣。楊玄蔭所求醝臺之薦□按院,曾得老公祖轉致否。九月二日,名正肅。左沖。鈐印:「其昌」(半印)

(三)敬啟,不佞昌欲於淮安發陸,已有漕渠道借一舟於京口相待矣。更得京口一舟送至淮安,即非淮安,送至維揚亦便於更換。敢懇老公祖飛繳鎮江,感出疆之導,義薄雲天矣。漕渠巨艦,茲不煩巨者,可容對客,即足用之。名具正肅。鈐印:「其昌」(半印)

(四)鄭侯槩辭郡中,歌驪之讌,明發必蚤,今夕尚宿舟中,即近官舫。幸兄午餘即出,諸面陳。眉公老兄。弟其昌頓首。

(五)老親家入都來,兩見畫扇,兩見巨軸,皆入大痴堂奧,非特格局闊大,位置穩密,乃一片神采翩翩飛動,望而知為一家妙品也。屢承推食,無能為報,謝謝。昌名正肅。左沖。

(六)金閶奉覿,即是解維,不獲再領清論,為念。士大夫助餉之舉,共所樂一,據嘉定縣公云,湏日老以五百,敝郡鮮能繼響。不佞昌欲詢王大司馬所助之數,乞老親家令人一問,幸示,感感。又有妄傳不佞為僧六如報不平於貴縣楊氏者,此大可異。先年有僧在舍侄九皋之家往來,號曰默如,亦曾少費朱提,無效而去,其人沒久矣。若六如則素無相識,不得以相混,幸老親家向楊翁道破,不佞昌之冤可白也。廿五日,名正肅。左沖。鈐印:「其昌」(半印)

(七)昨蒙枉高軒,又飫異味,仰見道義之愛,感戀無已。扇三柄領到,適客坐相縈,不能捉筆,明當奉納,決不敢以贋鼎進也。秋石領到,謝謝。名正肅。

(八)每承尊伯手教徵拙書,為歸山以來,嬾魔入骨,又所購管城劣甚,殊敗人意。經年來無一字愜意,即前強書奉納者,非意中所快也。案頭有名筆惠及三四枝,即便發興矣。名正肅。左沖。

(九) [其昌]。昨暮已至,得新都書畫,俱尚有時。芝園託取南都一二種,直送前途,而東坡《黃州寒食詩》果為楚弓矣。恨其價百六十,亦太重也!此只二詩,豈如元章全賦乎?白衣冠不敢闖鈴閣,明當於江口奉謁。并有啟者,瓜州從內河至儀真,風濤無阻,不過一日,勝於涉江,即小艇亦可相隨,幸命掌楫者,不佞昌今晚舟泊江干矣。舟中讀楊侍御疏,殊快人意,有君無臣,有言官而無政府,今之票旨不復內出,何以模稜如此,良可歎也。故大司馬馮公之子金吾來求誌文,歸途以兵部傳符求掛號,惟賜裁示,諸俟躬悉。名具正肅。左沖。鈐印:「其昌」(半印)

(十)徐公祖為撫臺所留,尚有宛轉,得閣學致書撫公弟輩,亦可屬和吾兄入城商之楊太史何如?眉公老兄。弟其昌頓首。

(十一)楊龍友尊公行實奉覽一過,乞發歸。老苦文債,大是不宜,如何、如何?別無他法,惟有遲遲,而不敢草草,或能見原也。弟儒頓首。思翁閣下。

(十二)友人陳止園臨黃庭聖教叙,極其苦心以求題數行,以高其聲價。知翁作养後學,欣然也,特托彥沖兄介見。弟儒頓首。

(十三)令則北上入監,知兄翁所快,幸與之一看舉業。其文高古近於科甲,但要兄翁皷其摩霄之氣耳。其他能面謁細談之,無它干也,且前書已先縷縷相託矣,茲不敢贅。思翁閣下。三月初六日,弟儒頓首。

(十四)呂仙乩書云:「松江人不信道,吾於白石山顯聖一番,因寄藥瓢於小童臂上,施藥輙愈。」乃知神仙當欲借人以脩功行也。兄翁之出,正是向京師顯聖一番,善氣迎人,清氣攝人,同擊而道存者,風動不少,且因而撥轉同心,豪傑報効朝廷,功德亦不訾矣。王東老真鐵漢也,何必九遷上座哉?頃 [……]。鈐印:「儒」(半印)

(十五)米元章奉旨刻帖,止雙鉤一本,今先奉覽,乞題數行刻入米帖中,亦是大快中。但求護好,勿作泥牛下海也。裝完米帖一套送覽。枚卜雖未下,未知誰是先辭之相,容面悉之。林方搆難,今縉紳曲免或免疏題,大約利速結,夜長夢亦長,不可不遠慮。鈐印:「儒」(半印)

(十六)頃見孫雪居先生寫尊照,玅筆通神,像可能也,猶出一種和秀之氣,不可能也。兩大軸酬以十金,欲覓於上座家。子歉乞扇,所以謝者,并得推轂之薦,的當者取報不貲矣,一笑、一笑。[……]

(十七) [……] 一笑。弟儒頓首。思翁閣下。

(十八)旦日移居,即當赴飲,以賀欎蔥之氣。李丈得雄詩玅甚,即以素書之,懸為家寶。弟不敢合璧,已寫扇頭先賀之矣。鈿客未出門,不必具柬也。弟儒頓首。思翁閣下。

(十九)泖川之別,回路跡踦,不勝黯然矣。聞維州高密有警,果然否?不爾則首路可知行止,遲速不妨活變,既展不縮,終是聽命而非相時,據愚意單車勝於携家,惟尊圖之。王台氶丈所修南史者,拈出實錄增補之,大有補於朝家掌故,見當路諸公幸為明白成就之。此王不苟其人品,亦不苟同鄉,正人一言勝它人千萬言耳,望吾兄與公原圖之。雲來兄并望為弟致感謝之意,適欲榮葬先荊,據案草草。三月朔日,弟儒頓首。思翁閣下。鈐印:「儒」(半印)

(二十)張清臣兄具小事奉懇,片言之間,便是遼城一矢,不過分付經歷差人耳,其識清臣能詳之。白頭春酒幾門生,可念也。思翁閣下。弟儒頓首。

(二十一)□宰行御史大夫閔公代之到任矣,蓋十□也。頃嘉善曹允大太史下顧,言衣冠奉謁前後輩,禮峻得解嚴一會,尤所望也。午間設小飯,幸兄翁過談,頗有新聞,其詩文甚清遠雋韻,後來可承兄翁衣鉢者,接引之何如?思翁閣下,弟儒頓首。

(二十二)寺半帖乞付吳延之,鉤完付刻,即歸典籤,不必復投弟處也,特此。思翁閣下。弟儒頓首。吳胤雋已取遺才矣,確皆尊力也,并報。

(二十三)已買舟至鳳皇山,擬至吳門同祖送遜之,而風雨橫甚,兼有疝氣作楚,只得貽出遜之實告,不及前行,非敢恃老白便也。見撫臺多郡尊若何,大計若何,新報若何?吳長卿欲索夏習老書,為借藏書,完宋相昭也。計典無恙,大為快,然有所聞,別項望見示。六日燈下,弟儒頓首。鈐印:「儒」(半印)

(二十四)練川之會樂乎,適朱儒起奉寄書一通,幣幣端已過京口矣,未即索报,□暇時付過從常熟令君寄之耳。前承人參之惠,未及面謝。山居詩何時踐諾?前烏絲鏡面箋已致記室矣,望之、望之。思翁閣下。弟儒頓首。邃初令姪有從否?怶中未能念之奈何。鈐印:「儒」(半印)

(二十五)縣公廿二,府公初三,行矣。廿二送縣公於崑山,因過太倉甚便,即歸府公當可及也。弟文逋移舟北郭,特此問欲商確,則當肩輿入耳,幸示之。弟儒頓首。思翁閣下。

(二十六)北菴僧求寫二扁:「中峰道場」、「文山之客,千古忠貞」,普照寺僧求寫一扁:「景藏閣」,皆不朽盛事,與松雪並傳矣。磨墨一碗帋數張,惟荷。弟儒頓首。

(二十七)湖州葉青鳧兄適過訪潘氏書畫,因此兄可問也,特引一談,訂其里居,可覓矣。弟儒頓首。思翁閣下。

(二十八)名餉已拜詧矣,又領虎皮,不覺顏腆。餘儀完玉小叙,借以行遠,且傳千秋,弟之極幸,何敢煩謝,所謂懶皇殺人也。朱白民兄明早一答之,何如?弟儒頓首。思翁閣下。
水墨紙本 三十二開冊
尺寸不一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張學良「定遠齋」舊藏

出版

著錄:
(董其昌信札一及七)黃本驥輯,卷二,《明尺牘墨華》,道光九年(1829)刻本,頁21-22

相關資料

註:本冊包括董其昌信札十通,以及陳繼儒信札十八通,皆未有紀年。董其昌信札有致陳繼儒、老親家、老公祖等,內容環繞文人間徵書奉寫、書畫收藏鑒賞,致謝助餉之舉等,豐富細膩。當中不泛有趣發現,如玄宰雖對蘇軾《黃州寒食詩帖》讚嘆不已,但恨其價百六十,有感高昂,「此只二詩,豈如元章全賦乎?」其鑒藏觀,可竊一二。其中兩通信札內容,更載於道光九年(1829)黃本驥輯《明尺牘墨華》內。另陳繼儒信札十八通,多以致董其昌為主,或寫生活瑣事,或分享觀書畫後感,二人關係之深厚,足可證之,對研究兩者書畫活動、文化交往等甚為有意義。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