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4
1384
前往
1384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劉墉 信札一通
(1719-1804)
水墨紙本 鏡框
款識:
告月華知得書為慰。前字云考完永平回京,實不然也,此非君之夢,乃吾之夢耳。今大名當於初九日辦完,初十日起行,臘月廿一日到京,宿法華菴,廿二日宮門請安,午後可相見矣。接風能喫多少?然須藉以應酬,想費清心,生受生受,福箋之說甚是,即送二十幅與佩循,已有字令辦矣。大名無雪他處未知。祭祀無錯,又不誤時刻,自是心虔之效,吾以不曾與祭為歉,何敢居功?硯懷辦貢,善款待之,甚好,吳生寫對可用,皆應辦之事;李嫗可賞犒之,需人即添。拙詩勞寫為愧。蘭亭極好,且莫落款,大有進境,何言謙耶?以上奉答來言。
丁七甥孫溎鎣以大名道署臬司,此信託其送京,再有信亦然。昨二十二日之字,佩循交大興縣,由驛遞送,已告佩循,向後無然官馬送私書,到處有之,然須知其不可。夢禪送課預報嘉祥,或有應驗。柳姊問好。
月華居士見字。石菴燈下書。


16 by 41.5 cm. 6 ¼ by 16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此札乃劉墉寫與如夫人「月華」家書,起首談及歸期,一句「此非君之夢,乃吾之夢」,是石庵其他墨跡中從未見之兒女情長。三百餘字,交待事宜頗多,或關近期行程,或答覆天氣、祭祀,皆家事。其中涉及「佩循」以官家驛馬遞送家書,石庵嚴辭責備:「向後無然,官馬送私書,到處有之,然須知其不可」,「佩循」即劉鐶之,墉侄,三歲喪父,由劉墉撫養教育,後官至尚書,於此細處,石庵家風謹嚴可見一斑。

另寫「拙詩勞寫為愧。蘭亭極好,且莫落款,大有進境,何言謙耶?」,劉墉晚年作書由妻妾代筆之說歷來流傳,包世臣〈藝舟雙楫〉、馬宗霍〈書林記事〉皆有載其事,此札似可作一旁證。

從札中所提「考完永平」、「大名」等視之,應書於一七八三年末,該年劉氏暫署直隸總督,又充順天鄉試考官,與札中所及地點、事宜皆相符。是年十月,乾隆以趙孟堅蘭亭墨刻賜劉墉,月華所書「蘭亭」,許正臨寫該本,亦未可知。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