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1010
  • 1010

吳大羽

估價
3,600,000 - 4,600,000 HKD
已售出
4,640,000 HKD
招標截止

描述

  • Wu Dayu
  • 無題 43
  • 油畫畫布
  • 40 by 32.5 cm.; 15 3/4 by 12 3/4 in.
約一九六〇年作

來源

台北,大未來畫廊
現藏者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中國油畫開拓大師—吳大羽畫展〉二○○一年三月九日至四月八日,12及71頁

出版

〈中國新派繪畫宗師-吳大羽〉(台灣,台北,大未來畫廊藝術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39頁
〈吳大羽〉(台灣,台北,大未來畫廊藝術有限公司,二○○六年),39頁
〈海派百年代表畫家系列作品集:吳大羽〉(中國,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二○一三年),37頁
〈吳大羽作品集〉(中國,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二○一五年),90頁

拍品資料及來源

色彩之盛宴,澎湃之情感

吳大羽《無題43

在吳大羽的觀念中,宇宙永遠處於生生不息的運動循環。正如《道德經》所言:「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吳大羽以個人虛靜之心,觀察森羅萬象,掌握事物變化,反映在作品之上,就是他所說的「動力勢變」,即是「形的變動,力的變動,達到勢的階段。變動包括時間,空間。勢隨形象變,事實上形象結構之外,也有勢。時間不會停留,藝術也不會停留。」因此,吳大羽的抽象繪畫,往往富於動感,即使是眼前所見為靜物,依然能呈現出時間、空間之運動。《無題43》(拍品編號1010)作為「花韻」之代表,其所突出的,正是物象的動勢,色彩亦顯得濃烈,與另一幅《無題115》之靜雅相映成趣。

以韻噬象,蓄色成勢

《無題43》以強烈的金橘、鉛白、猩紅、天青、靛藍彼此碰撞,爆發出奔放熾熱的旋律,有如一首金鼓齊鳴的交響樂,正進入最精彩的高潮,反映藝術家情緒之興奮愉悅,有如仲夏的大自然般,花團錦簇、盛開怒放;相比《無題115》,本作的構圖更為抽象,花卉的形象被強烈的色彩、躍動的線條所銷融,僅餘右上方一枚白瓣橘心的花蕾,提供了唯一的具象線索,可以推想藝術家創作之時,內心為大自然的萬紫千紅所觸動,亟欲表現這種生機勃勃的「勢象」(而非眼見之物象)。

吳冠中最早對吳大羽的抽象作品作系統化分析,他曾經生動的指出:「吳大羽以中國的『韻』吞食、消化西方的形與色,蛇吞象,這『韻』之蛇終將吞進與色之『象』。」此番評論,應該特指《無題43》此類高度抽象化的作品:其所指之「韻」,即是吳大羽透過主觀感受所把握的無形相之韻律,其所「吞噬」的,則是客觀物「象」,主客結合之後,即成為本作所呈現的「勢象」之美。

視感理論,捕捉萬象

在觀察物象的過程中,吳大羽自有一套理論,其因應觀者不同的物理、情緒和精神狀態,分類成三十一種「視感」(見輔圖)。若與北宋郭熙在《林泉高致》所載的「三遠」(平遠、高遠、深遠)相比,吳大羽的視感理論,結合了現代物理學、心理學甚至聲學,可說是中國藝術理論的嶄新創建,應視為他主客結合過程之理論依據。吳大羽在巴黎曾受教於勃拉克,勃氏創立的立體主義,正是透過顛覆視覺,掀起了西方的一場繪畫革命,吳大羽發展出如此獨特的視感理論,與此經歷不無關係。

若仔細分析,吳大羽提出的三十一種視感,不僅存在彼此對立的關係,如「順性」與「逆性」視感、「並馳」與「追逐」視感,吳大羽亦強調觀察者在不同心理和精神狀態下對視感之影響,譬如「適意」和「拂情」視感、「迷惘」和「夢遊」視感、「神通」和「理悟」視感等。如此,則能理解吳大羽在觀察和捕捉物象的時候,特別是取材入畫的過程中,究竟抱著何種標準。若以《無題43》為例,則吳大羽應傾向於「順性視感」(光線從正面投進)、「運動視感」、「適意視感」,而另一幅「花韻」《無題115》,應屬於「逆性視感」(背景透現逆光)、「閑逸視感」。透過掌握吳大羽的視感理論,對於理解他的抽象作品將大有助益。

吟哦色彩,點劃靈魂

《無題43》色彩奪目,事實上吳大羽自從藝之始,即以善用色彩聞名。早在1929年,林文錚已在《阿波羅》半月刊上讚嘆:「顏色一攤到他(吳大羽)的畫板上,就好像音樂家的樂譜變化無窮!西方藝人所謂『使色彩吟哦』,吳先生已臻此妙境」;同年,評論家李樸園亦在《阿波羅》撰文分析吳大羽的筆法,指他時用點彩、時用長筆,甚至已經開始了油畫嘗試國畫的大斧劈皴,可藝術家色彩和筆法之千錘百煉。

《無題43》的線條短促精悍,每一筆都飽蘸油彩,揮毫豪邁而迅疾,一點一劃都力發千鈞,與《無題115》的瀟灑遒勁相比,顯示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蘇派寫實名家俞雲階曾經與吳大羽共事,按他回憶,吳大羽經常勉勵學生:「你的色彩要有靈魂,你的筆觸要有生命」,由此可知,其繪畫裡的色彩與筆觸,正是表達其感情的關鍵元素。《無題43》繽紛明艷,筆力雄健,其欲表現藝術家的強烈情感,亦躍然畫上。

吳大羽的《畫家之歌》,可說是藝術家總結一生的壓卷之作,顯露出人生的歲月滄桑、對於藝術的虔誠與崇敬、對於善與美的執著:詩中的自白,彷彿是向造物者的一場告解(confession),經歷種種磨難,藝術家依然無怨無悔,表現出殉道者的聖潔,概括了從個人到宇宙、從剎那到永恒的終極思考;中間的場景敍述,將哲學性的天人交感,形象化為電影般的情節片段,富於戲劇性與渲染力。吳大羽的繪畫,追求色彩中有靈魂,筆觸裡有生命,其《畫家之歌》行文淺白而錘煉,情感慷慨而鏗鏘,同樣動人心扉,引人深思,絕對是大氣魄、大手筆之作,單就文學價值而言,亦當列為中國現代詩之經典。

《畫家之歌》

歲月煎熬了萬古的生命, 一事無成的留下了他的敗色;

湞芥聰明點點輪回著孤零,以忘情靡世也清醒不了素心。

我不考慮地摧毀我的畫室,裡藏著無比燦爛的光明;

但認識這個不必疑慮的事實,是乾坤終不銷毀的枯槁之一日。

我的至尊,請你就座這個夙位,端詳站立在你面前的正直;

容我濡毫款款人間的絕麗,指點著萬里江山從這開始。

這是自由,這是美備,

這是尊嚴和高貴;

替你描繪出千樣婉轉百般的嬌媚。

從過去、未來而現在,

是上帝與我共同協作的風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