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 32
  • 32

埃德加∙德加

估價
18,000,000 - 25,000,000 USD
已售出
17,050,000 USD
招標截止

描述

  • 埃德加·德加
  • 《白衣芭蕾舞者》
  • 款識:畫家簽名Degas(右上)
  • 粉彩、水粉,相連紙本
  • 20 7/8 x 25 3/8 英寸
  • 53 x 65.2 公分

來源

科捷公司,紐約

H·O·哈夫邁耶伉儷, 紐約 (購自上述公司)

阿德林·哈夫邁耶·B·弗里林海森(1929年家族傳承自上述藏家)

H·O·H·弗里林海森,紐澤西州,(家族傳承自上述藏家)

理查·L·費根畫廊,紐約(購自上述藏家)

A·阿弗烈·陶博曼於1981年1月15日購自上述畫廊

展覽

紐約世界博覽會,「大師藝術鉅作」,1939年

出版

《H·O·哈夫邁耶收藏:油畫、版畫、雕塑及工藝品》,波特蘭,1931年,第368頁載圖

保羅 ·安德烈·勒穆瓦纳,《德加與其作品》,卷II,巴黎,1946年,品號494,第272頁載圖

佛朗哥·魯索利與菲奥雷拉·米內爾維諾,《德加作品全集》,米蘭,1970年,品號517,載圖

保羅 ·安德烈·勒穆瓦纳,《德加與其作品》,卷II,1984年,品號494,第272頁載圖

羅伯特·戈登與安德魯·福格,《德加》,紐約,1988年,第168頁彩色載圖

愛麗絲·庫尼·弗里林海森、加里·廷特羅、蘇珊·艾莉森·斯坦、格蕾琴·沃德及朱莉婭·米奇,《輝煌傳奇,哈夫邁耶收藏》(展覽圖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1993年,品號220,圖錄載圖

拍品資料及來源

1878年,巴黎歌劇院開幕五年後,埃德加·德加完成了《白衣芭蕾舞者》,這幅畫見證了德加對於繪畫芭蕾舞者的興趣有增無減。在1870年末至1880年代期間,他四處遊走,捕捉舞蹈員在表演以外的日常姿態,例如扶手槓上的伸展熱身、練習前的休息,又或如本畫中所見,在嚴苛刻苦的練習後的片刻閒適。德加開始經常出現在芭蕾舞表演的後台和排練廳,舞蹈團的成員、芭蕾舞女孩們的家長和歌劇院的員工都習慣了他的存在。雖然他可以自由出入大歌劇院的許多房間和排練廳,但是他沒有明顯示選取某些特定地方或重複同一場景。理查·肯達爾(R. Kendall)認為,若觀者留意1870年代後期德加的一些作品構圖,可能會對「被觀察者/作品、觀察/作畫、知識的理解/創意的發想各自之間的關係」提出疑問。不過,肯達爾進一步解釋德加「非常關注此時此刻對真實結構和周遭環境的感受」。德加的友人埃蒙·杜冉迪的一段文字印證了德加如何專注描繪人物的真實一面:「有利的觀察位置不一定位於兩側牆向後牆靠攏的房間中心……我們的觀察角度也不一定忽略前景地面的廣大空間。有時候我們的視角在高處,有時候在低點;因此我們看不見天花板,所有事物都紛紛堆集於視野中。」(摘錄自J. De Vonyar 及理查·肯達爾《德加與舞蹈》展覽圖錄,底特律美術館及費城藝術博物館,2002-03年,頁113-114)

《白衣芭蕾舞者》畫面豐富濃郁,所見每一處皆描繪細膩。畫家似乎在部分位置使用了濕粉彩,以便塑造更俐落的筆觸。畫面從上至下的角度描繪舞者,充分展現德加熟練掌握的空間視覺技巧。德加的作品忠實地呈現芭蕾舞者的獨特姿態,而且對她們了解甚深,在芸芸畫家中非常罕見。藝術史專家莉莉安·鮑羅斯(Lilian Browse)對德加筆下的舞者讚賞不已:「也許只有專業的舞者才能完全感受到,德加對古典芭蕾舞者的洞察有多深。芭蕾舞女孩們身上有種縈繞不去的獨特氣質和某種莊嚴感,即使身穿普通衣裳,都能在人群中被認出來。德加正是發現了這種特質。其他曾經以芭蕾舞入畫的藝術家例如卡耶亞·貝魯斯、亨利·梅耶、保羅·德斯特和雷諾瓦,撇除創作時的考量,均無法達到這個境界。[……] 德加熟練的觀察技巧讓所有細節在他眼底下一覽無遺,正因如此,他的作品貼近真實,呈現芭蕾的精髓」。(引自莉莉安·鮑羅斯,同上,倫敦,1949年,頁59-60)

本畫描繪一群在舞台上表演的芭蕾舞女,映證隨後數年德加的構圖風格的銳變。德加的早期作品著重線條,後來逐漸轉向較自由即興的筆法,突出鮮豔的色彩效果,這種風格在他晚年的粉彩畫表現得淋漓盡致。畫家對舞者的仔細描繪與早期作品同出一轍,背景的處理則較為簡單。德加具備高超的繪圖技巧和超凡的視覺記憶,有助他從各種特殊的角度塑造構圖。德加是劇院的貴賓,因此得以經常從不同角度觀察舞台,例如台下交響樂團的後方、堂內高座或側翼廂房。

德加長期花費大量時間觀看芭蕾舞表演和排練,因而捕捉到芭蕾舞者曼妙姿態的精華。德加的貴賓身份讓他可以隨意出入歌劇院的後台,跟朋友們與芭蕾舞女孩往來聊天。為了觀察更多不同的神情和姿態,德加亦嘗試要求以旁觀者的身份參觀著名男芭蕾舞蹈員朱爾·佩洛提(Jules Perrot)任教的芭蕾舞課。 理查·肯達爾(R. Kendall)認為:「從洗衣婦到妓女,德加在許多作品中刻畫巴黎勞動階層女性的形象,他顯然希望運用最原始不加粉飾的素材為巴黎市民創造藝術品,而這些素材亦為巴黎人帶來歡樂與享受。在歌劇院裡,這個過程如尤尼斯·立頓所言,是『揭開舞蹈的神秘面紗』,而畫家的確花費許多時間待在舞蹈課和排練廳裡,看著經過苦練調教的青春軀體在舞台的燈光中轉瞬而過。」(摘錄自理查·肯達爾,《德加與舞蹈》展覽圖錄,底特律美術館,底特律,2002年,頁137)。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