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

鄭相和
無題
一九七六年作
款識
鄭相和,1976(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畫框
65.1 x 53 公分 ,25⅝ x 20⅞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思想之動態
鄭相和

「有些韓國當代藝術家希望在作品中呈現「思想的動態」,而非具象的表現,畫面隨之成為表達思想的空間。」
- 吳光洙

《無題》(拍品編號612)是鄭相和的七十年代作品,乃其難得一見的早年作品,不僅體現出他邁向「單色畫」藝術初期的發展,更奠定其以過程為主導的創作風格,別樹一幟。鄭相和於一九六〇年代末離開韓國,穿梭於日本和法國之間,找尋屬於自己的創作方式。他開始嘗試撕裂一塊塊顏料,任憑它們自然形成不同形態,表面看起來古舊脆弱,經歲月摧殘,每個被挖開的坑窪表面都猶如一段小小的私密歷史,發人深思。鄭相和早年未開始單色畫創作時,經常作如此畫般的凹形圓圈圖案,在視覺和精神層次都不乏來自禪宗和空靈概念的借鑒。如藝評家吳光洙所言,鄭相和在一九七〇年代的生活近乎「隱居,就像一位僧人,在離家很遠的偏僻山頭培養思想的專注力。」1

著名藝術家的早期作品往往已然透露出其後作品最為世所知的重要元素,此作也不例外。撕扯劃裂顏料的動作雖簡單但卻十分關鍵,預示了鄭相和後來重複性塗色和刮色的標誌性創作方式。其作品的創作過程非常繁複,仿佛在極有耐性地喚醒畫布表面,下意識地與其交流,顯然具有重造和重建的意味,足見藝術家的堅定決心,以及其對自我的塑造。鄭相和的藝術蘊含冥想般的自我實現過程,在看似平淡的作品中一點點展現出其豐富的內涵,沒有任何模仿和敘述元素,拋開一切張揚動作和情感慾望,呈現「創作」最樸實無華的本質。

鄭相和刻意令作品有種冷淡、客觀、中性的質感,從中可體會到他本人樸實的道德觀、大自然的靜謐莊嚴,以及觀者的寧和內省。無論是其早期作品還是後期的單色畫,畫面的纖細表層都帶有短暫脆弱之感,從而引發我們思考自己的短暫生命和世間所有瞬間即逝的事物。如 Lorand Hegyi 所寫,「看似中性的藝術品在觀者自我實現的過程中延續著其創造過程 […] 雖然藝術家作為創造者的角色留在了幕後,但他的精神與思想力無疑被彰顯 […][鄭相和]引領觀者走向他們內心的自己」。2

1
Chung Sang-hwa: Painting Archaeology, YON ART Printing, 2009年,第14頁
同上,第9頁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