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
643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巴里·弗拉納根
雜技
前往
643

重要亞洲私人收藏

巴里·弗拉納根
雜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

|
香港

巴里·弗拉納根
雜技
一九八一年作,二〇〇三年鑄造
款識
藝術家姓名縮寫,3/3/8 /-03,鑄造廠蓋印 (作品基底)

版數
此作品為藝術家自留版AC3

註:此作品共3件,並加上3件藝術家自留版
青銅
145 (高) x 43 x 43 公分,57 (高) x 17 x 17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Waddington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倫敦,Waddington畫廊〈巴里·弗拉納根:青銅雕塑1980 - 1981〉一九八一年十二月,28頁 (另一版本)(圖版)
東京,英國文化協會,東京大都會美術館〈當今英國藝術〉一九八二年二月至四月,編號75,111頁 (另一版本)(圖版)此展覽後巡迴至宇都宮,櫪木縣美術館,一九八二年四月至五月;大阪,國立藝術博物館,一九八二年六月至七月;福岡,福岡美術館,一九八二年八月;札幌,北海道現代藝術博物館,一九八二年九月至十月
柏林,馬丁葛羅皮亞斯展覽館〈時代精神:國際藝術>一九八二年十月至十二月,編號79,115頁 (另一版本)(圖版)
威尼斯,英國文化協會,第四十屆威尼斯雙年展英國館〈巴里·弗拉納根:石雕及青銅雕塑〉一九八二年六月至九月,編號24 (另一版本)此展覽後巡迴至克雷費爾德,Haus Esters博物館,一九八二年十月至十二月;倫敦,Whitechapel Art Gallery,一九八三年一月至二月
巴黎,英國文化協會,龐畢度中心〈巴里·弗拉納根雕塑〉一九八三年三月至五月,64頁 (另一版本)(圖版)
斯德哥爾摩,當代美術館〈對話〉一九八五年九月至十月,67頁 (圖版)(另一版本)
倫敦,Waddington Custot 畫廊,〈Two Pataphysicians: Flanagan - Miró〉二〇一四年十月至十一月,編號15,47頁 (另一版本)(彩色圖版)

出版

〈巴里·弗拉納根雕塑1965 - 2005〉Enrique Juncosa編(都柏林,愛爾蘭現代藝術博物館,二〇〇六年)74及77頁 (另一版本)(圖版)

相關資料

巴里·弗拉納根乃當代藝壇中首屈一指的英籍藝術家。他以大型青銅動物雕塑作品聞名,當中數其以兔子為主題之作最為出眾。弗拉納根對於一次在索塞克斯郡目睹一隻奔馳中的兔子印象極其深刻,並且念念不忘。因此,這隻兔子的瞬間片影漸漸滲透了弗拉納根的創作思維,並於一九七九年首度成形,以一尊題為《跳躍中的兔子》的青銅雕塑亮相。自此,弗拉納根腦海中的兔子不但源源不斷地以繪畫及雕塑等模式實體化,形態越加多采多姿,更續漸呈現人類神緒動作。

本作則為一鮮明例子。《雜技》中的一對兔子正像雜技員般展示著倒立支撐。兩隻兔子貌似未能掌控平衡點,一隻在半空中努力地踢著腿,另一隻則緊張得豎直了耳朵,大步一跨,拼命伸展本已纖細修長的身軀,情景甚是滑稽逗趣。然而細看兩兔雙臂,青銅一直延伸無縫,無從判斷接合處,彷彿強調著牢固緊扣的四掌,使遠觀看似搖搖欲墜的動作表現穩紮切實。兩兔漠視周遭並沉浸於互動中,它們含情脈脈地對視,既無聲又無形,為原本詼諧的互動增添一番優雅柔美的張力。此難以言喻卻又博得觀者心領神會的氛圍源於雕塑擬人化的特質,亦正是弗拉納根雕塑作品的創作宗旨及討喜之處,促使觀者多番仔細玩味。

論及他的青銅作品時,弗拉納根表示自己著重如何透過物質表現折射人類情感及行為,而非追求形象的造型塑造。在一次訪問中,他甚至指出道∶「兔子的耳朵能表達的東西往往比人類的一個眨眼或一個竊笑還要多。」(巴里·弗拉納根,與朱迪·邦珀斯之訪談,擇錄於〈巴里·弗拉納根:版畫 一九七〇年至一九八三年〉,展覽圖錄,英國倫敦泰特美術館,一九八六年,15頁)因此,弗拉納根在雕塑的形態塑造時會迅捷地把黏土層疊出完成品概括的模樣,並不多加以修飾,創作手法明確地地反映了其對神緒抒發的重視。青銅在鑄造過程中順著凹凸不平的黏土流淌,冷卻後形成高低起伏的兔子身軀,並且在各種燈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如此,雕塑猶如被藝術家賦予了筋骨和脈搏,在色澤充盈的青銅包裹下抖動,彷彿隨時隨地破銅而出,蹦出一對有血有肉的兔子來。從弗拉納根使用青銅物料表現出柔韌度,把一對兔子展現得如此生動逼真,可見其對媒材運用的爐火純青,突顯其藝術造詣的高深。

當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