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25
  • 25

明成化 青花瓜瓞綿綿紋宮盌《大明成化年製》款

估價
50,000,000 - 70,000,000 HKD
已售出
64,60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大明成化年製》款
  • porcelain
  • 15.4公分,6 1/8 英寸
exquisitely potted with smooth rounded sides, gracefully rising from a tapered foot to a slightly flared rim, finely painted in muted washes of cobalt-blue accented with sharp outlines of a deeper hue, the exterior with three large clusters of plump ripe melon vine, all differently rendered with seven or eight fruits, the thin curling tendrils counterbalanced by the thick broad leaves, framed by double-line borders at the rim and foot, the interior left undecorated, thinly veiled overall in a most sensual unctuous glaze, the base inscribed with a six-character reign mark within a double circle

來源

H.R.N. Norton (卒 1961/62年) 收藏 ,至1936年
Bluett & Sons Ltd,倫敦,1936年 (£35)
Victor Rienaecker收藏, 1936至1937年 (£52:10)
Bluett & Sons Ltd,倫敦,1937年 (£52:10)
豪活派傑(1866-1945年)收藏,1937至1945年(£52:10)
Bluett & Sons Ltd,倫敦,1945年 (£30)
Herschel V. Johnson(1894-1966年)收藏,1945至1967年(£52:10)
倫敦蘇富比1967年2月21日,編號38 (£5000)
Bluett & Sons Ltd,倫敦,1967 (£5000)
羅傑琵金頓(1928-69年)收藏,自1967年(£5000)

出版

Adrian Joseph,《Ming Porcelains: Their Origins and Development》,London,1971年,封面及編號 38

拍品資料及來源

派傑宮盌
康蕊君

成化(1465-87年)御窰燒製之宮盌,嫻雅秀麗,質臻至美,古往今來,無可望其項背。青花瓷以成化宮盌最具代表性,而成化瓷亦為中國御瓷最為珍罕的逸品。成化瓷以宮盌及雞缸盃最為人熟知,於中國瓷器歷史上雖曇花一現,但卻流芳百世。無論博物館及私人收藏,或引收藏宮盌為傲,或夢寐求之。繪瓜瓞紋之宮盌,傳世僅只十二件,本品正屬其一,而同類宮盌,多繪十六瓜果,而本品則瓜果繁多,共繪二十二件,瓜瓞延綿,且紋飾獨特,誠為珍品。

宮盌,乃青花瓷盌,應為宮廷食具,僅製於1480年代,前後共十年。宮盌瓷質上乘,造工精細,後人難及,兼且比例觸覺美感皆無可比擬,紋飾設計含蓄雋秀,筆法寫意,構圖巧妙,引人入勝。

據朱湯生錄,成化珍瓷,無論紋飾風格,仍屬私人收藏者僅二十餘件,見《The Emperor's Broken China: Reconstructing Chenghua Porcelain》,蘇富比,1995年,頁116-29)。除傳世珍品難得外,殘片亦同樣罕見。成化一朝,品質控制極其嚴謹,較明代各朝更甚,然而江西景德鎮御窰出土成化殘片卻甚為鮮見,未及宣德年(1426-35年)地層出土之一半,而宣德帝祚卻遠較成化年為短。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成化瓷器最多,出自清宮舊藏,然而該院並無與本品相近之例,北京故宮博物院及中國其他博物館亦無收藏近例。

成化瓷器,別樹一格,獨特於明代各時期,風格成形於成化朝最後十年。在此之前,成化瓷器大多仿效宣德年製瓷風格。學者大致認為,成化朝出現之新風,主要由萬貴妃(1430-1487年)主導。萬貴妃,較成化帝年長十七,對其影響甚深。此時期所製瓷器品質要求極高,御窰廠耗費龐大,朝廷負擔沉重,1482年,有重臣上書勸說憲宗停止派遣太監至饒州景德鎮監工,後再有朝臣上書勸止燒造瓷器,終止於1486年。

成化御窰瓷器,由朝廷嚴格監管製作。多種瓷盌器型,發展於宣德年間,然而宮盌之形,乃後期創製,曾設計十一款宮盌,其中十款繪花卉紋飾,僅有一款繪果紋。成化瓷器,乍看或似樸實無華,經仔細鑑賞,方顯雅韻,宮盌亦然。此類器並非供遠觀炫示,而應靜心觀賞,方能體會瓷匠之臻藝,瓷質之上乘,觸感之溫潤,白瓷青花之雋秀,及紋飾獨特設計之精妙。

成化紋飾,筆法獨特。御瓷紋飾以精確為典型,成化瓷器則筆法靈動寫意,不為成規所困。如本品之宮盌,盌身瓜瓞紋應均分三組,每組構圖有別,分別繪六、六及四個瓜果,本盌乃唯一例外,三組瓜瓞紋各掛八、七、七只瓜果,然而瓜瓞分佈精巧,乍看之下,各組紋飾似乎構圖相同,整體比例勻稱,和諧一致。宮盌紋飾大致分兩款,繪纏枝秋葵、梔子花及百合紋,錄於朱湯生,出處同上,頁119,編號B 24/25, 26/27 and 28/29,唯無記載如本品之瓜瓞紋宮盌(B31)。

連本盌在內,現知共有十二件瓜瓞紋宮盌傳世,包括一殘片重組例,出土自景德鎮明代御窰遺址,曾展於《成窰遺珍:景德鎮珠山出土成化官窰瓷器》,徐氏藝術館,香港,1993年,編號C82。

大維德爵士舊藏一對瓜瓞紋宮盌例,其一現仍屬此收藏,現存於倫敦大英博物館,同館另藏一例,出自Seligman收藏;前者載於康蕊君及霍吉淑,《大英博物館大維德爵士藏中國陶瓷精選》,倫敦,2009年,編號36,頁72左;後者載於霍吉淑,《Ming Ceramics in the British Museum》,倫敦,2001年,圖版6: 3。大維德爵士舊藏對盌之二載於《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倫敦,1935-36年,編號1493,售於倫敦蘇富比1968年10月15日,編號97,後入安宅氏名藏,現為大阪東洋陶磁美術館藏,見《東洋陶磁の展開》,大阪,1999年,圖版47。

比較一盌例,出自瑞典斯德哥爾摩東亞博物館 Nora Lundgren 收藏,曾展於《Mostra d’Arte Cinese/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道奇宮,威尼斯,1954年,編號656;另一例出自 Frederick M. Mayer 收藏,售於倫敦佳士得1974年6月24日,編號98。現為天民樓收藏,載於《天民樓藏瓷》,香港藝術館,香港,1987年,編號31;Charles Russell 亦曾收藏一例,售於倫敦蘇富比1935年6月6日,編號83,後易手於香港蘇富比1994年11月1日,編號40,載於 R.L. Hobson、Bernard Rackham 及 William King,《Chinese Ceramics in Private Collections》,倫敦,1931年,圖314,以及《香港蘇富比三十週年》,香港,2003年,圖版245;現為區百齡珍藏,曾展於《100 Masterpieces of Imperial 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Au Bak Ling Collection》,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倫敦,1998年。

L.F. Hay 少校收藏一盌例,售於倫敦蘇富比1939年6月16日,編號101;另一例出自R.H.R. Palmer及羅桂祥收藏,圖見 Soame Jenyns,《Ming Pottery and Porcelain》,倫敦, 1953年,圖版63 A,售於倫敦佳士得1982年6月14日,編號79,現藏於茶具文物館 ,香港,圖見《出藍寶色浮:羅桂祥基金捐贈中國陶瓷》,茶具文物館,香港,1995年,編號24;一例出自徐展堂收藏,《徐氏藝術館》,香港,1991年,圖版73,曾於香港佳士得1990年10月8日,編號424;另一例先後 由北京 Zie Soey Koo、R. Wemyss Honeyman、Leandro 及 Cecilia Locsin 以及玫茵堂收藏,圖見康蕊君,《玫茵堂中國陶瓷》,倫敦,1994-2010年,卷2,編號677,與另一例成對售於珀斯 Thomas Love & Sons Ltd,1970年2月24日,後單獨售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7日,編號56。

本盌曾屬F. Howard Paget (1886-1945年)收藏,Paget 為英國德比市 Old Crown Derby China Works(即 King Street Factory,營運於1849至1935年)最後一位主人,自1923年起開始收藏,收羅250多件中式瓷器珍品, 直至辭世為止,藏品主要得自倫敦Bluett & Sons。1936年,其父離世,作坊亦告閉業,Paget 贈予倫敦大英博物館近150件西方瓷器,其中以英國瓷器為主,並捐贈位於斯塔福德之十八世紀家族大宅 Elford 予伯明瀚市政府作公共用途(圖一)。1945年,Paget 贈予倫敦大英博物館19件明代珍瓷,其餘在其身後重歸 Bluett & Sons 所有。

Bluett & Sons 後將本盌售予美國外交家 Herschel Vespasian Johnson(1894-1966年),Johnson 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美國代表,亦為1860年美國大選副總統提名人Herschel Vespasian Johnson(1812-1880年,喬治亞州莊遜郡即以其命名)之後裔。其中國瓷器收藏部份捐予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 Mint Museum。本品曾售於蘇富比,後再度為 Bluett & Sons 購得。本盌收藏於一琥珀色中式錦匣,與仇焱之為曾接觸之藝術品特製之匣相同,故本品或曾屬仇氏典藏。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