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李松松
人長久 (雙聯作)
款識
李松松, Li Song Song, 2003 (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二OO三年作
240 x 200 公分,94 1/2 x 78 3/4 英寸 (每張)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私人收藏

展覽

中國,北京,北京中國藝術文件倉庫〈李松松〉二〇〇四年十二月十一日至二〇〇五年一月三十日,無頁數
奥地利, 维也纳, Essl 當代藝術美術館 〈China Now〉二〇〇六年
中國,上海,證大美術館〈自我造局-中國當代繪畫展〉二〇〇六年
荷蘭, 阿姆斯特爾芬, Cobra現代藝術博物館〈China Now〉二〇〇七年

出版

〈中國當代繪畫〉(義大利博洛尼亞,Damiani Editore,二OO五年),94至95頁

相關資料

影像革命
李松松

李松松的繪畫的泉源來自超越個人的集體記憶。李松松生於一九七三年,成長於毛澤東時代晚期,文化大革命對他的影響雖然不大,卻是藝術家的靈感所在,李松松重新詮釋他所找到的素材並加以創作,而結果總是深具力量及充滿趣味。二OO一年至二OO四年期間,李創作了一系列重新審視上述這段時期的作品,他深入研究找到的那些老照片和舊視頻,最初的意圖是為了理解自己的出生和身份。李在這短短三年間所創作的作品涵蓋了頗為廣泛題材:從中國的內政到外交發展都有涉及。李創作的作品充斥著反映中國國情的影像,有時也借用外國攝影作品。這次的拍品《人長久》(拍品編號822就是李在這一時期完成的作品,它創作於二OO三年。正如李一貫作品,這件作品迸發出一種普遍的認同感。《人長久》與其他李在二OO一年至二OO四年期間創作的繪畫作品一樣, 均創作於藝術家轉入大型實驗裝置創作前夕的一個短暫階段,而《人長久》無疑為李在這個階段的代表作。

李松松出生於一九七三年,並於一九九二年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附屬中學。畢業後,他立即加入中央美院油畫第四工作室學習。油畫第四工作室成立於一九八五年,它代表著當時中國當代藝術新氣象,並且席捲中國。在這一年,著名的「85新潮美術運動」如雨後春筍般在全國各地發生。作為「85新潮美術運動」的重要一步,油畫第四工作室也積極推廣現代藝術。與另外三個工作室不同,油畫第四工作室的氛圍相對寬鬆並且更加注重創造力。在這個工作室的這段時間,李發展並建立了自己的藝術手法。更重要的是,李對繪畫本身的行為更感興趣,並建立了表現主義的作品風格。他的作品不是單純模仿,他創造了一種通過借用大量攝影圖像去「重新閱讀」場景的技法。

李松松成功地把攝影技術和繪畫相結合。李的繪畫受到格哈德·里希特 (Gerhard Richter)的影響,有一段時間人們甚至把他與賈斯培·瓊斯 (Jasper Johns) 類比。然而,或許不同於賈斯培·瓊斯,李的繪畫技法包括了他自己的積極參與和主動思考。通過無序的添加或省略某些細節,他給這些老照片注入了新的生命和意義,這個重新臆想歷史的手法,為的是破壞我們原有的「客觀性」,從而讓觀眾們也加入這個複制的場景和並且提出自己的問題。正如李所言,「不管你怎麼畫,都無法掩蓋歷史事實,但也許我的作品可以對我們原本看待事物的方式提出質疑。」李的繪畫風格是一種混合拼貼,並且是「立體的」,他試圖把油彩層層疊加來創造一種形態感。

李松松的作品有著一種原生的有機感,繪畫中他會用到他平日裏搜集的各種材料,這常常需要運氣和巧合。李的早期繪畫如《北京糖果》(創作於一九九七年)和《挖掘》(創作於一九九九年)是基於他日常生活中的私人物品和偶然遇見的場景。《人長久》也是李在機緣巧合下發現的經典場景。

這件作品描繪了一個家庭慶祝的場景,從作品的標題看,我們知道是在為某人的生日敬酒。這幅作品有兩個構圖,七個人物面面相對,有些像是拿著酒杯,有兩個人卻方兩手空空。這就是這個作品的聰明之處,不去說明慶祝活動的背景,留給觀眾自己去揣測。空白的面孔可以讓觀眾插入自己的敘事畫面,並且自己去理解那些人物是誰。作品左側畫面上的一個人物會讓你聯想起金正日,而右側畫面上的一個人物則似乎有點像毛澤東。這件作品的美妙之處還在於,其中的某個人物會讓你聯想到自己的叔叔或祖父。這種感覺讓人完全身臨其境,帶來強烈的集體記憶感。

作為一幅充滿集體回憶又讓觀眾身臨其境的作品,《人長久》同時也會引發出觀眾的深刻思考與私人情感。這幅作品中,李用到了他自己獨特的創作手法,他覆蓋他的原始照片,而後用繪畫再現原始照片中他留出的一條畫面。李說:「當我畫的時候,我把照片從上至下分為多條帶狀,每次遮住兩邊僅留出中間一條帶狀畫面,我每次只畫一條帶狀畫面。在這個過程中,我試著不去想整個畫作。」因此,《人長久》是偶然的疊加,是一個漸進揭幕的大成之作,更一種獨特藝術形式的實踐。畫作中的每一條畫面都可以獨立存在,因此,這幅作品也可以說是一幅由許多小作品組成的大作品。

把這種隱去形象的方法用到創作過程中,可以讓李松松逃避現實。有時,李會完全忘記原始影像。 「如果我覺得不得不使用某張照片去創作,我會試著忘記這張照片的內容,並且一點一點去分割它。」這種獨特的技法在《人長久》中得到了很好的體現,藝術家讓人想起熟悉情感和同時又保持距離。這種讓觀眾陷入逃避現實的感覺正是李所希望的。這件作品的中文名特別的淒美,它引用自宋代著名詩人蘇軾的名句。原文是這樣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與李松松的其他作品相比,《人長久》散發出的令人心碎的辛酸,這在李的作品中是非常罕見的。它觸發我們逃避現實的感覺和發自內心的悲傷,這也是藝術家在二OO一年至二OO四年的那幾年間掙紮奮鬥時經歷過的情感。這段時期,李帶著了高漲的探索情緒去創作這些以照片為靈感的作品,因而,這段時期的作品亦是非常重要。此次的拍品:我們可以發現這個熟悉的場景在藝術家心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看著這幅作品,我們彷彿也被藝術家邀請去一起感受這個回憶的時刻。

1 李松松,《李松松與艾未未和馮博一交談錄》 2004
2 同1
3 同1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