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

山口長男
重複
一九五八年作
款識
《重複》,一九五八年,山口長男(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油畫木板 畫框
24 x 33 公分 ,9½ x 13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此作品附設山口長男作品登錄會所發之保證書

結構

「我選擇簡單基本的形態,直接表達簡明清晰的現實。」──山口長男1

《重複》(拍品編號717)展現質樸的幾何結構,萃集山口的創作精髓,其標誌獨特,遠處一看便能辨識。本作靜謐沉穩,深具建築風格,如同創造支撐皮膚、形體與肌肉的骨幹,足證山口對畫作結構的堅持。他在學生時期曾以模特兒作畫,對複製身體表面細節不感興趣,喜以掌握並表達當中的象徵。山口其後前赴巴黎,每週探訪俄籍法國雕塑家奧西普·薩金的工作室,嘗試創作雕塑,對他的畫作帶來重要啟發。

山口後來以「平面雕塑」形容其作,將立體物件轉移至平面空間。2卡茲米爾·馬列維奇的至上主義畫作同樣以平面著稱,描繪簡約的幾何形態,相較下山口的構圖具備有形的密度、質量和觸感。這種觸感更是其不可或缺的創作元素,他曾說:「我愈來愈重視事物真實或有形的存在與觸感。透過親身觸碰,肯定事物確實存在,繼而研究當中各種構造,換句話說,便是以科學方式切入主題。」3

這種科學化的創作方向,建構自人與世界的接觸,與馬列維奇以自我出發、與外在事物毫無關係的藝術截然不同。山口的抽象形態演變自人類、動物、植物、世界,以至全宇宙,匯集箇中精髓。他不以任何形式表現或敘述,全無任何符號標示,如同世上最早出現的甲骨文,以圖象或「記錄」呈現世界無形的核心本質。如此看來,他的作品如同皮耶·蘇拉吉的幾何單色畫,當中非表意的純粹美學令人聯想到東方文字,蘇拉吉更曾表示:「有一天,我發現,我的作品與中文字有些相似。」4

1 《山口長男堀内正和展》,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1980,242頁

2 Joseph Love, exh. cat.《山口長男展》, Minami Gallery, 東京,1975

3 見1,19頁

4 Françoise JAUNIN, "Noir lumière", 皮耶·蘇拉吉訪問, Lausanne, éditions La Bibliothèque des arts, 2002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