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
603
前往
603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

喬治·馬修
LE RUISSEAU SOLITAIRE
一九九〇年作
款識
《Le Ruisseau Solitaire》(作品背面)
純酸樹脂畫布 畫框
80.9 x 100 公分 ,31⅞ x 39⅜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首爾,Blue畫廊(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此作品附設喬治·馬修委員會所發之保證書,編號為GM90008

相關資料

大師與他的舞台
喬治·馬修

「畫筆如劍,四處揮舞,他擠壓顏料管,來回跳躍奔跑,持續表演一小時的神聖舞蹈。不久之後,天空變得澄明,太陽從烏雲而出,金光燦爛,畫面豔麗,動人心魄,不可思議。路易十三駕臨巴黎!」
──喬治·馬修1

喬治·馬修於一九四八年致力推動美國及法國前衛藝術之間的首次交流,向法國觀者展示美國抽象藝術,並作為首批於戰後探索亞洲的歐洲知名當代藝術家之一,對東西方的藝術對話發揮重要角色。今井俊滿曾於一九五七年策劃旅程,馬修隨不定形藝術領袖米榭·塔皮耶到訪日本,並於歷史悠久的草月會館創作大型委託壁畫。在眾多觀眾面前,身穿戲服的馬修像進入癲狂狀態,動作敏捷,急速揮筆,全然融合繪畫、舞蹈與表演。馬修獨自留日當年曾公開創作二十一幅大型作品,包括一幅十五米的壁畫,全於短時間內完成。馬修早於數年前已在歐洲開展如此破舊革新的公眾表演,甚至比艾倫·卡普羅一九五七年的《偶發藝術》、伊夫·克萊因一九五八年的《人體測量學》及《活動畫筆》更早發表。另一方面,馬修的創作方式令人聯想到日本具體派的精髓,其中革新多元的行為表演實驗雖獨立發展,卻與馬修的創作如出一轍。一九五六年,具體派成員在《具體藝術宣言》中肯定喬治·馬修及傑克森·波拉克對他們的影響:「我 們對波拉克和馬修的作品充滿敬意。他們的作品展現事件本身的力量,是油彩和瓷漆的呼嘯。他們的作品在於運用反映個性的特定技巧糅合事物,準確來說,他們以強而有力的共生方式,將自身置於事物之中。」2

馬修的行為表演美學,呈現出韻律生動的強勁表現力,透過豪邁的書法動作創作而成,見證他提倡的「抒情抽象」歐洲藝術風格,與幾何抽象的嚴謹拘束對比強烈。《Le Ruisseau Solitaire》(拍品編號603)瀰漫歡欣燦爛的氣息,創作自馬修創作的全盛時期,充分反映隨性與速度的重要元素,同時展示其充分掌握構圖的自信與技巧。畫中紅、黑、白的主色調呼應藝術家早年常用的顏色,透過其獨特自創的斑點派畫法,直接將顏料擠到畫布,紅、白線條和諧交錯,內在力量優雅綻放,爆發速度與張力。細看畫幅右下中心的漆黑深處,偶然乍現一道深藍柔光,如同自然而成的即興舞蹈,平衡右幅中心堆疊的鮮紅色調,使整體構圖完美和諧。貝 爾納·馬卡迪曾寫道:「每次(馬修)作畫時,他與畫布間都會出現一種發自內心的對質,糅合武術、舞蹈甚至靈魂出竅。」3

或許馬修亦不知道,他糅合表演及繪畫的創作方式,有如東方水墨書畫自古講究的動勢筆法,同樣著重冥思細想的速度與直覺。談及行為表演對作品的角色,藝術家曾說:「即使我沒有清楚注意,這個創作過程如靈驗幻法,更見專注集中。由此匯聚的精髓成為決定性的要素,使馬修的創作尤顯獨特,不同於西方二千多年來的其他藝術類型。」4馬修以此總括他的創作:「技藝、修飾、對希臘傳統經典的倚重,統統都不復存在。張力、密度、未知和奧秘主宰了每一幅畫作。繪畫於史上第一次成為了一種表演,你可以目睹它的創作過程,就如即興表演一樣。」5

1 貝爾納·馬卡迪,〈自命不凡?我呢?〉,載於《泰特 Etc》,第18期,2010年1月
2 同上
3 同上
4 同上
5 Kristie Beaven,「表演藝術101:繪畫和表演藝術」,泰特現代美術館博客,2012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