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
985

蓋伊•尤倫斯男爵和米莉恩•尤倫斯男爵夫人收藏

汪建偉
連接
前往
985

蓋伊•尤倫斯男爵和米莉恩•尤倫斯男爵夫人收藏

汪建偉
連接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汪建偉
連接
款識
《Connection》,2000,Wang Jianwei,1/5 (DVD 上)
二〇〇二年作
雙軌錄影,兩片(DVD,20分8秒及8分6秒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韓國,首爾,Rodin 畫廊,日本,東京城市美術館〈你家是我家〉二〇〇一年

相關資料

汪建偉自前年於北京尤倫斯藝術中心展出其個展系列「黃燈」後,去年再獲紐約古根漢姆何鴻毅家族基金會選中,成為計劃首位委約藝術家。在某種程度上,汪建偉作為新媒體藝術家的聲譽建立在他對於這種藝術類型所進行的持續反思與批判的基礎上;或者換句話說,他似乎從沒有將媒介自身視為創作的出發點,而總是力圖祛除一切媒介的確定面目,進入到「媒介間」互動的複雜、模糊的地帶。當我們重新去觀看這部創作於本世紀初,創作於二OO二年的《連接》(拍品編號985)時,依然可以發覺其背後對於媒介問題的深刻理解,以及一種潛在的媒介超越的衝動,這些都直接指向藝術家不斷強調的關鍵字:「不確定」。

《連接》初看起來是一部明確表達針對電視的批判的作品。事實上,因為電視與錄影的天然聯繫,以電視作為物件或者線索的錄影作品在中國大陸的錄影藝術史中並不罕見,比如張培力的作品《同時播出》(2000)。然而在另一個面相上,《連接》也涉及對各種流行電影素材的蒙太奇處理。但這裡的電影圖像並不純粹,其附著在盜版VCD的劣質畫面與電視銀幕令人沮喪的低解析度之上,無疑消解掉了電影所應具備的精緻的觀看體驗。電視作為一種高度意識形態化的裝置,在此卻遭遇了「國產」去意識形態的機制,一種廉價粗糙的數位技術——也許我們也可以將VCD技術命名為一種「中國式的數位媒介」——汪建偉無疑在刻意利用這種矛盾製造出電視與電影「之間」的不確定維度。

另一重不確定來源於觀眾。當普通中國觀眾津津有味的觀看著《泰坦尼克號》的浪漫愛情,在電視上欣賞著盜版電影時,我們已經很難判斷這種情景到底意味著更加民主、自由的文化氛圍,對電視作為宣傳機器的反動,還是象徵著消費社會中一統江山式的洗腦正發生在你我之間。我們不禁要問,現實處於何種狀態,是闔家歡式的庸眾的勝利,還是在媒介社會的條件下新的「人民」的誕生;抑或,我們究竟處於「誰」的影響之下?汪建偉在《連接》中試圖所實現的「連接」,無疑更像是某種曖昧的提問,對中國自身不確定的追索;這個提問雖然具備某種媒介意識,呈現出錄影藝術的面貌,卻又無疑是超越任何媒介的限定的。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