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
747
王穉登 1535-1612
信札八開 水墨紙本 手卷
前往
747
王穉登 1535-1612
信札八開 水墨紙本 手卷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紐約

王穉登 1535-1612
信札八開 水墨紙本 手卷
(一)釋文:疏。穉登頓首疏上,仲嘉先生足下。一別遂隔七伏臘,雖俟河清 ,相見無幾,安得思君不令人老也。不肖去歲□泰興以蜡月二日走真州訪在杭。歸自白岳先一日耳,頌仲嘉、景升休明甚盛,得無困於羈旅者,則皆兩君之賜乎?泰興君賢,大出歙令上,為不肖裝亦十倍,在杭乃知臨邛豈多有哉,藉此為二黃口 、馬、牛,老人差 得息肩矣。 吳兒 善短長,人又善含沙。貝錢乃陳君旃父獨修。長者之行,差不言桃李。 然茲行謁白岳,君且謁仲嘉 ,景升謁白岳以胤嗣二君以遊揚。人道近,神道遠,二君幸努力,勿俾白岳獨為德。有一函寄吳,謇舛,其詳在旃父頦頰,請詢之。此八行不欲言阿堵污足下耳。款識:穉登頓首再拜。詩扇一柄、毧襪一量伴函。左長。鈐印:尊生、王穉登印
(二)釋文:疏。七年受庇萬里,分攜胥江, 判袂之夕,歸而病作,不能送從者過梁溪,自後伏枕九旬,幾成異物, 雖幸而食新, 然老臣以壽為辱,誠不知長生之樂耳。劍裝何時北上?不復取道吳門乎。頃值聖治更新,言路洞闢,青瑣、霜臺 之間,虛左以待君子道長, 適維其時門下不忘舊民乎?尚冀九里之潤也, 倩貞父小史為赬鯉,不患浮沉。家侄承謨 ,困於典客,無異觸藩之羝。明公儻念叔氏屋烏,稍垂盻睞,所為推及不肖者,何翅山高水長哉。款識:皇恐、皇恐不悉,穉登頓首再拜。詩扇二柄、馬姬傳二冊,博笑。左長。
(三)釋文:疏。家兒具道門下眷眷之情,一何厚也。敗軍之將,不可語勇,一任人呼豚犬而已。陳白室先生游白下,彼中絕無故人,幸借齒頰遊揚於諸公之間,使獲免彈鋏。其推及不肖者,渥矣。計三舍先歸,野臣尚留蕭將軍家令愛溫恭淑慎,甚宜其家,不煩繫念。款識:穉登頓首再拜茂昌親丈先生門下汝蕃君侯想比佳好,乞為致意。左長。鈐印:穉登
(四)釋文:疏。綠綈函托嘉定人丘薄為郵,走粵西竟作石頭城矣。洪都一水達吳門,修鱗無阻,然而阻節於門下者,因遘仲兒之變,一疾幾殆,海內外交知竿櫝廢絕,徒深雲樹之思而已。 恭承文侯亨嘉 ,榮問益鬯,甚盛甚盛。叔出季處,古人美談。公家賢季 ,今亦起家矣,里門高幾許乎。 門外之駟如蝟也。吉安司理毛君堪宜,都令周君應偁,進賢令黃君汝亨, 皆東南之美, 雖金箭殊琛,均充天府之用,幸為明公下吏,無惜裁成,栝而羽,陶而鑄,在門下指掌間耳。吳中士變甚,於潢池恐不免聞於鄰國,李先生能不疾首耶?款識:穉登頓首再拜。詩扇二柄、毧襪一量、拙書四幀伴函。左長。
(五)釋文:疏。雲中無驕虜,使君功不在魏尚右矣,天變異常時叵測,明者能忘厝火之憂乎。往歲計甥 將一函致鈴下,尚杳然耳,乃更作一函屬戚君 。此君書品、畫法與詩情、酒德並佳,其人亦倜儻不羣,瑯琊公小友也。使君請善遇之,以為眾諸侯先。款識:穉登頓首再拜梓山大父使君鈴下。恭順香二十餅、椶竹筯一束伴函。左長。鈐印:登(二鈐)
(六)釋文:疏。李君蜚雁不到衡陽,可作游魚遡武昌,八行必達鈴下矣。江南秋漲,高於春潮,淫雨妨稼,不堪果腹,政仰楚粟為飽耳。楚田今歲倍入,不靳 灌輸。三吳則皆明公之賜也。倭奴絕封,與貢將甘心於我,遊魂所向,首及江南,江南庫兵鏽折、倉粟空虛,驕將不能據鞍,疲卒不能負戟,開府大吏,日尋弘羊,故智無半言為桑土,謀吾小人,安所寄命乎。明公日噉飯幾升,幸努力匕筯,勿徒親罰,二十已上,請為國家定平夷上筴,吾儕皆受賜矣。馮元敏 (馮時可),詞人而諳吏事,所至悉歌來暮, 䢵、襄 之績似可採,能入山公啟事乎。似聞䢵地卑瘠如長沙,馮君清羸不堪處,家人並受河魚疾,僅一三歲兒,亦時時覓山蘜藭不得,良苦矣。明公憐才不亞古人,儻不難一牘,請主爵移之衡永間,俾獲自效,更獲手板支頤,對九疑如黛,篇翰之內,必有可觀,既在明公宇下,能忘受庇乎?不肖與馮君芬若椒蘭,亦明公所知,勿怪弓弱 矢微而欲下聊城哉。款識:穉登力疾頓首再拜希所中丞相公閣下。儀狀一摺。左長。鈐印:登、尊生、穉登
(七)釋文:疏。計生書中十不得一,故馬君函中奏起居。東封敗盟,西冶召亂,時事皆可喪氣,不知使君能晏然高枕乎?以門下才,投閒城武,何異棠谿刈葵,試令馬生布筭,何時入禁。闥登青瑣,為明主毘,至理也。馬亦可兒不徒以方術,瑯琊兄弟 及銅梁諸公皆愛之使君無惜遊揚。穉登頓首再拜,叔廣先生門下。左長。鈐印:登(二鈐)
(八)釋文:疏。答贈一篇,題在箑子,以去秋授衣之月,托汪生 為雁致幕下,不謂至今猶未達,則使君尚少上林一矢乎?乃更屬戚君不磷 既改詩且改雁矣。戚君落落,善詩善書善畫,又善中聖 人,瑯琊公 高陽徒也。 其人非齷齪鯫生。使君得此客,請多釀桑,落十石俾圖美人障子遺單于閼氏 ,可代金甲十萬。款識:穉登頓首再拜伯修使君幕下。滇碁一副、詩扇一柄伴函。左長。鈐印:登(二鈐)

鑒藏印:莫釐山樵珍藏


27.7 by 291 cm. 11 by 114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注:「莫釐山樵」即上海買辦席錫蕃(1863-1933)在《遊戲報》(1897-1910)上用的筆名。席錫蕃,本名裕康,别字慰根,清同治二年(1863)出生于上海。其父席嘏卿是席元樂的長子,匯豐银行買辦席正甫的哥哥,从19世纪50年代初来上海,先后在多家钱庄及英商麦加利银行(Chartered Bank of India, Australia & China)等任职。光绪五年(1879),因父亲的关系,席锡蕃到麦加利银行工作,并于光绪廿一年(1895年)由麦加利银行的买办韦文圃推荐出任该行买办。席锡蕃交游广泛,后又担任华俄道胜银行、中法工商银行等买办。其編有《頤性室藏唐宋元明清五代名人書畫真跡大全》二十冊,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由文華美术图书公司出版发行。

中國古代書畫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