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4
1464
于非闇 遊騎圖
水墨紙本 鏡框 一九四二年作
前往
1464
于非闇 遊騎圖
水墨紙本 鏡框 一九四二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于非闇 遊騎圖
(1889-1959)
水墨紙本 鏡框 一九四二年作
款識:
右〈遊騎圖〉,人七騎五,皆唐時裝。予數年前曾見之,殘破不完,疑人馬不止此數,題曰〈唐人遊騎圖〉,是宋人筆也。嚮在故內,〈石渠寶笈重編〉著錄,而不見於阮文達隨筆。喜其用唐人游絲描法,臨成此卷,聊以志一時興會耳。時壬午初冬小雪節後。非闇。

鈐印:「于照之印」、「遊戲翰墨」。


21 by 126.8 cm. 8 1/4 by 49 7/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二○○八年十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059

相關資料

註:于非闇以宋元花鳥為世人熟悉,惟其造詣與同期畫家般,既有專精,亦具多元多樣之貌。他筆下或鮮有白描人物,但白描乃其作畫之基礎,狀物傳神之功皆不能脫離此道。他的人物畫俱師古法古,以唐宋為宗,傳世畫迹所見〈臨顧愷之女史箴圖〉、〈臨韓幹照夜白、李伯時五馬圖合卷〉等,皆屬典範。無論考研前人設色、筆墨、線條等均有領會而重現筆端。本幅題跋已述淵源及個人觀點,故不拘執於或唐或宋,所喜者乃唐人游絲描法耳!署年為「壬午初冬小雪節後」,即西曆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廿三日後。上述〈韓李合卷〉乃寫畢於同年夏,而〈女史箴圖卷〉則臨峻於一九四○年底,由此察之,四十年代上半期無疑屬其用功人物畫最深之時。

本幅諸較上述兩卷更著重於人物描法,出筆尖細,綫條纖巧含勁,但馬匹骨骼關節處卻圓潤自然,絲毫無突兀之弊。他狀物精準,髮眉眼神以至馬尾束捲皆攝神而質感畢現,雖曰師古,實窮盡自然之神韵矣。

參考資料:
〈臨韓幹照夜白、李伯時五馬圖合卷〉可參見〈京華煙雲 ─ 民國初年北方畫壇〉(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二年十月),頁66 至67
〈臨顧愷之女史箴圖卷〉可參見中國嘉德二○○八年春季拍賣會,〈海唐精舍藏近現代繒畫〉目錄,編號710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