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11
  • 1011

朱銘

估價
3,500,000 - 5,500,000 HKD
已售出
4,88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Ju Ming (Zhu Ming)
  • 太極系列:蹬腳前動
  • 一九九五年作
  • 銅雕
  • 109 by 118 by 71 cm.; 42 7/8 by 46 3/8 by 27 7/8 in.
版數
1/10

款識
朱銘 95 1/10

展覽

〈 朱銘〉箱根雕塑森林美術館,箱根,一九九五年(不同版數)
〈朱銘雕塑作品展:太極人間〉民政總署畫廊,澳門,二〇〇五年(本版展出)

出版

〈朱銘〉箱根雕塑森林美術館,箱根,一九九五年,二十頁(不同版數)
〈朱銘雕塑作品展:太極人間〉民政總署畫廊,澳門,二〇〇五年,二十四及四十頁,彩圖

拍品資料及來源

功夫之後:深蘊之大美

生命的內部矛盾,在互相對立、制約、與排斥之間,也同時相互聯結、依存、滲透、抑或轉化。中國功夫在前一式與後一式之間,平衡了生命的內在矛盾,展現習武者深蘊之大美。在搏人禦敵、攻防格鬥、與強身健體的功能之外,功夫講求的是由「悟」至「通」的過程。朱銘「太極系列」的發展,亦可看作一個由「悟」至「通」的過程。創作的題材為功夫,創作的進程亦可視為功夫的修煉。此一功夫的修煉,亦如朱銘所稱之「藝術的修煉」,將在往後的數十年間,為朱銘建立國際藝術家的地位,使其達至雕塑語彙的成熟,和藝術風格的完備,終能成為首屈一指的現代雕塑大師。

朱銘拜楊英風為師後,楊英風建議身形纖弱的朱銘學太極拳,啟發了他最具代表性的「太極系列」。作為功夫之一的太極拳,體現的是捨己從人、彼不動己不動、隨屈就伸的中庸精神,在溫柔惇厚與跌宕有致中,達致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境界。朱銘曾說:「太極拳是古代中國人所創造的一種健身術,他是我所知道的一個『人與自然結合』的最好例子,首先,它是用人自己的身體(四肢、五官、血液、呼吸)來接觸和模仿宇宙的最好現象」。1976年於台北歷史博物館展出的數件《功夫》,是朱銘「太極系列」的發端,更是他脫離鄉土雕塑、開創自我風格的起點。然而,此時的《功夫》 自早年的鄉土雕塑擷取造型能力,延續了早期鄉土題材的創作方法,以較為寫實的方式刻劃太極拳。1977年,朱銘在日本東京中央美術館展出二十八件名為《太極》的系列作品,「太極系列」可謂正式成形。

八○年代初期,隨著朱銘對太極拳的認識不斷加深,他逐步打破固定招式的局限,表現的是轉體變化的某一瞬間,因而發展出日後大型太極雕塑的「原型」。五件作於1984年的銅雕太極:《太極系列:推手》(拍品編號1012)、《太極系列:轉身蹬腳》(拍品編號1013)、《太極系列:合太極》(拍品編號1015)、《太極系列:雙峰貫耳》(拍品編號1016)、《太極系列:踢腿》(拍品編號1023),即為此「原型」的珍罕代表。於此,朱銘跳脫七○年代後期,參照圖片雕刻出的《功夫》等「有常形」的作品。他忽略細節,得以掌握全局,任由刀鋒與材質碰撞出承前啓後的火花。他毫不掩飾新的雕塑過程,所遺留在作品上的痕跡,因而可見清晰的顆粒,相間於俐落的刀法中。他曾指出,太極雕塑並不一定能直接對應圖解中的太極招式,他「不隨形走,而隨意走,刻的是太極精神,像不像沒有關係」。因此,朱銘的「原型」作品,依附於具象雕塑之中,卻展現了極大的自由。在抽象的結構中,體現了中國文化千百年來,融入於文人生活之中,對於書法線條、筆墨等非具象品質,以至山石花窗等抽象美學的欣賞。此五件作品,在質樸靈動的意象中,透露著朱銘的創作轉折,更加印證了藝術家步步朝「暢神」所邁進,以期成就雕塑所深蘊之大美。

由1984年的原型《太極系列:推手》,觀察朱銘九○年代中期的大型太極雕塑,可視《太極系列:蹬腳前動》(拍品編號1011)為發展且延伸自原型的大型作品,散發著較為靜態而渾厚的量感。在動作的連貫上,兩者猶似自「分腳捋式」以至「分腳」的連動過程;風格上,則由模坏狀的質理,發展至具有石質感的成熟作品。而《太極系列:轉身蹬腳》(拍品編號1014),似乎可感受轉身前動過程中,一股穩定而平衡的動態感。由原型的《太極系列:轉身踢腿》以視之,則由一股強勁的迸發力,轉變為為沉穩而凝聚的和諧感,而後回歸於原型的《太極系列:合太極》。《太極系列:推手》(拍品編號1022),則可由原型的《太極系列:雙峰貫耳》承先、《太極系列:踢腿》啟後。雕塑原屬量感的藝術,若削弱量感則可加強輕盈、動態等特質,朱銘可兼具量感和動態,實而為逐步進化的結果。自八○年代中期的原型,自九○年代中期的大型作品,可見朱銘在取法原型後,為其雕塑注入了動態感與量感,使「太極系列」於此達至巔峰。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