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

山口長男
趺坐
一九六六年
款識
《趺坐》,一九六六年,山口長男(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油畫木板 畫框
70.8 x 117 公分 ,27⅞ x 46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東京,手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此作品附設山口長男作品登錄會所發之保證書

線條

「經過漫長歲月,重重困難纏繞模糊……我冒險嘗試某些事物,勉強移動前行,盡最後之力得以喘息。」──山口長男1

六十年代末以來,山口所創的形態不斷擴展,演變成巨大長方形,逐漸填滿整個畫面。縱然畫中色彩均勻單一,各個色塊卻具備獨特的個性與魅力。《趺坐》(拍品編號707)一作中,左下長方形的象限角切入兩條直角線條,旁邊繪有「切線」底角。紅色長方形看來「微傾」、「下墜」,優美地向右方「安置」,然而構圖並非傾側不均,卻洋溢耐人尋味的重力和平衡感。

《趺坐》僅以兩條短小幼細、精心置放的黑色線條,充分體現山口在線條及構圖創作上的澎湃力量。他在同一作品接連表現「下墜」與「安置」的感覺。皮耶·蒙德里安或巴內特·紐曼的色域繪畫中亦可見相似的勾畫方式,工整一致的線條,或如紐曼所稱的「拉鍊」,純粹在平面上再劃分平面,與山口從自然切入線條帶來的動勢與重力截然不同。

如此奇妙讚嘆的創作成就,源自山口的美學核心理念。他曾寫道:「對我而言,領悟不僅來自知識才智,更從全身上下而來。這才是真正的學問。」2 從《趺坐》可見,山口的創作的確喚起形體的理解和體驗,先繃緊張力(傾斜的「下墜」),後放鬆釋放(形態的「安置」)。藝術家曾說:「我冒險嘗試某些事物,勉強移動前行,盡最後之力得以喘息。」

《黑線》,《畫》及《垂》(拍品編號705, 710 722)同樣展示簡約線條的力量,從畫中觸感可見一斑。山口的線條纖細卻強韌,猶如清空下的椏枝,其創作過程艱辛無比,與盧齊歐·封塔納《actual slashes》中的下刀迅速、果斷釋放的割痕對比強烈。封塔納的穿孔畫幅,山口的刻劃創作,同樣展現清晰可見的純粹表面。然而山口之作表達一種全然不同的釋放,如緩緩氣息,如精雕細琢,又如樹木孕育生長。

1 《山口長男堀内正和展》,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1980,20頁

2 見1,19頁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