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09
  • 1009

谷文達

估價
2,000,000 - 3,000,000 HKD
已售出
招標截止

描述

  • Gu Wenda
  • 感嘆字與被捆綁的人體器官系列:哈哈哈(三聯作)
  • 款識
    《哈哈哈》,Gu Wenda,12.20.86
  • 油畫畫布
一九八六年作

來源

三藩市,Hatley Martin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拍品資料及來源

文字作為載體的跨文化挑戰
谷文達

谷文達在八五新潮成為中國前衛藝術家的重要一員,同時亦是國畫大師陸儼少的弟子,有著藝術家中少見扎實的傳統美術根基。他從中國傳統美學出發,卻又掙破固有珈鎖,無論在中國或海外,谷文達都是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早在八十年代,谷文達就被評價為是極具「破壞力」的藝術家,「破壞力」體現在他的「不斷向東西方靠攏,又不斷向東西方挑戰」,同時又在「不斷反叛自己」。一九八六年的《感歎字與被捆綁的人體器官系列︰哈哈哈》少有屬藝術家的油畫創作,以攝人的書法筆觸為載體,賦予文字情感的表達能力,過去多年一直鮮有曝光,是當年藝術家準備參加瑞士洛桑壁掛雙年展的作品,屬谷文達於一九八七年遠赴美洲前的重要創作。

谷文達一九五五年生於上海,一九七九年,文革後的浙江美術學院第一次招收國畫系研究生,谷文達直接從上海工藝美術學校考入浙江美院,師從山水畫大家陸儼少。一九八六年六月,谷文達於西安美術家畫廊展出了他早期仍在中國中最重要的個人展覽,展示了他的〈文字系列〉:「谷文達強烈的反叛精神也表現為對自我的反叛,排筆刷寫的正、反、錯、漏等標語字和朱紅的圈、叉符號混入書法和繪畫,是這次展覽最具自我反叛精神的因素。」 在這個展覽當中谷文達的藝術實驗已經遠遠走出平面,開始出現行為與裝置藝術的成分。從同年九月開始,應浙江美院萬曼壁掛工作室的邀請,谷文達開始製作一系列準備參加瑞士洛桑壁掛雙年展的作品。這個系列被命名為《感歎字典被捆綁的人體器官》,感歎字有「哈!哈!哈!」、「吧!吧!吧!」、「嘿!嘿!嘿!」、「谷!谷!谷!」等。谷文達用黑體字將它們寫在油畫布上,紅色的抽象人體器官與這些字體纏繞勾連在一起,似乎畫面當中的每個文字都在被撕扯、被解構,本來就語焉不詳的感歎字與日常的語言經驗更加錯位。

文字是谷文達創作中最為重要的載體,但對藝術家而言,文字並非單純的中國符號,他曾說:「一個中國藝術家僅僅運用中國符號作為投機策略,永遠不可能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成功和認可,只有包容了中國和西方共同的當代問題,才有可能同時挑戰中國也挑戰西方。」2 谷文無數次地證明,中國的個體藝術家運用來自中國的文化符號,也可以在世界文化當中具有普適性,並在其他族群當中產生影響——這便是谷文達不斷超越文化藩籬的目標所在。


1 劉驍純:《谷文達首次個人展簡記》,發表於《中國美術報》,1986年第31期

2 黃專:《文化翻譯與文化誤讀:黃專與谷文達對話錄》,發表於《美術研究》,2006年第1期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