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4

拍品詳情

人間異珍︰奇 ‧ 趣

|
香港

亞伯特.杜勒 (1471-1528年)
基督被釘十字架
褐色墨水鋼筆,褐色墨水勾框,紙本
水印:Trident
29.2 x 20.6 公分,11 1/2 x 8 1/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John Bouverie(1723-50年)收藏,L.325
倫敦佳士得1859年7月20日,編號35
Douglas-Hamilton 收藏
Fellowes 收藏
Dr Francis Springell 收藏,Portinscale,英國
倫敦蘇富比1986年6月30日,編號51
阿弗烈.陶博曼(1924-2015年)收藏

展覽

《German Art, 1400-1800》,City Art Gallery,曼徹斯特,1961年,編號128
《Old Master Drawing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Dr and Mrs Francis Springell》,蘇格蘭國家現代美術館,愛丁堡,1965年,編號2

出版

Edmund Schilling,〈Werkzeichnungen Dürers zur 'Grunen Passion'〉,《Berliner Museen: Berichte aus den ehem Preussischen Kunstsammlungen》,卷4,編號1-2,1954年,頁14-24,圖3
Fredrich Winkler,《Albrecht Dürer: Leben und Werk》,柏林,1957年,頁174
Lisa Oehler,《Die Grune Passion: ein Werk Dürers?》,日耳曼國家博物館宣傳刊物,1960年,頁105(註為 Hans von Kulmbach)
《Meister um Albrecht Dürer》,日耳曼國家博物館,紐倫堡,1961年,頁226(見編號401)
Fredrich Winkler,《Festschrift Dr H.C. Eduard Trautscholdt》,漢堡,1965年,頁81
Walter Koschatzky 及 Alice Strobl,《Die Dürer Zeichnungen der Albertina》,薩爾斯堡,1971年,頁208(見編號45,載圖,註為「杜勒(?)」)
Christopher White,〈'An Oriental Ruler on his Throne' and 'The Entombment,' Two New Drawings by Albrecht Dürer〉,《Master Drawings》,卷11,第4期,1973年,頁371、373,註16
Walter Strauss,《The Complete Drawings of Albrecht Dürer》,紐約,1974年,卷2,頁808,編號1504/39
Frederick Malins,《Drawing Ideas of the Masters》,倫敦,1981年,頁72,編號74(載圖)
Fedja Anzelewsky 及 Hans Mielke,《Albrecht Dürer》,柏林,1984年,頁45(見編號42)

相關資料

亞伯特.杜勒堪稱北歐文藝復興時期最具重要性及影響力之藝術家,他作為油畫家、版畫家及繪圖師之創新前瞻及輝煌成就盛譽歐洲。杜勒更是一位專業成功的商人。他謹慎控制其版畫之印刷及流傳,從而提升自己的聲譽。此外,經常遊歷的杜勒為了促進作品之銷售,向意大利大師級畫家學習,不畏長途跋涉地兩度前往意大利。杜勒年輕時即開始接受作畫委託,慕名而來者,上至日耳曼地區高官執位之人,下至行商人士。1515年,拉斐爾更把自己繪畫的一幅紅色粉筆人像素描贈予杜勒,以表對同儕杜勒的敬重。由此可見,杜勒在藝術家同輩間亦受欽慕。上述拉斐爾作品現為維也納阿爾貝蒂娜博物館館藏。

杜勒的作品豐富多樣,在眾多作品中,圍繞單一主題而創作的一系列版畫及素描最為原創獨特。杜勒享譽國際的成名之路全賴其於1498年製作的一系列木刻版畫,題《啟示錄》,以及《基督受難記》系列版畫。以上兩系列所用媒材不一,時而至今仍堪稱出自西方藝術天才之手的經典名作。

本作與杜勒另一以基督受難記為題材的素描系列作品《綠色的基督受難記》息息相關。該系列所用紙張經顏料渲染後呈明顯綠色調,因得其名。《綠色的基督受難記》應作於1503-04年間,杜勒更於不久後離開紐倫堡,二度前赴威尼斯。該系列構圖源起至今仍無從獲得確認,或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利安一世報酬豐厚的委託有關,或與另一紐倫堡主要贊助人之委託相連,又或為蝕刻版畫之草圖。目前並沒有發現任何與此系列相關的蝕刻版畫。《綠色的基督受難記》系列一共十一幅,全繪於經綠色顏料渲染的紙張上,作品完成度極高,現藏於維也納阿爾貝蒂娜博物館。而由該系列衍生出之另外十五幅相關繪畫則繪於白紙上,並與現存的《綠色的基督受難記》系列構圖非常相近。(現藏於米蘭安博羅西安娜圖書館的《客西馬尼園的禱告》乃唯一例外,這或與阿爾貝蒂娜博物館《綠色的基督受難記》系列裡遺失的一幅相符)而本作之構圖與《綠色的基督受難記》其中一幅近乎一致(藏品編號3092 D 65)

相關文獻多次就上文所提及之二十六幅繪畫作品是否出自杜勒之手廣泛討論爭議。普遍認為完成度最高的《綠色的基督受難記》出自杜勒工作室裏的高徒之手。若就作品之構想設計而論,該組餘下十五幅繪於白紙上的繪畫或為杜勒之創作構思素材,此外亦不能排除其為杜勒工作室成員仿作大師已遺失之原作或臨摹的可能性。(欲知《綠色的基督受難記》之討論請參考 Andrew Robison 及 Klaus A. Schröder,《Albrecht Dürer. Master Drawings, Watercolors and Prints from the Albertina》,國立美術館,華盛頓,2013年,頁149,編號43-46)這十五幅紙本作品中,除了一兩幅為較明顯的摹本外,其餘素描風格及品質本同末異,構圖上幾乎沒有重複性。故此,有一些學者認為紙本作品在畫風上的差異與跟作品用途有關,不一定表示出自不同藝術家之手。

上述十五幅白紙繪畫作品中,有五幅附大師簽名,並被公認為出自杜勒之手,為《綠色的基督受難記》而作。當中兩幅現為維也納阿爾貝蒂娜博物館館藏(《比拉多審判基督及荊棘冠冕》,出處如上,編號43及45),另外兩幅位於柏林(《基督與蓋法及基督背負十字架》,見 Anzelewski 及 Mielke ,出處如上,編號41-42),最後一幅現藏於華盛頓國立美術館(《埋葬基督》,White,如上;Robison and Schröder,出處如上,頁156,編號47)從嚴整細緻的線條勾勒,以至筆意較隨意奔放的陰影處理,它們的構圖及筆法多少與阿爾貝蒂娜博物館《綠色的基督受難記》系列互相呼應。儘管如此,兩者在不同細節上仍存些微差異,而華盛頓國立美術館的版本則針對技法上的不同提供了有趣的線索。華盛頓版本的素描上附應為杜勒親筆之題款「durch zeichnet」。觀者可從此推敲該版本構圖拼湊中至少有部分為另一作品之描圖。這亦充分解釋了此系列繪畫之線條勾勒為何時而井井有條,拘謹精細,時而無拘無束,自由奔放,筆觸短而豪邁,排線式陰影散放少見的活力。值得注意的是,與《綠色的基督受難記》的版本對比之下,華盛頓版本較隨意的部分恰巧亦是兩個版本在細節上的差異,可藉此推斷兩者所用之描圖源於同一設計。與以上兩者比較,柏林版本的兩幅繪畫陰影排線較少,線條勾勒更精準分明,與是次拍品更為相近。

本作早於1859年倫敦佳士得拍賣中亮相,後由陶博曼購藏而為人所知。作品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間曾常載於不同文獻,但由於自1986年起至今一直存於同一私人收藏,因此沒有被納入最新的《綠色的基督受難記》文獻中加以深入討論。一本出版於1984年的展覽圖錄裏(出處如上),作者 Anzelewsky 與 Mielke 不但就本作的風格作出描述並論證其與柏林版本的相似之處,更進一步與阿爾貝蒂娜博物館及華盛頓版本作比較,以證本作精密細膩的線條與兩者相同。故此,附畫家簽名縮寫的本作與柏林版本皆為出自杜勒之手的可能性極高。在杜勒的創作過程中,它們擔任構圖拼湊素材的重要角色,而它們本身的構圖亦取決於其他杜勒作品的描圖,因此呈現較非典型的工整線條畫風。

即便其時的杜勒有漢斯.巴爾東、漢斯.賽弗賴恩及漢斯.蘇斯.凡.庫姆巴赫之類的人才替他工作,我等至今仍無法確認杜勒有否將《綠色的基督受難記》的執行及完成工序交予其工作室中人。其中一可能性是杜勒無法趕及在1505年前往意大利前完成上述素描,卻基於務必履行重要委託為由而把製作託付給深受信賴的工作室學徒執行。

1500年時的杜勒還未達而立之年,卻因其得天獨厚的才華而被譽為「德國之阿佩萊斯」。杜勒的素描及版畫廣受讚譽,在他而後三十載光輝歲月間依舊備受重視景仰,絲毫不見減弱之勢。亦因如此,近乎所有已知的杜勒素描作品早一一被納入歐洲及北美的重要博物館館藏,以致近年來上拍的杜勒素描作品寥寥可數。杜勒素描作品上次創下新拍賣紀錄之時須追溯至1978年,該拍品為一水彩風景畫,出自瑞士著名鑑賞及收藏家羅伯特.馮.希爾什之珍藏,並以破紀錄六十四萬英鎊拍出。其後,本作連同兩幅杜勒繪製的小型裝飾設計圖於1986年施普林格魯收藏拍賣中上拍。自此之後,上拍之杜勒作品僅為三幅速寫(《薩提一家》,紐約蘇富比1986年11月17日,編號4;《聖家取蔭》,紐約蘇富比1996年1月9日,編號17 ;《伊西斯女神雙手交疊跪坐像》,紐約蘇富比1999年1月27日,編號7)。而是次拍品《基督被釘十字架》撼動人心,除了查茨沃斯莊園的德文郡公爵收藏《沐浴婦女》及另一美國私人收藏的肖像畫外,目前仍存私人收藏之杜勒繪畫作品屈指可數,而當中亦無能媲美本作之例。

人間異珍︰奇 ‧ 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