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

山口長男

一九七九年作
款識
《撒》,一九七九年,山口長男(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油畫木板 畫框
60.6 x 91.5 公分 ,23⅞ x 36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東京,手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此作品附設山口長男作品登錄會所發之保證書

色彩

「我的創作題材總與宇宙相關。人類、動物、植物、林木、泥土、石頭以及其他存在的事物,盡皆包羅於宇宙生命之中。」──山口長男1

《撒》(拍品編號719)展現浩瀚宇宙的靜謐之境,在茫茫紅褐背景下,細小黑洞如點點星光散佈空中。山口以紅褐色調象徵故鄉韓國的土壤,與同樣標誌性的赭黃色調,代表著大地的顏色,亦與其個性特質關聯密切。山口在戰後時期廣以黑色背景以及這兩種顏色創作,締造獨特的單色抽象風格。

山口的色彩理念在兩方面與紐約色域繪畫藝術家的方式不同。首先,他的顏料塗層如雕塑般具有形觸感,與平面色域繪畫迥然不同。其次,對色域繪畫藝術家而言,色彩從形態及客觀條件釋放而出,獨立成為主題。而山口的色彩自始至終仍與主題、物象、媒介及形態密不可分。他的單色創作深植於世界之中,以大地的土壤作畫,塑造現實的基本元素,給予自然精髓的滋養,由此不難發現,縱然他的抽象藝術色彩及形態嚴謹,卻又異常豐沛,靜穆安寧,與皮耶·蒙德里安的素淨造型及馬克·羅斯科的悲情格調對比強烈。

山口的單色美學孤獨而頑強,在當時流行歐洲不定形藝術及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的姿態創作風潮下,他的個人風格尤見與眾不同。當時不少曾留學海外的的亞洲藝術家,大多在創作中融入各家各派的既有風格,山口則忠於自己的創作視野。重返亞洲後,他一直居於韓國,至戰後移居日本,期間啟迪無數日韓藝術學生,更提攜多位亞洲前衛藝術先鋒,經常為他們提供資金援助及藝術指導。

李禹煥便是其中一位山口栽培的學生,作為「物派」及「單色畫」的思想倡導者,曾公開表揚山口對其創作的影響。山口更與同以單色風格見稱韓國抽象藝術先鋒金煥基亦師亦友,在他艱難時給予畫筆、油彩和畫布。山口獨力引領七十年代亞洲單色畫家的嶄新浪潮,別具觸感的單色畫面,充分反映他強調的物質、自然以及創作過程。

1 《山口長男堀内正和展》,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1980,243頁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