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荒木經惟
B.1940
6 X 7 反擊系列
款識
Nobuyoshi Araki (作品背面)
鏡框
二OO七年作
照片
123.8 x 99.4 公分,48¾ x 39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東京,Taka Ishii 畫廊
亞洲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出版

〈6X7反擊〉 (日本東京,Artone Co. Ltd,二〇〇七年),無頁數

相關資料

此作品附設東京Taka Ishii 畫廊所發之保證書

日本當代攝影薈萃

日本戰後五十年代開始,積極重建本土經濟,六十年代更進入發展期,以經濟發展來換取國家戰敗的傷痛,而在此物質開始豐盛時代,亦同時孕育了一批藝術家及知識分子,迎來了日本戰後的文藝復興時期。在這個躁動的年代,日本的前衛文化圈多以地下形式發表創作及受人談論,文學方面有三島由紀夫、電影有大島渚、劇場則有寺山修司等,而攝影方面,最早則有東松照明最為人熟悉,後來由荒木經惟及森山大道接捧,成為六、七十年代以來的重要代表。踏入七、八十代,日本攝影則更見百花齊放,本土成長的森村泰昌以裝扮不同人物,來展現後現代的身份迷思,而旅居海外的則有七四年移居美國的杉木博司及八十年代移居德國的西野達,他們都在彼邦成名,前者成為觀念攝影先驅,後者則以攝影紀錄他的大型藝術計劃,於對新世代而言,攝影不只是紀實,更多是觀念的表達。我們今次拍賣匯聚了這些重要藝術家的作品,呈現出日本攝影的多個面向。是日本這個對性愛極度壓抑的國家,才能孕育如荒木這類充滿天才型的攝影師。荒木經惟六十年代中期開始發表作品,並於九十年代開始為西方藝術界留意,頻繁於國外展覽。女性是他最為人注目的題材,在荒木的鏡頭下,女性胴體毫無保留的呈現出來,同時發掘了被攝者最真實並最具情感的一面,情感來得大膽而直接。他活在爭議聲中,曾經因為作品太過色情而在日本展覽時被捕,但又經常以日本攝影師身份出國展覽,當有日本人指責著他時,卻又有人像明星般喜愛著他,這充份表達了日本人對自我身份的矛盾認知,成為外國觀看日本文化的一道重要的風景。

對於荒木而言,攝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他的題材及攝影對象全是他遇到的人,攝影於他而言就是生命。他一九七一年出版了與妻子蜜月旅行的攝影集《感傷之旅》,在序文中,他以「私寫真」來形容他的攝影。「這不過是以攝影家的身分捕捉愛情,又碰巧以私小說的形式開始罷了,我一直覺得這就是私小說,因為私小說和攝影的感覺最接近。」事實上,他所有的攝影作品也可視為「私寫真」。「我對每一個攝影對象均有著很的感情,呃,這讓我有點害臊,這是自拍照、自畫像,我一直將他們稱為「私寫真」。對於荒木而言,拍攝的技巧、形式皆為次要,重要是被攝者。他自言跟每一個被攝者都有很深的感情。「拍攝不是表現,而是引出。」「我的作品沒有特別的說話要講,我等待被攝者表現他們自己。」今次拍賣作品來自荒木兩個重要的題材。《6x7反擊》系列是藝術家於二OO七年六十七歲之年,以6X7的底片格式拍攝的一系列日本女性作品。《6x7反擊》系列 (拍品編號 862)中穿著和服的少女,被粗麻繩綁起來,回望著觀者(荒木),是典型的荒木影像。攝影女性在荒木的創作中由來已久,從東京銀座街頭的中年婦女,到自己深受的妻子陽子,再到七十年代尾開始拍攝五花大綁的裸女或和服少女,女性是荒木創作的中心,亦同時是他生活的中心。「女性教曉你世界是怎樣運行的,與女性的相遇建立起我的生命。」荒木以『緊縛』來形容被綁的女性,「這與『捆綁』不一樣,我把女性身體緊縛起來,因為我知道她們的心靈不能被約束,只有身體才可以。用繩包圍著女性身體,就如用雙臂圍繞著她們。」這充滿說明了攝影對於荒木而言,與被攝者的情感交流比炫耀技巧更為重要,而非單純賣弄色情如此簡單。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