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

森田子龍

一九六四年作
款識
《抱 Ho》,森田子龍,1964(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鈐印
藝術家鈐印一方(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鋁粉、漆及膠水紙本裱於木板 畫框
78.5 x 109 公分 ,31 x 43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漢諾威,Brusberg畫廊
Klaus Gerhard舊藏
歐洲私人收藏
現藏者於1988年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德國,漢諾威,Brusberg畫廊,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圖版編號22

相關資料

抽象旋律
森田子龍、井上有一、津高和一

東方書法傳統之中,每一筆觸皆被視為「寫心寫性,人筆合一」,象徵著藝術家的學養、修養與心境。如孟璐所說,書道傳統如同西方抽象藝術的基礎概念,相比真實或敘述性圖像,更著重表現形態與意念,由此可見,「研習書道之可謂已經行之有年的現代藝術形式。」1戰後時期,多位日本藝術家的創作將書道視為「形而上的玄妙動作,以文字作為『場所』,從而展現『生命動勢』,超越理智、情感或自我,體會『絕對虛無』的極致韻律。」2他們的作品在繪畫與書道、線條與筆觸、內容與形式、控馭與感性之間的界限縱橫交錯。

《抱》(拍品編號623)來自森田子龍著名的一字書道作品系列,姿態動勢強而有力。森田筆下的「抱」字,在壯麗的抽象漩渦中盤旋,輕盈而靈巧的飄浮,反映人與人之間轉瞬即逝的互動交流。本作以漆墨畫板創作而成,充分體現森田運用媒材的精湛技藝,保存傳統亞洲書法的嚴謹美學與精髓,同時展現當代及國際視野。在森田子龍的帶領下,前衛書道團體「墨人會」以其藝術刊物《墨美》與弗朗茨·克萊恩、馬克·羅斯科及馬克·托比等西方藝術家交流,為東西方藝術帶來互動的討論平台。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於一九五四年舉辦別開生面的「抽象日本書道」展覽,使日本前衛書道正式登上國際舞台。

與森田子龍難以辨認的字體成對比,井上有一以獨特的楷書風格呈現《琴》(拍品編號624),這一字意指古箏,是類似豎琴的遠東傳統樂器。《琴》中的筆觸粗獷,筆蘊微妙,墨跡交錯,展現出精湛無比的筆法及音樂琴聲的輕快感。字意藉以筆勢彰顯:《琴》的墨跡跨越畫面兩邊,跟傳統書法背道而馳,蘊涵一股生機活力及大膽創新的無重感。同屬墨人會,森田子龍是最引人注目的成員,井上有一則較沉默寡言,兩人並肩作戰,而後者也在國際間聲名鵲起,與傑克森·波拉克、伊夫·克萊因、漢斯·哈同及皮耶·蘇拉奇等藝術家在聖保羅雙年展(一九五七年、一九五九年及一九六一年)和第二屆卡塞爾文獻展(一九五九年)展出。

雖然沒有以漢字為題,津高和一運用逐漸變深的柔和色彩及線條的創作仍能散發光采,詩意隱現,且筆風素樸。津高和一與森田子龍都曾是駐大阪藝術團體當代藝術研討會(或稱Genbi)的成員,前者運用歐洲油彩繪畫的作風與眾不同,將傳統書道技巧融入外來的藝術媒材。其畫法嚴謹周密,技巧精細,他一絲不苟地選取特定的畫筆描繪每一種線條,甚至巧妙地運用噴霧來製造獨特的有機形態。《反覆無常的神》(拍品編號625)展示津高和一別出心裁的書法線條,分別與一股律動張力中的粗線筆觸,以及混合柔色葉片形狀的清晰條紋產生回響。就津高和一的作品評論,詩人Yoshiaki Inui寫道「津高和一的作品像一首樂曲。樂曲賦予調子音色,而不是由調子組成。」這番言論跟漢字書法的哲學如出一轍,並為全球一體的抽象風格賦予新的意義及視角。

1 孟璐,《1945年後的日本藝術:向天空吶喊》,Harry N. Abrams Inc.,紐約,1994年,第129頁
2 出處同上,第131頁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