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537
  • 537

何懷碩

估價
60,000 - 100,000 HKD
已售出
招標截止

描述

  • He Huaishuo (Ho Huai-shuo)
  • 薄暮
  • 設色紙本 立軸
  • 一九七〇年作
款識:何懷碩,一九七〇年。
鈐印:「碩」、「多餘生」。

來源

直接購自藝術家
香港,Umbrella
香港,樂山堂

拍品資料及來源

何懷碩在台灣以當代藝評及文人水墨作品備受尊崇。此次拍賣囊括何氏各時期佳作,以水墨的視覺饗宴,一窺其藝術生涯之歷程。何懷碩的藝術世界裡,充滿對時代及人生的無奈,年少離家,漂泊異鄉,對他而言,現實生活已無美好期盼,虛無而迥異的境界方能療傷。70年代初,何懷碩出版藝術論《苦澀的美感》,苦澀一詞,「苦」可視為內心傷痛,「澀」可譯為抽象隱晦,為他此生的藝術定調。如《江千秋樹》(拍品編號536中枯幹殘枝所營造的慘淡憂鬱之境;亦如《薄暮》(拍品編號537中密林阻隔遙不可及的村落所呈現的蕭索之感。在造此「苦澀」之境時,何氏往往拒絕妥協,在反復掙扎與奮力抵抗中力求完美的構圖與意境。

何氏早期作品中常以強烈水墨對比及構圖賦予畫面戲劇張力與視覺衝擊,以此逐漸奠定其成熟畫風。70年代開始,何氏專注於以盤根交錯的粗壯樹幹為主題,與緩緩流動的長河及形單影隻的人物形成對比,突顯厚重之感。其《吾土吾民》系列(拍品編號534描繪一行離家遷徙之人,行進於樹蔭遮蔽的河畔,遙遠的故鄉已漸漸遠離視線,遠方的石橋更添一抹複雜沉重之感,提示著故鄉的遠去與時光的流逝。

月夜亦為何懷碩所鍾愛的題材之一,呈現靜謐月光下大自然的神秘與律動,如《忘月之夜》(拍品編號547中月光投射於幽密樹林之中,朦朧光影對比之下的奇幻畫面。受其歐洲遊歷的啟發,何氏於畫中加入新的題材與元素,如飛花藤蔓及鄉村建築。《藤廬》(拍品編號569即為代表作之一,以自由揮灑的筆觸捕捉藤蔓旺盛不拘的生命力,淋漓盡致,韻律橫生。此法於80年代漸成,並曾有「波洛克之法變為水墨」之譽,然何氏曾言「創此法心中並無波氏」。1 何懷碩雖贊同西方以藝術捕捉時代精神與反應個人內心世界的特色,但反對盲目地全盤西化。正如其《初昇》與《陶詩造景》(拍品編號502548中所見,何氏將西方特色自由吸收運用,並揉合東方的寫意及多元視角,形成其獨特的藝術風格與繪畫技法。

生活中的不斷掙扎與奮鬥,令何氏作品中蘊含審美矛盾及學養深度,給觀者以反思當世實況的啟迪。90年代起,何懷碩開始創作以人物為主題的畫作,如女體、達摩(拍品編號535等。這一時期的何氏注重以夢幻的提示來探測生命存在的真實及世界的真相;2 並曾言藝術家必然要「以我們的中國精神本質準確審視現代世界。透過繪畫這種藝術表達方式,我得以經歷並反思當代生活以至今日世界」。何懷碩以慎密的卓著識見深入作品,以展現個體深層的人文精神,這也反映在其藝術文化作品中。

1 何懷碩,〈疏雨長流〉題辭,見前述出處,彩圖16
2 前述出處,第135至136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