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31
  • 1031

陳澄波

估價
10,000,000 - 15,000,000 HKD
已售出
12,08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Chen Cheng-Po (Chen Chengbo)
  • 西湖泛舟
  • 一九二八年作

  • 油畫畫布
  • 80.5 by 130 cm.; 31 3/4 by 51 1/8 in.
款識
陳澄波, 1928
西湖泛舟, 1928, 陳澄波(作品背面)

來源

藝術家家屬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杭州〈陳澄波西子湖紀念展〉一九二八年
嘉義, 嘉義市立文化中心〈陳澄波.嘉義人-百年紀念展〉一九九四年, 29頁
台北,尊彩藝術中心〈藏寶圖 肆 陳澄波作品展〉二〇〇五年,45頁
台北, 尊彩藝術中心〈璀璨世紀—陳澄波、廖繼春雙個展〉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四日至二十六日,7、63頁
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行過江南-陳澄波藝術探索歷程〉二〇一二年二月十二日至五月十三日,77頁
台北,尊彩藝術中心〈陳澄波—彩筆江河〉二〇一二年五月十二日至七月八日,109頁
台南,新營文化中心、台南文化中心、鄭成功文物館、國立台灣文學館〈澄海波瀾〉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八日至三月三十日,260頁

出版

〈台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台灣,台北,藝術家出版社出版,一九九二年),68 、211頁
〈油彩.熱情.陳澄波〉(台灣,台北, 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一九九八年), 61頁
〈我是油彩的化身(原創音樂劇)〉(台灣,嘉義, 嘉義市政府出版, 二〇一二年), 137頁
〈表現出時代的Something—陳澄波繪畫考〉(台灣,台北, 典藏藝術出版, 二〇一二年), 129頁
〈藏鋒〉(台灣,嘉義, 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二〇一四年), 102頁
〈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中國,上海, 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二〇一四年),16、117頁

拍品資料及來源

澄明悠揚 瀲灩如織
陳澄波博物館級巨作西湖泛舟聚獻

在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陳澄波是一個獨特而重要的存在。他的出生和成長於日據時期的台灣,在日本進行西洋畫的學習和深造,作品曾多次入選日本官方舉辦的權威展覽,畢業後前往上海,在多所教育機構任職,並積極參與現代藝術社團的活動。中日戰爭爆發後返回台灣,組建藝術社團,不斷進行藝術創作,對台灣現代美術的發展舉足輕重,是教皇級的重要藝術家…其上海居留期間的創作和活動,是對上海近現代美術史個案的有力補充。
──上海中華藝術宮館長施大畏

這是2014年上海中華藝術宮舉辦陳澄波盛大的回顧展時,該館館長所言,簡單的幾句話,點明了陳澄波在中國近現代藝術史上的地位,他稱其為「教皇級的重要藝術家」,其實並不為過。而陳澄波與中國美術界深厚連結的歷史,可追溯到上個世紀的二十年代。

驚豔中國

1920年代初期的上海,洋溢著不同的藝術氛圍與追求,相對於北京中央美院校長徐悲鴻所提倡的以西洋的寫實之法,來改革中國繪畫,上海的藝術環境展現開闊與自由的氣息。該地以新華美術專科學校為首,廣納人才,認為繪畫並非一味地追求「皮相的寫實」,與西方透視與解剖學,藝術應展現自我獨特的觀點、潑辣的生命力與民族的性格,企圖開拓繪畫的一股清流,推展「新派」藝術運動。當時該校延攬許多傑出的藝術家到校任教,除陳抱一、汪亞塵外,1929年,該校禮聘在日本留學期間曾兩度獲得權威「帝國美術展覽會」大獎的陳澄波到上海任職,擔任該校西畫系主任,帶給學生新的觀念與藝術的激盪。陳澄波在5年客居上海期間,除致力教學外,並活躍於該地的藝術圈,如其曾與龐薰琹共同籌畫「決瀾社」的發起,並透過建構「藝苑繪畫研究所」,頻繁地舉辦藝術的交流展覽,也曾擔任「全國美術展覽會」的審查委員,對中國現代藝術的發展有不容忽視的貢獻。

然而,若探究陳澄波與中國現代美術的淵源,1929年的上海之行,並非是他第一次到中國。在受邀到新華美專任職的前一年,還在就讀東京大學美術學校研究科的陳澄波,便曾至杭州西湖與上海遊歷,該次的行旅,他感受到中國波瀾壯闊的風景是如此的不同,懷著壯志雄心,以天地自然為寫生的畫室,畫下了一系列的作品。當地畫友特地於大會堂幫他舉辦了「陳澄波西子湖紀念展」,歡迎這極富才華的青年藝術家的拜訪。是次上拍的《西湖泛舟》,即完成於這樣的背景,作品首次的公開亮相,便引起杭州與上海藝術圈的注目,埋下了邀請他日後赴上海任教的伏筆。作為藝術家與中國美術界的第一次正式的觸接點,《西湖泛舟》所扮演的重要性與獨特的歷史意義,不喻自言。

自信揮灑:壯闊的世界, 春日的溫暖氣息

從很小的時候起,就時常抱著要做大事的願望,只有在那樣的心情下,心裡才有真正的溫暖和滿足。
──陳澄波

陳澄波自小家境並不富裕,其母親早逝,由祖母撫養長大的他,未曾自怨自艾,藝術一直是他心靈的寄託,做大事與成為一個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一直是他內心的渴望,也因此他能在1924年不顧經濟與外在環境毅然決然地在赴日,考入第一流的東京大學美術系。根據其東大同學廖繼春的回憶,他說陳澄波剛入東京美術學校時,來自異地的他,外表又黑又瘦,常常被人看不起,但他不懈地專心致力於創作,並不恥於向多方請教學習,在1926年其以作品《嘉義街外》入選帝展後,同學們對他的態度也有了戲劇性的改變,從那一刻起,人人都稱他「先生」,不再喊他「陳君」。陳澄波也一次次地從創作中建立自信。

1928年創作《西湖泛舟》時,他已從東大畢業,是他以優異的成績申請入該校美術研究科就讀的最終年,時因機緣拜訪中國,他特別選取了一尺幅宏大(80x160cm,60M)的橫幅畫布,來描繪眼之所見的西湖勝景,此為藝術家珍稀的大尺幅作品之一。據現存的畫冊資料統計,跟這尺寸相當,或更大的作品非常稀少,僅有三件存世,除《西湖泛舟》外,另外兩件為:台灣省立美術館收藏的《嘉義公園》與藝術家家屬收藏的《椰林》。《西湖泛舟》無疑體現了藝術家開展的創作雄心與壯志,他被中國的風光所驚艷,亦要以其藝術一鳴驚人!

我們使用的材料雖然是舶來品,但在繪畫的主題與風格,必須是東方的。
──陳澄波

在此橫幅之上,陳澄波向我們展現了他眼中的西湖。眼前蔥翠的山巒跌宕起伏,環抱湛藍的湖水,水面上泛舟的小船如樂譜上的音符,隨著位置的高低為作品帶來生動的升降旋律。山腳下紅瓦的屋宅在青綠山水間顯得特出,並流露一股自然的東方情味與民族色彩。藝術家筆調自信,畫中的色彩豐富得不可思議,如以湖水為例,沾染不同明度的藍、白與黃色彩地畫筆,寬闊舒坦,層層交織出水面的深度與起伏的波瀾。而在彩筆的撇納與旋轉間,背景的林木像是有生命力般地向我們展現美好的姿態。而在泛舟人物的表現上頭,藝術家僅以簡筆即將其位置與動態表現出來,呈現如八大山人畫中以簡馭繁,氣韻生動的氣魄。陳澄波曾說:「作畫時,最重要的是先仔細認識對象,其次是決定構圖要收拾到什麼程度。提到構圖,若謹遵守尺度作畫便僵硬了,不如以輕鬆的態度任筆揮灑更好…將實物理智地,說明性地描繪出來沒有什麼趣味。即使畫得好也缺乏震撼人心的偉大力量。任純真的感受運筆而行,結果反而更好。」《西湖泛舟》一作即將其質樸純真的運筆與揮灑自如的態度完美地表達,其初踏上中國,領略當地風土的興奮和愉悅之情亦躍然紙上。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宋,蘇軾
飲湖上初晴後雨

西湖的美不僅感動詩人,也啟發了陳澄波,藝術家其後曾不止一次以西湖為題作畫,西湖為他難以忘懷的主題之一。而《西湖泛舟》為該主題第一件,也是尺幅最大的一件,他將對景物的熱情與胸中的壯志凝縮其中,對藝術家的創作脈絡來說,別具特殊意義。知名音樂製作人姚謙曾說:「陳澄波的作品是那麼的誠懇而有力量,是來自藝術家生命的感嘆句,凝結了當下的感受,轉化成不熄滅的光芒 …他的創作不斷的提醒著我們,個人生命縱然有限,情感的力量卻能無限延長,在時光的洪流裡,只有透過勇氣誠實的表露,才能留下不會磨滅的印記。」透過《西湖泛舟》,我們傾聽著過去,也傾聽著未來,作品帶給人恆長的感動。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