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01
  • 1001

森田子龍

估價
150,000 - 250,000 HKD
已售出
招標截止

描述

  • Morita Shiryu
  • 款識
    《亀 KAME》,1965,森田子龍(於標籤上簽署並貼於作品背面)
  • 水墨紙本及漆木板 畫框
一九六五年作

來源

私人收藏(直接得自藝術家)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日本,東京,Arcenciel畫廊〈墨人會會員展〉一九六五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三十日

出版

〈Sho: Art in Brush Writing - Shiryū〉(日本,東京,墨美社,一九七〇年)
〈自選作品-子龍〉(日本,東京,墨美社,一九七一年),37至38頁
〈森田子龍生誕百年 墨人六十年-想起・森田子龍〉(日本,京都,墨人會,二〇一二年),232頁

拍品資料及來源

漢字的呼吸與生命
森田子龍及井上有一

「所寫者亦乃書寫者;形式,非由造形而成,而乃自無形而生。」
久松真一1

日本書道的歷史始於古代日本旅者從中國引入漢字系統,自此以後,漢字被內化吸收為日文的一部份,經歷種種變化,過程令人驚嘆:那是與書寫動作一種直覺性的拉鋸與妥協,用者逐漸掌握發揮日本文字原有的內蘊。日本戰後重建時期,前衛日本書法家回歸漢字之根源,重新省思:藝術家將書寫與文字、形式與涵義之間難以捉摸而又歷久常新的關係解構,從而為漢字的神聖傳統注入全新生命和澎湃活力 – 這種力量融合了西方抽象表現主義的激進反叛因子,同時堅守遠東傳統的精神基礎與思想神韻。

在這群書法家中,「墨人會」可謂日本戰後最重要的一個藝術團體,於一九五二年由五名位於京都的書法家聯合創立,潛移默化影響深遠,最終孕育出對於「自發姿態」的追求與崇拜,即為之後的歐美行動繪畫 。2 在森田子龍的領導下,墨人會與西方藝術界廣作思想及藝術交流,雙方均獲益良多:墨人會的書道革命,因為各種理論及創作而更為豐富,與此同時,西方藝術家也在日本書道當中尋找姿態抽象繪畫的國際語彙。

森田子龍持續不倦地推廣倡導,與其創立擔任編輯的藝術文化期刊《墨美》相輔相成。《墨美》創刊於一九五一年,首期以弗朗茨·克萊恩作品為封面,並刊載克萊恩溫暖人心的來函。創刊以後,期刊逐漸發展成為東西藝術討論的平台,提升墨人會的國際知名度,著名藝術家如野口勇、馬克·羅斯科及馬克·托比等紛紛在此刊中亮相。一九五四年,紐約現代美術博物館呈獻重要展覽「抽象日本書道」(Abstract Japanese Calligraphy),標誌著日本前衛書道在國際藝術舞台上正式登場。

森田子龍是墨人會最知名的成員,而井上有一則低調隱世,在戰後時期亦迅速在國際間獲得稱譽。二人的作品在一九五七、一九五九及一九六七聖保羅雙年展以及一九五九年卡塞爾《文獻展II》與傑克森·波拉克、伊夫·克萊因、漢斯·哈同及皮耶‧蘇拉吉等名家同時亮相,以規模宏大、筆勢猶勁的一字書道作品ichijisho 震撼觀者,藝術家將紙或木板置於地上,以巨型毛筆書成。刻意與主流美學和語彙保持距離,作畫時心無雜念,透過全身貫注內在精神。他們的畫作達致身、心、筆合一的極高冥想境界,以磅礡勢態及深刻情感挑戰觀者。

井上有一曾言道:「從當代眼光看來,大型的單字書道作品可以是書道的重新發現。當一個單字獨立出現於畫中,漢字的姿態、表意及結構本質就更表現無遺。」 3《香》(拍品編號一〇〇六)的字形刻意地非對稱佈局,反而在畫面的右側徘徊,反叛傳統書道規則,營造輕靈脫俗的效果,更能表現這個單字的精髓。字體恢宏,筆劃之間卻隱藏震顫、川流綿密,表現香氣氤氳的輕靈飄逸,水墨呼吸於紙上,彷如隨時破畫而出,飄蕩而去。

井上有一鍾情楷書,森田子龍則筆意揮灑,徘徊於抽象渦旋之中。《龜》(拍品編號一〇〇一)自有呼吸生命,蘊藏書道氣韻生動、寫意自如的重要特色。森田子龍本人有如此說法:「揮筆書寫時,生命本身的情感和節奏亦隨之浮現,躍然上紙[…]生命的節奏,即藝術家本身的全部以及作畫時的個人世界,亦化為毛筆動態,隨之成形、組成空間,字面的意思僅屬承載工具而已。」4 本畫以漆及墨作於木板而非紙上,保留傳統亞洲書法 的美學神韻與一絲不苟,同時深蘊當代感與國際性,盡展森田子龍對這種媒材運用自如,造詣高深。

1 久松真一,《禪與美術》,trans. Gishin Tokiwa,講談社,東京,1983年,第69頁。久松真一是學者,亦為哲人,於一九五二年與森田子龍及井上有一聯合創辦極具影響力的前衛書道社「墨人會」,其作品經常出現於該會藝術文化期刊《墨美》。

2 亞歷山德拉·門羅,《1945年後的日本藝術:仰天長嘯》,Harry N. Abrams Inc.,紐約,1994年,第132頁

3 秋元雄史,《井上有一 1955-1985》,一般財團法人世界紙文化遺產支援財團紙守,東京, 2016年,第25頁

4 參考3,第25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