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

|
香港

山姆·弗朗西斯
1923 - 1994年
無題
一九八八年作
款識
Sam Francis,山姆·弗朗西斯故藏印章,1988(作品背面)

本作為山姆·弗朗西斯基金會之註冊作品,圖錄編號為SFF.1490,並將載於山姆·弗朗西斯基金會出版之〈山姆·弗朗西斯:畫布及畫板作品全集>。上述資料或就基金會持續研究而作相應更改。此外,本作亦另附山姆·弗朗西斯基金會檔案編號,分別為SFP88-72及SFP88-77
壓克力畫布 畫框
182.9 x 122 公分,72 x 4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山姆·弗朗西斯故藏
阿姆斯特丹,Delaive畫廊(於一九九六年購自上述來源)
斯洛伐克,Meulensteen館藏
紐約,蘇富比S|2<山姆·弗朗西斯:顏色的探索>,二〇一一年九月至十月,品號32
現藏家購自上述展售會


展覽

帕羅奧圖,Smith Andersen畫廊〈山姆·弗朗西斯:四十載〉一九八八年二月至四月
紐約,美國藝術家協會〈山姆·弗朗西斯版畫及繪畫作品1957-1989〉一九九〇年一月至二月(彩色圖版)
紐約,美國藝術家協會〈新穎畫作:從弗蘭克·福克納、山姆·弗朗西斯、尼爾·馬歇爾、朱爾斯·奧利斯基、詹姆斯·沃爾什〉一九九〇年四月至五月,圖錄編號7(彩色圖版)
布拉提斯拉瓦,Danubiana Meulensteen Art Museum〈山姆·弗朗西斯:藍之回顧展〉二〇一〇六月至八月,178至179頁(彩色圖版)
紐約,蘇富比S|2〈山姆·弗朗西斯:顏色的探索〉二〇一一年九月至十月,73頁,品號32(彩色圖版)

出版

〈山姆·弗朗西斯:畫布及畫板作品全集,1946-1994〉德布拉· 伯切特-勒爾編(伯克利,二〇一一年),圖版編號792,相關圖錄之資料光碟載彩色圖版
<山姆·弗朗西斯:加州收藏五十載之抽象表現主義作品>(加州帕薩迪納藝術博物館/克羅克藝術博物館,二〇一三至二〇一四年)165頁,圖版67(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山姆·弗朗西斯被譽為二十世紀頂尖美國戰後藝術家之一。他遊歷世界各地,將歐洲藝術、禪思哲理與亞洲書法糅合於創作之中,並探索色彩、光線與空間的關係,以豐富多變的繪畫表達方式,展現優秀精湛的創作技藝。

本作創於一九八八年,見證弗朗西斯創作五十年來的成熟高峰。畫中色彩生動流麗,劃痕雄渾飽滿,筆勢輕盈自如,反映其八十年代末廣泛創作的《無題》系列特色。在這段創作時期,他從七十年代末的方格構圖,走向他全新的創作喜好,展示生動起伏的條紋與滴痕。鮮明色彩如遊絲滴落畫中,活潑飛濺,斑駁雜亂,縱橫交錯;時而又在四處分散的白色斑紋上方及中間匯聚調和,飛舞浮動。然而,若觀者定睛細看作品,便會不禁心生疑問,色彩彷彿從一片白色底下沉澱而成。

弗朗西斯作品中的形態、色彩,以至於留白空間均沒有高低正負之分,正是其創作的一大典型風格。他的作品不再強調傳統以來的錯覺藝術手法,而是展現現代主義採納的二維特質。在弗朗西斯的創作領域中,他為白色與畫中刻意留白的空間賦予全新意義,不再用以對比空間虛實的存在。對弗朗西斯而言,若說色彩是「燃燒中的光」,白色或無色便是光線蘊含的燃燒潛能之凝聚待發,與其他色調同樣舉足輕重。(引述自山姆·弗朗西斯,楊·巴特菲爾德,《山姆·弗朗西斯》,洛杉磯,一九八〇年,9至10頁)藝術家畢生致力以白色作為新的繪畫語彙,著名法國哲學家讓·弗朗索瓦·利奧塔對此為之著迷,更以其抽象體系作為焦點,廣泛撰寫詩式評論並輯成書冊。

提及弗朗西斯的色彩運用,他的生平軼事經常被並置而談,令人印象深刻。他在二戰時期效力於美國空軍,期間因背傷住院。機緣巧合之下,臥病在床的日子令他發掘對繪畫的熱忱。近三年來,他被醫院的四面白牆包圍,開始以繪畫消磨時間。他於一九六〇年被診斷患上足以致命的肺結核,藍色便全然佔據他的畫作。後來他康復過來並搬到加洲,明亮色彩與白色才再次在其畫作出現。他的人生處境無疑為其創作帶來不同的色彩表達。然而在其繪畫空間之中,他為白色的詮釋帶來徹底變化,正是利奧塔深感興趣的地方。利奧塔理解的白色,如同色彩未被提取的礦石,他以「色盲」與「虛無」形容當中的表現。當斑駁色彩與空白並置其中,兩者相輔相成,更見寬廣飽滿,增添耀目光芒。利奧塔稱讚弗朗西斯對「虛無」媒介的掌握,「彰顯視覺感知的能力與局限,創出充滿矛盾的色彩表達風格」。(<山姆·弗朗西斯:漆黑的啟示>,魯汶大學出版社,二〇一〇年,30頁)在藝術家筆下的白色不再是空泛虛無,而是光彩明亮,既可隱藏、又能綻放火光。

弗朗西斯於一九五〇年遷至法國,並於巴黎定居八年。他沉醉於印象派及後印象派的迷人色彩之中,其中包括克勞德·莫內與亨利·馬蒂斯的傑作。他亦遊歷地球另一端,從中深受不同的藝術影響。時值五十年代初期,趙無極、朱德群及今井俊滿等中日藝術家初集巴黎。弗朗西斯對亞洲哲思深感興趣,因此他在作品中融入大片留白空間,深具中日追求簡約的美學特色。威廉·艾傑曾評道:「全新的開放表達帶來更多喘息空間,讓色彩與構圖靈活自如,白色空間調和各種顏色,如同打開簾幕,將色彩包覆其中,同時又讓觀者窺探另一空間……探索無盡之境。」(引述自黛布拉·伯切特·萊雷編,<山姆·弗朗西斯:油畫及版畫作品全集 1946-1994年>,伯克萊,二〇一一年,74頁)

弗朗西斯畫作中的空白與虛無為色彩的豐富表達帶來平衡,同時展現簡約優雅的空間,從而令觀者的想像得以轉換與擴展。除此之外,藝術家於一九五七年曾到日本遊歷,其間留居東京一所寺廟,研習破墨及花道,對其創作影響深遠,從本作生動強烈的動勢表達,足見當中的共鳴。他的繪畫形態具備抽象本質,然而亦不失生命活力。本作構圖依然令人回想起藝術家早期的視覺語彙,畫面充滿如同微生物的細胞質狀。投放於千變萬化的視覺盛會,生物抽象的律動吸引敏銳的觀者駐足細看,嘗試追溯藝術家的筆觸。簡樸的白色同時讓觀者後退,從畫面整體投入色彩深淵,教人眼花繚亂,嘆為觀止。

當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