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

山口長男
玻璃
一九三三年作
款識
1933,《玻璃》(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畫框
53 x 71 公分 ,20⅞ x 2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此作品附設山口長男作品登錄會所發之保證書

抽象

「我既是指揮,獨立於畫中具體表達的元素;我亦是工匠,全然投入創作過程之中。」──山口長男1

《玻璃》(拍品編號703)作於1933年,為戰後碩果僅存的罕有傑作,創自山口發展抽象藝術的首要關鍵階段。作品中的色塊與粗黑的起伏部分並置,從紋理、深度與節奏展現的和諧質感,既淡雅樸素,卻又鮮明強烈。這種美學與克里夫·斯蒂於四十年代末、約十多年後創作的首批色彩繪畫如出一轍。另一方面,從馬克·羅斯科四十年代中期的轉型作品可見,羅斯科亦如山口的創作一樣,開始以潑灑的混搭色彩,逐漸演變成大型色域。

《玻璃》的色彩與顏料塗層飽和,為山口的後期代表作奠下基礎風格。而本作則從風景畫演變而來,其為藝術家多年來在學院以外研究及繪畫的作品類型。2 他的早期作品留下野獸派的線索,其後他尋求獨特的個人方式,以線條、色彩及紋理喚起無形的精要本質與共鳴迴響,並不單單展示表像上的抽象形態。與其說山口的抽象作品「模仿」現實,他更如同「建構」現實。Joseph Love發現,山口的抽象作品「並非複製風景細節,而是塑造風景,建構風景的形態與特質。」3

《玻璃》於1933年創作,山口當時剛從巴黎回到首爾,每年參展日本戰前重要前衛藝術團體「二科會」的年度展覽,其後更與幾位藝術家共同創立更進取的「九室會」,當中成員包括戰後具體派創立人吉原治良以及斎藤義重,其學生後來更是物派運動的始創先鋒。山口的創作事業、意義深遠的藝術傳奇,正值藝術氣氛如此熱烈的戰前日本誕生。

1 《山口長男堀内正和展》,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1980,243頁

2 Joseph Love, exh. cat.《山口長男展》, Minami Gallery, 東京,1975

3 見2

山口長男:單色誌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