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張曉剛
守護者
款識
張曉剛, 1991
鏡框
一九九一年作
油畫畫布
72 x 90 公分,28 3/8 x 35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北京, 翰海, 2005年6月19日, 拍品編號1100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相關資料

守護著大時代的靈魂
張曉剛繪畫的轉捩點

《守護者》(拍品編號 872)創作於一九九一年,是張曉剛於一九八九年創作,於「中國現代藝術大展」展出的三聯巨作《生生息息之愛》的延續,是藝術家於八十至九十年代,歷經〈幽靈〉、〈遺夢集〉等系列後的凝煉之作,呈現了藝術家對生命的思考。《守護者》是早期作品風格的成熟之作,有著他早期作品的超現實氛圍,亦有著藝術家對生死、心靈、孤寂等宗教式的關懷。創作的時間點上,《守護者》創作於一九八九年的政治風波之後,突顯了藝術家對生命無常的感嘆,及政治動蕩下人的渺小。《守護者》同樣對藝術家往後的創作,有著承先啟後的功用。分別直接催生了風格更為深沉,於一九九一年開始創作的〈手記〉系列,九二年參展首屆「廣州雙年展」的《創世紀︰一個共和國的誔生》及藝術家之後被譽為最為成熟及標志性,曾參展「聖保羅雙年展」及「威尼斯雙年展」的〈血緣︰大家庭〉系列。《生生息息之愛》之後的創作,一向極少在市場上出現,今次有幸再出現在拍賣上,機會甚為珍貴。

張曉剛八十年代作品主要呈現藝術家個人對生命的思考,風格是後印象主義及超現實主義的混合。他與其他「西南藝術研究群體」代表了「生命之流」的藝術家群體。文化大革命之後,四川颳起一陣「傷痕美術」的風潮,盡管在一九八二年左右的時間,一個真實面對日常生活的現象「生活流」成為了一個潮流,但很快轉換為一種頗有市場的商品畫,結果,四川的繪畫被北京的批評家帶著一種不讚賞的口氣歸納為「鄉土藝術」。張曉剛在短暫的抒情表現主義階段之後,此時 進入了「魔鬼時期」。他在這個時期頗受表現主義以及更早的格列柯(El Greco,1514-1614)的影響,強調了內心世界的壓抑與痛苦的面貌。張曉剛由八十年代中期的〈魔鬼〉系列的幽暗及悲觀,慢慢發展到以河流、宗教人物、嬰兒等生命的符號,展開了宗教性人文關懷的作品系列,包括〈幽靈〉及〈遺夢集〉系列。藝術家以宗教性的場面及人物,孜孜不倦地尋找著心目中的「彼岸」,原始族人、女性裸體、魔鬼等同時出現在他的畫布上,象徵著生命與死亡,是這時期的重要的象徵符號。張曉剛一九八八年的《生生息息之愛》正他這時期的集大成之作。

事實上,一九八九年是一個撕裂歷史的年份,這年初的「中國現代藝術大展」標誌著八五新潮時期關於「大靈魂」討論的結束,接下來的政治事件則使單純、衝動的理想主義和人文熱情極度受挫。社會風氣的改變,讓藝術家的思考有所不同,雖然八九、九十及九一年的作品均延續了《生生息息之愛》的風格及人物元素,如穿著長袍的人、床上的白布、花卉及書本等。唯題材上已出現了轉變,哀悼成為他這個時期作品的主題,作品具備悲劇感。《守護者》與同時期的《浩瀚的海》及《不眠的殉道者》,在主題及風格上,均一脈相承,充滿著紀念碑式的凝重感及悲劇的肅穆氣氛。《守護者》畫面中央有一具躺下的半身像,頭蓋上的雙眼暗示了他或已經不再活在人世,蹲在一旁的男子,雙手合十,守護著生命最後的餘輝。這不禁讓人想起生命的脆弱及渺小,尤如歷史巨變下的中國人,對自己命運的無可掌握,不禁讓人感嘆。張曉剛同年開始創作〈手記〉系列,風格轉向更加沉重,色調傾向灰黑色階,呈現了歷史背景的傷痕及藝術家對個人命運的思考,而此種種,我們其實在《守護者》已經可見端倪,可見此作是見證了藝術家風格轉變的重要作品。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