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紐約

張大千(1899-1983)等
指印心痕
款識:(一)(姚虞琴)敏言大家清賞,虞琴。鈐印:虞琴近況、聽秋盦
(二)(朱佩君)佩君朱茝寫于春曉閣。鈐印:佩君作、朱茝、新篁補舊竹
(三)(朱煒君)煒君。鈐印:煒君
(四)(朱紉君)紉君。鈐印:朱蘭
(五)(朱潛葊)朱潛葊寫。鈐印:潛葊
(六)(朱紉君)朱蘭。鈐印:紉君
(七)(朱煒君)朱萼。鈐印:朱萼、索笑、明月前身
(八)(朱潛葊)華陽朱潛葊寫。鈐印:潛葊
(九)(朱含君)戊子(1948)歲暮初識敏言於巴慎真教士處。巴教士為余兩人作特殊紹介,勉互為摯友。敏言逸羣絕倫而端凝靜穆,令人敬愛不已,嘆相逢晚。歷春徂夏,昕夕過從,促膝傾心,情尤莫逆。乃敏言近將之美游學,乍聚旋離,情思黯然,爰寫此幅聊誌心痕。蘼蕪浩渺,己深何處,尋君之感,況重洋遠阻耶。己丑(1949)天中,朱櫻並記於春曉閣。鈐印:朱櫻、含君、長相思、朝社女郎
(十)搖落秋風有所思,入眼秋花又滿籬,秋心直欲與雲齊。情繚亂,夢依稀,怕讀人(懷)秋雨詞。雙脩室舊作。
四時忽其代序兮,萬物紛以迴薄。覽花蒔之時育兮,察盛衰之所託。感冬索而春敷兮,嗟茂而秋落。悟時歲之遒盡兮,慨俛首而自省。節潘安仁《秋興賦》。鈐印:竹脩、長安、胸中芒角、聽秋盦
(十一)(朱佩君)佩君。鈐印:佩君、生意□□然
(十二)(張寔父)生小嬋嫣不偶然,逼人佳筆已經奇妍。待吟黃絹新詩好,寫貴銀光百幅牋。偶成此朂,櫻姪即寫其贈敏言姪冊中,時天中后一日也。寔父留硯堂中。鈐印:如願、碬臼生活
(十三)(羅文謨)敏言小姐將赴美就學,出此冊屬畫。為寫《乘風破浪圖》,以朂遠志,并祝旅祺。己丑新秋,羅文謨并記於雙清館。鈐印:靜盦居士、羅文謨印、弌笑、雙清館
(十四)(張大千)萬里之行自此始。敏言賢姪負笈美洲,拈諸葛公語為贈并繪其意。己丑秋日,大千張爰。鈐印:張爰、大千

題扉頁:(張寔父)早聞名父誇嬌女,刮眼今朝果不同。花發蘭階春正暁,吟成柳絮句偏工。洪流方際稽天日,遠志須乘破浪風。我寫新詩堪送子,他年留取認泥鴻。
敏言賢姪媛將之美游學,賦此贈行。時己丑(1949)天中,以櫻姪請書此冊者,寔父時同在成都。鈐印:長安樂

題簽:指印心痕。己丑(1949)中夏,寔父題於憶梅䔟。鈐印:一印漫漶不辨


設色紙本 十四開冊
28 x 31.2 厘米,11 x 12 1/4 英寸(十四開)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此本冊頁中上款之「敏言」即現藏家

中國書畫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