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8

拍品詳情

人間異珍︰奇 ‧ 趣

|
香港

東漢至六朝 黃玉辟邪

來源

Sydney L. Moss Ltd,倫敦,約1973年
瑪麗.史都華爵士夫人(1916-2014年)收藏

相關資料

玉石神獸,漢代盛行。不同於為鎮墓而大量燒造之陶製人物、動物及神獸,玉石堅固,可歷練歲月風霜,遂以此所雕肖生,涵天地之氣、蘊萬物之靈,人間適用。大型石雕神獸,如獅、虎、翼獸等,常見於帝王及高官武將等墓葬甬道兩側,其面目凶煞,鎮墓守陵。此風於六朝時期達至鼎盛,時南京附近墓葬外見大量大型神獸石像。與此同時,精巧動物、瑞獸玉雕亦隨之盛行。與較早期隨葬品中或配飾用常見之玉牌等平面玉雕不同,圓雕動物神獸作為獨立個體,不再僅為身份地位象徵,更為使用者聚蓄世間靈氣,源源不斷。

此類玉雕之超凡工藝隨少量傳世佳作得以流傳,本品當屬箇中極罕珍品,充分展現古代匠人技藝之絕。玉色青黃瑩潤,玉匠盡用其材,辟邪利爪獠牙,矯健如生,實為傑作。

公私收藏之中,僅止數例,可相媲美,其中又以清宮舊藏東漢玉辟邪最為酷似,現藏台北故宮,展於《精彩一百:國寶總動員》,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12年,編號18。兩玉相較,此獸姿態較形俯伏,不似台北藏辟邪,蠢蠢欲動,而非伺機候發,捲尾低垂。台北玉辟邪,色也略深,尺寸稍大(長13.2 公分),但整體造型特徵卻極近:短翅健碩略展,雕工利落,獸首上揚,雙目炯炯,曲鬚及胸,巧以陰線細描鱗片,沿邊加綴幼線突顯輪廓,深陰刻線與淺浮雕飾相互輝映,凹凸層次分明,立體感十足,盡展漢初玉雕風格。

另一相似之例,要數賽克勒美術館藏東漢辟邪(S1987.26),有別於此件與前述之例,辟邪背駕神人,彷彿正展翅飛翔,但除此其外形風格皆與此類,原屬 Desmond Gure 典藏,展於《中國肖生玉雕》,香港,1996年,編號42,又收錄於羅森,《Chinese Jade from the Neolithic to the Qing》,倫敦,1995年,圖73。

拍賣所見,僅有數例可媲美此件,當中包括許漢卿舊藏黃玉瑞獸,先售於紐約佳士得2011年9月15日,編號888,近於2016年4月6日再在香港蘇富比拍出,編號 3025。且有一玉獸,售於紐約蘇富比1979年11月2日,編號51,現為何鴻卿爵士收藏。1979年拍賣時此玉被定代六朝,後因其與1972年咸陽(今西安)漢元帝(公元前48-33年在位)墓附近出土之玉辟邪風格相似,羅森將其重新定為漢代,參見羅森,《Chinese Jade from the Neolithic to the Qing》,倫敦,1995年,圖版26:7。出土玉辟邪現藏咸陽市博物館,載於《中國文物精華大辭典:金銀玉石卷》,上海,1996年,頁54,圖版166。

雕工相若之六朝玉獸,可見一例,錄於《Chinese Jades from a Private Collection》,埃斯卡納齊古董行,倫敦,1976年,編號7,曾於1963年展於斯德哥爾摩,見 Bo Gyllensvärd,《Celadon-Jade》,編號65,後於1975年展於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載於羅森及 John Ayers,《Chinese Jade throughout the Ages》,倫敦,1975年,編號186。其形似獅,造型大氣,鬃毛細膩,胸前皮毛皺折自然,加綴旋紋精緻入微,且同作蓄勢待發之態,極富動感。圖錄中提及 Osvald Siren 觀點,認為此類玉獸與南京附近墓葬外所見大型石獸雕像相關,皆為六朝後期所製,參見 Osvald Siren,《Chinese Sculpture》,卷2,倫敦,1925年,圖版3-7及9-13。

鄭德坤伉儷雅藏六朝玉辟邪,也可資比對,載於屈志仁,《Chinese Jade from Han to Ch’ing》,亞洲協會,紐約,1980年,圖版12。另有兩體型稍小之玉辟邪,為鍾華培典藏,錄於葉義,《中國玉雕》,香港藝術館,香港,1983年,編號126及127。

瑪麗.史都華爵士夫人(1916-2014)乃英國著名小說家,對神秘浪漫類故事之發展貢獻良多,以其著作《梅林三部曲》最為人所知。瑪麗之丈夫,弗瑞德利克.史都華爵士(1916-2001年)為著名地質兼礦物學家,曾任國立歷史博物館信托人等多項要職,退休以後,更出任愛丁堡大學榮譽教授。

人間異珍︰奇 ‧ 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