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蔡國強
有蘑菇雲的世紀—天安門廣場:二十世紀的計劃
款識
《有蘑菇雲的世紀—天安門》,《A Century with Mushroom Clouds: Tienanmen Square》,Cai Guo Qiang,1998
鏡框 一九九八年作


火藥爆破, 水墨紙本
183.8 x 65 公分,72 x 25⅝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台北,誠品畫廊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 蘇富比, 2011年10月3日, 拍品編號1005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台灣,台北,誠品畫廊〈胡思亂想 — 蔡國強〉一九九八年,28頁

出版

〈蔡國強〉(英國倫敦,Phaidon Press,二〇〇二年),28頁
〈蔡國強〉蔡國強(台灣台北,藝術家出版社,二〇〇五年),107頁

相關資料

作品名稱依據藝術家在畫上的英文串法:“Tienanmen Square”

從蘑菇雲中尋找和平
蔡國強

「蘑菇雲的形狀是紀念性及美態的。它們超越了純粹的藝術創作,而是代表這個世紀的視覺發明。雲會於隨後的世紀中,對人類有着重要的影響力。」1

《有蘑菇雲的世紀︰二十世紀的計劃》(拍品編號941)最為人熟悉的,是一輯於一九九六年二月至四月拍攝的照片,照片中蔡國強站在前景,一股煙雲從他舉着的手向上升起。製造煙雲的方法極之簡單,把一小撮火藥裝進傳真機紙的紙筒裡,燃點便成。在每張照片裡,蔡國強都面向一個重要的歷史/藝術地標:包括內華達州的核試基地、眺望曼克頓(包括雙子塔)的不同地點、羅伯特.史密森在猶他州的《螺旋防波堤》(1970)、邁黑爾.海澤在內華達州的《雙重否定》(1969-70)。除了照片外,蔡國強也用速寫描繪他在世界各地的重要古蹟釋放「蘑菇」雲,如巴黎的埃菲爾鐵塔和凱旋門、莫斯科的紅場和聖羅勒大教堂、倫敦塔橋、泰姬陵,及從天安門廣場看到的天安門和故宮。他將這些速寫印在名為《蘑菇雲撲克2000》的撲克牌上發表。天安門廣場的重要性,促使他創作另一件更重要的作品。

《有蘑菇雲的世紀︰天安門》是與照片同一年,於一九九六年創作的火藥畫2。畫的下半部分為速寫,描繪蔡國強站在天安門廣場釋放煙雲,他俯視着紫禁城,重重的庭院和瓦頂逐漸在視綫中湮沒。手中升起的煙連接着一大朵燦爛盛放的蘑菇雲,後者是透過巧妙控制的爆炸和燃燒而成- 蔡國強的簽名式媒體。

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五年在日本居往,使蔡國強認識到原子彈的威力。於一九九四年十月將要移民美國之際,他在廣島,一九四五年第一個被原子彈摧毀的日本城市,創作了一個爆破計劃。在《地球也有黑洞: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六號》這個計劃,他在鄰近原爆遺址的廣島中央公園,將一朵由一百一十四個氦氣球組成的黑色蘑菇雲飄浮於半空,然後點着氣球之間的導火線引爆。作品的目的,是承認歷史,同時也鼓勵心靈治療。旅居日本九年期間,蔡國強造了很多有關心靈治療的創作。有些引用風水或傳統醫學,例如:《宇宙圖案-為水户而作的風水計劃》(1994)及《日曆生命》(1994);有些是慶典:《平安建都1200年祭:來自長安的祝賀》(1994),為紀念京都建都一千二百年燒了一萬二千公升清酒。其他作品,尤其是一連串《為外星人作的計劃》,探討人類和宇宙之間的關係 (希望《地球也有黑洞: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第十六號》發出的光芒,在外太空也可以看見。)為表揚蔡國強不斷創作表達對人類和平的願望,廣島市文化基金會於二OO七年向他頒發「第七屆廣島藝術獎」。

《有蘑菇雲的世紀》背後的理念異常複雜,標誌着藝術家遷往紐約後的一個新方向。這件作品的核心理念是權力的展示。蔡將原子彈與中國的萬里長城相提並論,他指出原子彈一經被投落廣島和長崎之後,便再沒有被使用的必要:它的存在所造成的恐懼,已有足夠的阻嚇力。「在某種意義上,蘑菇雲隨着時間變得越來越概念化,而不是真實的。」3 他說:「它就像中國的萬里長城,實際上來說,長城並不能真正抵禦外敵入侵…..但它的存在,在戰略上和政治上具有重大的意義。展示權力、運用權力,都是極其重要的。」4 建設長城和原子彈計劃,當時的資源和決心,都是無可比擬的。從他九十年代末期以後的作品,可以看見蔡國強對世界權力鬥爭的興趣日漸濃厚。例如:《龍來了!狼來了!成吉思汗的方舟》(1996)暗示當代亞洲勢力入侵西方;《不合時宜:舞台一》(2004)是一件暗指汽車炸彈的汽車及燈光裝置作品;《透明紀念碑》(2006)意指9/11;及《什麼都是美術館》,一個持續的系列,在不同的破格地點建立美術館,顛覆美術館的權力系統。

《有蘑菇雲的世紀︰天安門》中的蘑菇雲,酷似靈芝,靈芝象徵長壽,其藥用價值,兩千年來備受推崇。在蔡所有的蘑菇雲撲克牌背面都有一棵靈芝叠印在一張中藥處方上面,這是絕非偶然的。上面寫着:「滋補。促進免疫能力,保持身體均衡。」如撲克牌展示的一樣,人類最可怕的毁滅工具的反面,是從大自然中得到的治療元素。巧妙地使用阻嚇或許可以、或許可以導致和平,但蔡國強早已意識到破壞可能是創造的先決條件。事實上,他慣用的手法就是用火和爆炸創作,在一九九八年的一個爆破計劃的題目中,他也承認了這一點- 《不破不立》。在新建成的臺灣省立美術館,鋪設導火線貫通內外,然後引爆。火藥爆炸強調宇宙的力量,爆破計劃提供了人類與浩瀚宇宙瞬間的聯繫。無常是蔡國強創作系列中反復出現的副題,在宇宙循環中尋找人類的位置。

蔡國強於八十年代中期開始結合火藥與繪畫,當時他在繪了畫的畫布上燃燒火藥,將在控制之內的繪畫活動與不受控的火焰力量並置,突顯出人類和宇宙力量之間的對立,卻又同時使他們在一件藝術作品中和諧共處。隨後,他研究出一種「繪畫」技巧,就是利用火藥和易燃草藥,在紙上製造深淺不一的效果,自此火藥草圖成為他的重大爆破計劃書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後來,他的技術日趨成熟,創作出大型的火藥畫聯同爆破計劃。而《有蘑菇雲的世紀︰天安門》更進一步,基於藝術家的一個停留在概念、永不會實現的爆破計劃。天安門廣場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受到嚴密監控,難以容許這件作品發生:故此,蔡的蘑菇雲只能是想像的,在紙上發生。幾十年來,天安門廣場見證過暴力和慶典兩個極端。故此他在《有蘑菇雲的世紀︰天安門廣場》裡,結合原子彈的破壞力 - 以瞬間的火造成- 與一個和平的孤獨者 - 以持久的水墨造成 - 站在天安門面前,無疑是最恰當的佈局。一個希望擁有權力製造和平的人。

1 蔡國強,《有蘑菇的世紀雲︰二十世紀的計劃》,蘑菇雲撲克2000
2 作品名稱依據藝術家在畫上的英文串法:“Tienanmen Square”
3 蔡國強、奥克塔維奥・薩亞、丹納・菲利韓生等,<奥克塔維奥・ 薩亞與蔡國強對話>,《蔡國強》,(倫敦和紐約:Phaidon,2002),22

4 蔡國強、奥克塔維奥・薩亞、丹納・菲利韓生等,<奥克塔維奥・ 薩亞與蔡國強對話>,《蔡國強》,(倫敦和紐約:Phaidon,2002),22,25頁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