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張恩利
圓圈
款識
09,恩利
《圓圈》,2009.6,張恩利 (作品背面)
二〇〇九年作
油畫畫布
198 x 209.5 公分 ,78 x 82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倫敦,Hauser & Wirth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倫敦,Hauser & Wirth 畫廊〈張恩利 〉二〇一〇年
中國,上海,上海美術館〈張恩利〉二〇一一年十二月八日至十二月二十二日,93頁

相關資料

孤寂的詩意
張恩利

張恩利在藝術評論家墨虎愷參觀其工作室時同時解釋了自己的繪畫過程,簡明地總結說:「現實是虛假的。」1 作為中國當今最著名的畫家之一,張恩利所描繪的靜物與空間的畫像在國內及海外皆引起巨大的迴響;與其他同年代的﹑以各種各樣方式跟中國歷史相聯繫的藝術家不同,這位駐上海的藝術家已經成功建立了一個特殊的框架,策略性地遠離政治評論,反而只單純關注現實的感官和體驗。藝術家的個人反思,不僅促成了他那別樹一格的藝術實踐風格,更重要的是為他在中國當代藝術版圖上紮下了牢不可破的領先地位。

一九六五年出生於吉林省,就讀於無錫輕工業大學藝術學院,張氏早期作品多是由他對上海的最初印象所啟發。二OOO年,張恩利於上海香格納畫廊舉辦了首個個展《舞蹈》,〈舞蹈〉系列中的《舞蹈2號》(拍品編號803展示了張氏早期描繪人性心理的探索過程。這件創作於二OOO年的作品,被視為張氏作品中呈現表現主義風格的最後作品之一,而在同一年的後期,藝術家便逐步走向物件對象為主的創作。這幅作品以紅色和黑色為主調,透過狂野的筆觸及層層重疊的手法描繪了在一個擁擠的酒吧裡交織著熱舞中的情侶與吸煙的陌生人,盤中的小吃和人物膚色離奇地相似,頓時突顯了每個城市人的空虛情感,明確地散發出一種在他往後作品罕見的動態。

自二OOO年以來,張恩利開始嘗試創作一系列的靜物繪畫,其中孤寂空虛的主題轉化為他後來聲名大噪的「容器」系列,其中包裝盒﹑盆子﹑水桶,以及其他空空的容器都被漆成平平無奇的設置。其中,作於二OO二年的《煙盒》(拍品編號801無疑是跟《舞蹈2號》和他後來的作品有著重要的關連。藝術家在這幅描繪空煙盒的畫布上,集中以從容的筆觸及簡明的構圖著力描繪被踐踏至扭曲的煙盒的型態;而顏料的運用也花了不心思:藝術家仿效水彩畫和中國水墨畫的技巧把稀釋的顏料薄薄地塗滿整張畫布。雖然跟《舞蹈2號》使用了類似的色調,這裡卻沒有試圖跟觀眾複雜的心理作正面的描述,反而是以更成熟的手法去觀察,甚至喚起一個人跟這些僅存的世俗物象之間的關係。

過去十年,張恩利對靜止不動的畫像的迷戀已經穿越了不同的層次。他於二OO九年創作,並於二O一O年假倫敦Hauser & Wirth畫廊的首次個展展出的《圓圈》(拍品編號804,絕對是藝術家至二OOO年以來的藝術創作上的一大亮點。作品再次偏離《煙盒》的創作風格,描繪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圓形呼拉圈;稀薄的顏料不再只體現於物象之上,而是揮出了物象的陰影以外,明確地對帆布表面及虛構背景之間形式和現實的感知提出質疑。

雖然許多張恩利的作品都講究形式和被遺忘對象的寫照,但張氏卻出奇地繪作了一整個的人頭系列。事實亦證明,〈頭〉系列是融合人類和物體之間最強的聯繫之一。正如張氏解釋說:「我始終考慮一個問題就是人和物他們之間的關係在哪裡。但是我通過了這組後腦勺我覺得我打亂了人和物之間很準確的一個關係。」2 作於二〇〇六年的《頭》(拍品編號802)是藝術家的一件重要創作,焦點從一個人的後腦勺轉移到頭頂,說明了作品主題的審美進程。作品的裝裱方式讓人頭跟科學標本離奇地相似,展示了藝術家試圖將人體解剖學客觀化的獨特嘗試。

這四張作品巧妙地展示了張恩利從二OOO年開始三個不同創作階段的作品,並同時成功地申述了藝術家對人類與創作物象之間那種無邊探索的關係,而更有趣的,是當中模糊不清的形式觀念。3

1 墨虎愷,《張恩利--從樹木到天空 》,〈 張恩利〉(民生現代美術館,2011年)
2 《周禹雯和張恩利談「畫」》,張恩利, 2008年
3 同1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