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4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馬賁 (宋)
百雁圖
署簽:宋馬賁百雁圖卷。(其餘漫漶不辨)

引首:春北秋南。高陽許初篆。鈐印:「許氏元復」

款識:元祐二年(1087)八月河中馬賁筆。

題跋:
[王逢] 老愚離羣影久孤,客來笑示百雁圖。揩眵試數失兩箇,莫喻畫意翻令呼。得非長門報秋使,或是大窖傳書奴。不然一舉千里高鴻俱,其餘淟淚碌瑣徒,且唼且息翔且呼。營營鄭圃田之稷,睢睢齊海隅之菰。遑知爾更銜爾蘆,瓠肥卒至充人廚。小而曰鶀亦就笯,邇聞澤梁弛禁官罷虞,麋鹿魚鼈同少蘇,羽儀好在春雲。河中馬賁元祐、紹聖間人,長於百雁百鴉百鹿百牛等圖,雖極繁夥而位置不亂。此卷尤為傑出也,可不寶哉!王逢並識。鈐印:「梧谿王逢」、「席帽山人」
[葉衍蘭] 光緒辛巳(1881)夏至前三日,南雪葉衍蘭獲觀於京師席氏澄華閣。鈐印:「葉衍蘭」、「蘭臺」

鑒藏印:
(趙構)「御府圖書」、「乾」、「睿思殿印」
(劉希)「瑞文圖書」
(完顏璟)「祕府」
(朱棡)「敬德堂圖書印」、「晉府書畫之印」、「晉府圖書」、「晉國奎章」、「晉府」、「乾坤清玩」
(潘正煒)「季彤墨緣」、「潘氏聽颿樓藏」、「季彤秘玩」、「季子所藏」、「季彤心賞」、「聽颿樓藏」、「潘氏季彤珍藏」
(王鴻緒)「雲間王鴻緒鑒定印、「王鴻緒印」、「鴻緒之印」、「儼齋書印」、「儼齋」、「賜金園主人」、「儼齋祕玩」、「羲獻家風」
「金門大隱」、 「莊石生印」
設色絹本 手卷
22.5 x 240.5 厘米 8 7/8 x 94 5/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馬賁其人,最早見於畫史記載為南宋鄧椿所著的《畫繼》,將其列入“小景雜畫”之屬,有小傳:“馬賁,河中人,長於小景,作百雁、百猿、百馬、百牛、百羊、百鹿圖,雖極繁夥而位置不亂。本佛像馬家,後寫生,馳名於元祐、紹聖間。”“本佛像馬家”是說馬賁出身於畫佛像的世家。《畫繼》卷八“銘心絕品”中著錄了幾幅馬賁的畫作:“阿陽陳(古)與權安撫家:馬賁《百雁、百猿圖》”和“範榮公孫(淑)忠甫家:馬賁《雁圖》”。元代夏文彥的《圖繪寶鑒》也錄有馬賁小傳:“馬賁,河中人,宣和待詔工,畫花鳥、佛像、人物、山水,尤長於小景。”此語與《畫繼》相似,當為抄錄之。

湯垕《古今畫鑒》中有關於宋南渡後畫家的有關情況的記述,其中提及馬賁:“宋南渡士人多有善畫者,如朱敦儒希真、畢良史少董、江參貫道,皆能畫山水窠石。若畫院諸人得名者,如李唐、周曾、馬賁,下至馬遠、夏圭、李迪、李安忠、樓觀、梁楷之徒,仆於李唐差加賞閱,其餘亦不能盡別也。”馬賁或也在南渡畫家之列,但當時應年歲很高,不久卒去,所以在南宋畫史中鮮有記載。清代張丑的《清河書畫舫》中,在馬遠《松泉圖》有註云:“馬遠興祖子,而賁之孫也。”

從以上文獻可以大致勾勒出馬賁的基本面貌:馬賁,河中(今山西永濟)人,畫院待詔,為馬遠之曾祖。長於小景,尤長鳥獸,喜作百圖,馳名於元祐、紹聖間。

本幅《百雁圖卷》為絹本水墨淡設色,繪百餘蘆雁於葦塘處,或飛或臥、或泳或鳴,各具形態,惟肖惟妙。款題為:“元祐二年八月河中馬賁筆”,元祐二年為1087年,距靖康之變時隔39年。

卷首有篆書引首:“春北秋南”,為明代許初之題。許初,字復初,一字元復,以縣學生序貢授教職,擢南京太僕寺主簿,遷漢陽府通判。工篆,兼善楷、草,法二王,亦能治印。卷後有元人王逢的題跋,先作吟詠七言詩,其後錄馬賁小傳,並讚之。王逢,字原吉,號最閑園丁、最賢園丁,又稱梧溪子、席帽山人,江陰(今江蘇江陰)人,元明之際詩人,著有《梧溪集》。卷末有清代葉衍蘭的觀款:“光緒辛巳夏至前三日南雪葉衍蘭獲觀於京師席氏澄華閣。”此中“席氏”不知所指何人,待考。葉衍蘭,字南雪,號蘭臺,廣東番禺人。為清代詞壇“粵東三家”之一,人稱“南詞正宗”。著有《海嶽樓詩集》、《秋夢盦詞集》及《清代學者像傳》。

卷中多鈐有各代鑒藏印,可追溯流傳之經過。“御府圖書、乾、睿思殿印”三方印為宋高宗趙構御府鑒藏印,此外還有“瑞文圖書”一印,此為宋高宗妃劉希的鑒藏印。那志良所著《鉢印通釋》中有關於劉妃子的考釋:“宋高宗妃劉娘子,名希,掌御前文字書畫,貯於奉華堂,奉華堂印是鑒藏家很注意的一方。另外有瑞文圖書印,也是劉娘子所用。《志雅堂雜鈔》說:黃筌牡丹,後有奉華堂印、瑞文二印,劉娘子物。所謂瑞文印,即指瑞文圖書而言。”


北宋靖康之變後,大量內府及民間收藏寶物落入金人之手。此卷末尾處鈐有“祕府”葫蘆印,為金章宗完顏璟的藏印,可知此卷一度為其所有。宋高宗南渡後,廣收古籍書畫以充內府,尤其是靖康之變後流散在北方的收藏。《齊東野語》之“紹興御府書畫式”中載之:“思陵妙悟八法,留神古雅。當幹戈俶擾之際,訪求法書名畫,不遺餘力。清閒之燕,展玩摹拓不少怠。蓋睿好之篤,不憚勞費,故四方爭以奉上無虛日。後又於榷場購北方遺失之物,故紹興內府所藏,不減宣政。”可能在這種背景之下,此卷又回流南宋。

此卷明初時入藏晉府,卷中“敬德堂圖書印、晉府圖書之印、晉府圖書、晉國奎章、晉府、乾坤清玩”諸印均為晉府朱氏的鑒藏印。徐邦達在《“文華堂題”款畫跋及晉府鈐印》一文中,對晉府鑒藏印做過考證,認為:“這些印的篆法風格,印泥氣色都屬於明代初期的式樣,因此不是恭王棡就是定王濟熺時所鈐。”晉府書畫收藏始於朱棡,其後嗣也多有鑒藏之雅好,目前可知至少有五位晉王參與其中。朱棡為朱元璋第三子,《明史》有記:“晉恭王,太祖第三子也。學文於宋濂,學書於杜環,洪武三年封。……三十年三月薨,子定王濟熺嗣。”

至清代,此卷先歸王鴻緒所藏。王鴻緒(1645 - 1723),初名度心,後改名鴻緒。字季友,號儼齋,又號橫雲山人,江南華亭(今上海松江)人。康熙十二年(1673年)一甲第二名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轉侍讀,任《明史》總裁官。工書法,兼通醫學,著有《橫雲山人集》。王鴻緒為當時書畫鑒藏翹楚,其收藏的歷代書畫多為巨制。其後,此卷又歸潘季彤之“聽颿樓”。潘季彤(1791-1850),名正煒,字榆庭,又號聽颿樓主人,廣東番禺人。精鑒別,富收藏書、畫。著有《聽帆樓詩鈔》、《聽帆樓書畫記》。

馬賁傳世作品罕見,美國檀香山藝術學院博物館現藏有一幅傳為他的《百雁圖卷》,可資參考。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