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6
1436

「澄心軒」藏十九、二十世紀名家書畫(編號1436-1446)

張崟(1761-1829)、顧鶴慶(1766 - 1830後) 樂水圖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七九七年作
前往
1436

「澄心軒」藏十九、二十世紀名家書畫(編號1436-1446)

張崟(1761-1829)、顧鶴慶(1766 - 1830後) 樂水圖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七九七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崟(1761-1829)、顧鶴慶(1766 - 1830後) 樂水圖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七九七年作
翁方綱、阮元、王文治、何佳琛題跋

款識:
〈張〉 夢樓大兄先生屬補樂水圖尊照。夫水,智者之樂,樂其準平,能吐元氣而任養萬物也。豈特賞其煙波縹緲迷漫無際而已哉。丁巳十月。夕庵張崟。

〈顧〉 夢樓太守稟性聰慧,平生喜水。每逢大氣晴朗,日出之初,坐於柳下,觀水養性,正所謂智者樂水,誠不謬也。夕菴先生為其寫照,余補柳數株而幅盈矣,即請教正。弢菴顧鶴慶。

題跋:
〈翁〉 夢樓太守與余交友二十餘年,每見獨坐,觀水為樂。張顧二法家合繪此圖,誠屬知己。惜余不知六法,未能動筆作畫,惟有拙題讚之耳。翁方綱。

〈阮〉 夢樓太守,居官清正,廉潔似水;臨事不苟,清白如水;心地聰慧,明亮若水;生平所好,靜坐觀水;誠如所言,智者樂水。今見此圖,聊記數語以讚之。頤性老人阮元。

〈王〉 張顧二道兄為余寫照而以觀水為圖,又以智者樂水讚之,殊不知余稟性愚陋,何言聰慧,水則樂觀,性則不敏,承蒙過獎,曷敢謬當也。夢樓王文治記。

〈何〉 清波濯塵纓,白水歌浩浩;智者通神契,泳游得真樂。涵空天宇碧,俯仰鳶魚妙;旋渦拆珠圓,盟心矢節操。至柔乃至剛,動靜探元奧;急流湏善遏,奔放殊至道。順適理自然,丹顏駐年少;絲柳拂和風,蒼茫凝遠眺。坐觀垂釣情,雅尚慕高蹈;緬懷秋水篇,伊誰更同調。
題奉夢樓大兄先生玉照。愚弟何佳琛拜稿。

鈐印:
〈張〉 「張崟之印」、「鐵甕城東蟄叟」。
〈顧〉 「顧鶴慶印」、「乳山逸叟」。
〈翁〉 「翁方綱印」。
〈阮〉 「云台」。
〈王〉 「王文治印」、「曾經滄海」、「柿葉山房」(倒鈐)。
〈何〉 「琭之」。


詩堂 :33.9 by 62 cm. 13 1/4 by 24 3/8 in.
畫心 :135.5 by 62 cm. 53 1/4 by 24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二○○二年十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54

出版

著錄:
〈香港蘇富比三十周年〉(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二○○三年九月),圖版11

相關資料

註:清中葉嘉道期間,「京江畫派」崛起江南,畫風上溯吳門,遠宗宋元,迥異於當時畫壇的正統畫派。且個人風格面貌鮮明,如張崟、顧鶴慶、潘思牧等皆有譽於時。當地畫壇風氣確立與推動,與王文治甚有關係。王文治解組歸里後,以其文名藝名,儼然領首當地文藝界。與畫家遊,參與活動,並提倡有異於正統畫派的吳門畫風,帶動了「京江畫派」的建立與發展。

京江畫壇中有「張松顧柳」之謂,乃稱許張夕庵寫松、顧鶴慶繪柳之技法上各具特色。他們同屬該派的領導者,本幅正是合作的成果。畫中寓「智者樂水」之意涵為王文治造像繪景。結合兩家之長外,更將京江藝壇三位具影響力的人物貫串一起,在藝術價值外,更為這段時期的文化圈交誼留下了珍貴的記錄。

本幅寫於嘉慶二年(1797),王文治已逾花甲,仍活躍於京江藝壇。從其〈夢樓詩集〉,或張崟〈逃禪閣詩集〉中的記錄,可見兩人過從頻仍,交友圈子多有重叠,關係密切。距離本幅寫成前兩年,兩人還參與主修〈丹徒志〉。顧鶴慶亦有名於里,一七九九年挾藝北遊入京。

本幅並具阮元及翁方綱兩家題跋。翁阮兩人背景相近,同屬當朝大員,亦是文化學術界重鎮,精鑑賞,收藏頗豐,除宦途有別外,在文藝嗜好上與王文治有共通之處。故其題跋共錄於一紙,再兼自書題記,又令整幅別具意義。

畫中集兩家之長,由於風格接近,得天衣無縫之妙。畫面設色沉着,氣息古樸。張崟以淡墨纖若遊絲的綫條勾出水紋道道,細筆寫草,圈點綠葉,密聚成叢,橫卧渚畔,配合顧鶴慶筆下抽出軟若柔絲飄盪的垂柳,入目處,風飄水揚,波瀾不驚,生機自發,調協不悖,恰好點出了王文治依樹幹而坐,樂水忘機之心,一片閑適離俗之情,溢於畫面,堪稱情景交融的逸品!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