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814
王興偉
無題(護士打羽毛球)
前往
814
王興偉
無題(護士打羽毛球)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王興偉
無題(護士打羽毛球)
款識
Wang Xingwei, 06
二〇〇六年作
油畫畫布
135 x 135 公分, 53⅛ x 53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北京,麥勒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中國, 北京; 瑞士, 盧森, 麥勒畫廊〈大划船〉二〇〇七年二月三日至三月三十一日; 二OO七年五月十二日至六月三十日,無頁數

出版

〈Avatars and Antiheroes: A Guide to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ists〉Claudia Albertini 著(日本東京,Kodansha International 出版社,二〇〇八年),10頁

相關資料

中國當代繪畫的實驗家

王興偉一九九O年畢業於瀋陽大學師範學院,八十年代對偉大靈魂的敍述已經結束,藝術界有如百廢待興,王興偉師從宮立龍,畢業後沒有進入官方體制,而是去尋找自己獨立的聲音,他沒有像其他中國藝術家般,以自身文化形象及意識形態作賣點,以「政治波普」及「玩世現實主義」吸引西方藝壇,相反他專注於發掘藝術語言本身的多樣性及可能性,把學院的社會寫實主義與西方當代藝術結合,建立起他獨有的藝術觀及風格,對同年代的藝術家有著重要影響。王興偉持續對藝術語言的反覆試驗,表達了一個價值觀恒常變更的時代,並讓他的學術地位終被確認,頻繁參與國內外展覽,前年在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更為王興偉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個人回顧展覽,是他逾二十年創作的結集。此次拍賣,蘇富比特別呈獻創作於二OO六年的《無題(護士打羽毛球)》(拍品編號814),是他二千年代中期探討題材轉換的示範之作。

王興偉早期作品以身穿黃色襯衫的人物為主題,這角色無疑是藝術家本人,有強烈的自傳性,其中,《我的美好生活》(1993﹣1995)、《𥌓光》(1994)、《東方之路︰下安源》(1995)及《盲》(1996)均是早期佳作,同時,王興偉亦開始戲仿中西方著名繪畫作品,當中指涉了不少藝術名作。例如《東方之路︰下安源》則直接借用劉春華名作《毛主席去安源》中毛主席的形象,並將之與自己形象結合。原畫繪畫二十年代的毛主席身穿長衫、手執紙扇邁步前往安源,形像與所有共產黨標準政治人像般充滿著希望。唯王興偉把人物的方向倒轉,面朝畫內, 穿著現代的西式恤衫與西褲,帶著現代化的雨傘,向著濃霧圍繞的群山中進發,成為一張現代中國人的畫像。《盲》同樣在有著《東方》中的黃衣人,唯他雙目失明,雨傘成為他的指引,遠方的東方紅,似乎已經不再重要。這裡,雨傘作為現代之物,代替了社會主義的夕陽。有黃衣人出現的《多疑的人》則頗具藝術家自況之味,並受著西方藝術的影響,畫中的他嘗試打破木門後的世界,在他身旁的則是打扮成警察的Andy Warhol及Joseph Beuys。《又不是一百分》(1998)是黃衣人與繫著紅領巾的兒子的場景,畫題透露了父親對兒子的考核成績的不滿,室內有著英國藝術家艾倫琼斯的女性身體傢俱,對應經濟急速發展的中國,有著嘲諷的意味。

王興偉拒絕西方對他作品簡單的獵奇性解讀,他的早期作品有著詼諧及黑色幽默,但更重要是開啟了隨後對繪畫本身的形式探究及呈現的可能性。事實上,王興偉對繪畫的戲謔及幽默成為他往後很重要的主題,亦令他的風格更為多變,有時同一題材的作品,有著南轅北轍的筆觸,顛覆了傳統上認為藝術家個人繪畫風格最為重要的價值觀,例如他曾經模仿行畫及商品畫的繪畫風格,以幼嫩及笨拙的技法把自己建立的風格磨掉。

二OO一年,王興偉提出「王興偉二世」的概念,並以此簽署作品,拋棄自己固有的風格,希望尋找繪畫的絕對自由,進行不同的繪畫語言實驗。二OO一至二OO四年這時期,王興偉以隨機及非連續的風格創作,其中有《敲詐》中的美國商品畫家Thomas Kinkade的風格繪畫、《深深的湖水》的行畫風格、《無題(三個人體)》的中國寫實風格等,他們的形式各異,是藝術進入繪畫語言的實驗。踏入二OO五年,藝術家更開始反覆在幾個主要題材中來回往復,尋找單一題材在繪畫上的可能性。這段時期的作品概括了藝術家在中國藝術史的重要性及其獨特的位置,其中,護士、空姐、海軍等穿制服人物是他主要的對象,這與他後期反覆使用老婆婆、盤栽、熊貓等題材如出一轍,王興偉把這些題材視作一種單純的視覺形式,反覆檢視呈現這形態的不同可能性。《無題(護士打羽毛球)》創作於二OO六年,作品以護士拿著羽毛球拍為主體,護士曾經多次出現在王興偉的畫作上,包括及《無題(護士和樹)》(2005)、《無題(救生筏裡的護士和空姐)》(2005)及《無題(護士抱樹)》(2006)。相比《無題(護士和樹)》及《無題(護士抱樹)》較為寫實的風格,《無題(護士打羽毛球)》在人物造型上,更接近後期的美式卡通風格,開王氏技法改變之風。而作品中垂直平塗的背景,則多次作品在王的前作,如《無題(空姐和拉杆箱)》(2005)及之後卡通風格的《心形舞》(2006)出現。人物造型方面,護士的形象亦歷經不同的變化,如果我們把《無題(護士和樹)》及今次拍賣的《無題(護士打羽毛球)》放在一起,我們很難相信兩張作品是來自同一人,而藝術家正是以護士作為視覺形態去探究,以不同的藝術技法,把約定俗成的視覺元素拆解及重組,王興偉寄生在不同的繪畫風格中創作,其至開始用建築的瓦楞板上作畫,而對媒介的運用跟題材的上選擇亦有關連,評論家張離表示︰「這種利用與二OO五年左右開始的對海軍、空姐、護士等人物身份的反叛就是反利用。」

他圓滿地顛覆了自己作為藝術家的身份,突破了藝術家的局限,在真實與虛構之間行走,並以此作為自己的風格,護士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視覺符號被藝術家利用,可見其對藝術家的重要性所在。王興偉對中國當代藝術的重要性是其顛覆的本質,及他如何對應當代中國文化的支離破碎及混雜。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