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
1003

蓋伊•尤倫斯男爵和米莉恩•尤倫斯男爵夫人收藏

宋冬
印水 (三十六張一組)
前往
1003

蓋伊•尤倫斯男爵和米莉恩•尤倫斯男爵夫人收藏

宋冬
印水 (三十六張一組)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宋冬
印水 (三十六張一組)
款識
宋冬,Song Dong,1996,5/12(作品背面標籤)
鏡框 一九九六年作
照片
61 x 40.5 公分,24 x 16 英寸 (每張)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以下均為另一版數:
美國,紐約,前波畫廊,〈筷子:宋冬和尹秀珍〉,二〇〇二年,25頁
法國,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那麼中國呢?〉,二〇〇三年,289頁
美國,紐約,國際攝影中心及亞洲協會博物館(及巡迴歐美五個城市)〈過去與未來之間—來自中國的新攝影及錄像〉,二〇〇 四年六月至二〇〇七年二月,132頁
美國,紐約,亞洲協會;美國,舊金山,舊金山美術館;墨西哥,蒙特雷當代美
術館;美國,西雅圖,亨利美術館〈蛻變突破—華人新藝術〉,一九九八年至二〇〇三年

出版

〈中國當代藝術史1990-1999〉呂澎著(中國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二〇〇〇年),261頁
〈巴黎.北京〉(法國巴黎,卡丹藝術空間,二〇〇二年),46頁
〈Paris-Pékin: Exposition〉(義大利都靈,Beaux Arts Collection, 二OO二年),20至21頁
〈宋冬,尹秀珍:筷子〉(美國Chambers Fine Art,二OO二年), 132頁
〈Modernités Chinoises〉Christine Buci-Glucksmann編(義大利米蘭,Skira Editore,二〇〇三年),35頁
〈中國向前:仕丹萊收藏,中國當代藝術1966-2006〉Britta Erickson編(丹麥, 二〇〇七年),262至265頁
〈中國行為藝術:身體與場域〉(台灣台北,藝術家出版社,二〇一〇年),101頁

相關資料

宋冬以懷念母親及一代中國人的《物盡其用》大型裝置,自二OO五年於北京展出後,先後到過光洲雙年展、紐約現代美術館、倫敦巴比肯美術館等機構巡迴展覽,讓宋冬成為近年最為人注目的中國藝術家。今次拍賣作品《哈氣》及《拍水》均是宋冬早期的重要行為紀錄。今次同時出現在拍場上,實難能可貴。

《哈氣》(拍品編號1001) 一九九六年一月於天安門及北京後海進行的行為紀錄,照片由其妻子及同為藝術家的尹秀珍拍攝,是中國藝術家宋冬最為著名的作品,並頻繁代表宋冬於多個群展中展出。宋冬先於負九度的天氣情況下,俯身趴在天安門廣場的地上,持續哈氣四十分鐘,呼出的水汽最終結成一小塊薄冰。當時在場的觀眾一共四人:他的妻子和三名人民解放軍。第二天早上,宋冬又來到位於北京城中心地帶的後海繼續同樣的動作,唯哈出的口氣對冰面沒有什麼變他,這一次,他說:「冰還是冰。」天安門是中國政治中心的象徵,並是歷來群眾活動的中心,所以無難乎《哈氣》讓人有著政治層面的聯想。該形象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並超越了其自身意義,很容易被人理解成恰如其分地刻畫了中國人面對國家時的情景。但對於藝術家本人來說,這只是一次簡單的行為記錄,著名中國藝史學者巫鴻曾寫道︰「一九九六年的天安門仍是一座無情的龐然大物,《哈氣》代表的除了是對這股力量的持續挑戰外,亦展現了達致轉變相當困難︰宋冬努力帶來的,只能是一層於翌日清晨消失的薄冰。」

宋冬的作品類型多樣。二OO二年,他和尹秀珍在紐約前波畫廊舉辦了一場名為〈筷子〉的夫妻聯展。藝術史學家巫鴻在伴隨展覽出版的書中將其作品特點概括為「市井後現代」。宋冬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畢業後在一所本地高中任教。對他來說,智慧的最高級形式就是人的智慧。他的許多作品都把人放到比自身更強大的力量前,無論是政治力量還是自然力量,在這些作品中,以上結論得到確定。宋冬的作品形式和媒介都非常多,儘管他主要以在攝影和錄像圖像方面的實驗著名。但他的靜態和移動影像大多都是為了記載他的行為藝術,而轉化,並將其提升到純藝術領域。

除了《哈氣》外,宋冬對水的興趣貫穿了宋冬九十年代中期的大部分作品,包括《水寫日記》(一九九五年至今),期間藝術家把他日常的一些想法用毛筆蘸水寫在一塊大石頭上,並以多種方式將整個過程記錄下來。這一簡單的行為與佛教禪宗傳統和北京民間文化都有深厚的淵源,就如我們在北京市內的公園,常見到老年人用水於行人道上練習書法。宋冬的堅持不懈很像日本藝術家河原溫的「日付畫」──雖然短暫,但堅持了書寫的日常節奏。關於水的作品,還有今次拍賣作品,共三十六張照片名為《印水》 (拍品編號1003) 的作品,作品來自美國藝術家Betsy Damon於一九九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到九月二日短短三天期間在青藏高原上策劃的一個項目。Damon的展覽叫做〈水之捍衛者〉,以水作為創作主題,共邀請了來自中國、美國和瑞士的二十多名藝術家參展。宋冬的《印水》是其中少數真正獲得重要地位的作品之一。這一組形象非常具有衝擊力,藝術家以冥想的姿勢坐在拉薩河較淺的地段,拿一枚刻有「水」字的印章反覆蓋向奔流的河水。這一動作的無效性簡直接近詩意──甚至比用水在石頭上書寫轉瞬即逝的文字更美。試圖給河流蓋上其抽象總稱,也就是「水」這個名字,這一行為可以看成是對人類理解週邊環境的基礎的質疑,即對整個意義和指涉系統的詢問。從表面上看,宋冬近年作品傾向中國人的市井智慧,但《哈氣》及《印水》等早期作品則向我們展示了這位異常謙遜的藝術家頭腦中勃勃的雄心。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