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
901
七戸優
彩虹雞尾酒、郵筒、飛行船 (三聯作)
前往
901
七戸優
彩虹雞尾酒、郵筒、飛行船 (三聯作)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七戸優
彩虹雞尾酒、郵筒、飛行船 (三聯作)
款識
Masaru(每張)
鏡框
二〇〇〇年作
壓克力木板
27 x 22.2 公分,10⅝ x 8¾ 英寸(每張)
27 x 66.6 公分,10⅝ x 26¼ 英寸 (整張)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出版

〈月下紫羅蘭-七戶優〉 (台灣台北,藏新藝術有限公司,二〇一〇年),164至165頁

相關資料

奇幻國度
七戶優

日本畫家七戶優的作品,讓觀者不其然進入煉金術、物理和宇宙論的幻想世界,與奈良美智、村上隆及高野綾等當代主流日本藝術家所提倡的「可愛」美學可謂南轅北轍。歪曲的視角、莫名其妙的大小比例,還有身穿奇異服裝的男孩女孩,都是其主要創作元素,自二OOO年代後期起深受日本及海外藝術愛好者推崇。誠然,正當其他日本藝術家大多受到「超扁平」畫派或日本動漫影響之際,他在長達二十年的藝術生涯中確實為日本當代藝壇開創出一套神秘的獨特視覺語言,於超現實主義和文學敍述之間穿梭遊走。蘇富比誠意呈獻七戶優其中兩幅極具代表性的作品,分別是《心理學》及《彩虹雞尾酒.郵筒.飛行船》,將這位畫家由一九九O年代至二千年代初最具特色的創作階段、題材及過渡風格一一展現。

七戶優生於一九五九年,並畢業於武藏野美術大學造型系建築科。從事建築業務三年後,二十五歲的他繼而晉身插圖師行列。他表示:「逐漸地, 我被『建築是偌大的破壞』這一概念所馴服,失去對建築工作的熱情。」1 著名日本幻想小說家稻垣足穗的作品,瀰漫著各種生動鮮明的奇幻意象,也成為了七戶優的靈感泉源,讓他開始就著不同藝術媒介進行實驗創作,將稻垣等作家充滿壓迫感的異色文字轉化成畫面。《Campanella——機械少年與魔法號角》是他首本插圖文集,故事由著名小說作家天沼春樹撰寫,書內更首次出現兔子、小女孩、星星和月亮等別具七戶優個人特色的繪畫元素,使他在出版界嶄露頭角。這些源自魔幻現實主義及歐洲啟蒙時期科學圖表的視覺素材,更大大促成其後期畫作的非線性思維結構,將日本當代藝術的美學與薩爾瓦多,達利、艾薛爾和 羅勃森等西方超現實藝術家及發明家的夢幻經典徹底融會,在藝壇同輩之中份屬少數。

一九九四年作品《心理學》(拍品編號902顯示出七戶優在九十年代初的主要早期風格。該畫當時並未採用後期衍生的扭曲透視畫風,保留傳統二維風格,令人不期然聯想到他當初的插畫師身份。在黃黑相間的背景前,一隻企鵝和一位男模特兒面對著面。圍繞著兩者的英文字母標示,明顯取材自十八世紀的科學文獻繪圖,而背後的紅色帷幕,則是七戶優歷來重複使用的重要視覺元素之一,用以表達畫中的戲劇性。這不但反映出啟蒙時期歐洲將世界視為大舞台的觀點,更引證了藝評家黃亞紀的見解:「七戶優的創作融合了兩種視覺概念, 既是一個將生物永遠陳列的珍奇室, 也是一個劇中劇的劇場。」2

確切而言,只有身處劇場才能領略這種超自然表象,並於三連畫《彩虹雞尾酒.郵筒.飛行船》(拍品編號901中完美呈現。此三連畫屬罕有之作,畫中眼神迷離的小男孩,是七戶優經常採用的形象,也成為他在一九九O年代十年藝術進程的標記。該作品繪於二OOO年,三個男孩面部表情一致,並進行一連串難以理解且挑戰科學現象的行為。左邊第一幅的男孩將手中的彩虹雞尾酒化成七個懸浮球體;第二幅的正打開自己的襯衫,露出透明的身驅及後方的神秘郵筒;最後,右圖的男孩不費吹灰之力,便將身前的小型飛行船操控於掌股之內。在這件作品中,七戶優將扭曲現實和比例的藝術風格發揮得淋漓盡致,清楚展現一九四六年維也納幻想現實主義學派的深遠影響——該學派以渾然揉合魔幻元素及現實場景見稱。七戶優仔細描述該西方風格對他所帶來的強烈啟示:「儘管小, 卻讓人永遠都想兩手捧著端詳、猶如寶物般的繪畫。我豁然開朗, 明白這就是我要繼續前進的唯一道路。[…] 那些意識著流行的表現, 那些會與時代一同衰老、一同被遺忘的表現, 我與它們之間從此緣盡情了。」3

超現實主義、科學和超自然現象——都在七戶優的藝術歷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成為其風格的不同部份。以上兩項拍品,不但讓人全面認識他九O至二O年代中以插畫畫風為基礎的創作精髓,更展示出他在同儕間的非凡視野,讓他與已故畫家石田徹也並列先驅,於日本藝壇成功突破「超扁平」藝術框架,創作出一系列迷幻怪異的出色作品,對時間、空間,還有現實的感知提出考驗。

1 七戶優,<口袋中的月亮>,《月下紫羅蘭》,2010年
2 黃亞紀,<珍奇室內的孤獨>,《月下紫羅蘭》,2010年
3 同1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