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

前川強
無題
一九六三年作
款識
Maekawa Tsuyoshi,前川強,1963(作品背面)
油畫及麻布拼貼於畫布 畫框
162.5 x 131 公分 ,64 x 51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大阪,Lads畫廊
美國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纏繞糾結
前川強

「每個人生來就是要在世界上、歷史上留下自己的痕跡。我認為,每位藝術家,都應該是天生的開拓者。」--前川強

前川強的代表性麻布編織美學粗獷豪放,氣勢磅礡,在本次上拍作品《無題》(拍品編號616)及《無題(A41)》(拍品編號617)中表露無遺。他的創新之舉很快地便贏得吉原治良的矚目及賞識,成為第二代具體派藝術家中的冉冉明星。此作法看似簡單將凸出的螺旋狀百褶編織粘合起來,製作彎曲的凸起和線條,從結構和形式上都讓人回想起古日本繩紋時代陶器上的紋路。隨後將彩色瓷漆潑灑在作品表面,由於麻布的紋理粗糙,作品顯現出原始的力量,同時也散發出莊嚴高雅的王者氣度。前川的作品處於抽象與具象、繪畫與雕塑之間,從中可以看到大自然的痕跡如樹枝、樹葉與水流,也有傳統文化符號如十字、豎列以及方格。」Yuling Wang寫道:「如果我們想像從空中以鳥瞰視角觀賞前川作品,麻布凸起就彷彿地形線、各種各樣的田野,(或是)納斯卡線和指紋一樣。」1

本次上拍兩件拍品分別作於一九六三及一九六五年,來自於藝術家具體派時期早期,並與一九六三年前川於具體派Pinocotheca舉辦的首個個展同期完筆。一九五九年前川尚未正式加入具體派,但已參與京都市美術館舉行的第八屆具體藝術展。吉原正是在那時被其作品深深打動,用前川自己的話來說,「一切都起源於那次展覽。」意大利藝術家亞伯特·布里將燒焦撕碎的布條放到畫布上,而前川強則採用切割、摺疊、縫紉等不同作法,將麻布本身的雕塑特質和表現潛力挖掘出來,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力量以及豐富流暢的結構。在他的藝術生涯中,前川從未放棄使用麻布,隨心所欲將之塑造成不同形態,開啟與觀者之間直接而毫不矯飾的視覺對話。

兩幅作品尺幅宏大,氣勢澎湃,迅猛鋒利的圓弧、潮汐般的線條與溝槽將材料自然天成的美感與質感表現得淋漓盡致,充滿韻律與能量,彷彿有永恆的生命力在其中搏動。藝術家效仿波洛克使用色彩的方式,將豐富厚重的大地色彩渲染、滴落或潑濺至畫布上,傾瀉出一片可以自由流動、延展並在畫布起伏凹凸之間滲透暈染的顏色。然而前川從不任由色彩蓋過畫面肌理與線條結構的風頭,而是讓其鞏固並強調麻布的靈活物質特性。前川的美學理念動人心魄、誘惑動人而又奇異怪誕,並非追求簡單柔潤的和諧,而是物質本身的生硬美感,為戰後日本藝術界的傳奇、真正的具體派精神譜寫一曲頌歌。

1 Yuling Wang,《前川強畫作:具體派及其他》,「前川強:能量勒取者」展覽圖錄,白石畫廊,2015年,第8頁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