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2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傅抱石 (1904-1965)
黃山煉丹臺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四五年作

款識:
擬煉丹臺。
一上丹臺望,千峰到杖前;雲陰封曲徑,石壁劃流泉。
聲落空中語,人擬世外僊;浮丘原不遠,蘿戶好同攀。
乙酉莫春。傅抱石漫寫。

鈐印:「傅」、「抱石之印」、「縱跡大化」。
98.3 by 50.3 cm. 38 ¾ by 19 7/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法國外交官戴秉松(1911-1990)收藏
一九四六年,國民政府還都南京,法國駐華大使館隨之遷返金陵,時戴秉松(Jacques de Buzon)服務於該館,四八年出任一等秘書兼任領事。政局變易後,離華,五一年擔任法國駐港澳總領事,直至五六年方離任返國。
本幅約得於任職南京時期。

相關資料

註:煉丹台者,黃岳勝景之一,其地位於煉丹峰下,海拔近二千米。取名源於遠古傳說,有云黃帝遣臣於此煉丹,求長生不老之葯。雖云神話,仍見其地之幽邈深邃,如臨洞天福地之仙家府第,歷代皆有騷人墨客往遊,留下佳篇絕句不少。

石濤畫迹中有〈黃山八勝冊〉,其中一開狀寫黃山擾龍松之貌,具咏擾龍松一詩,另具「煉丹臺逢籜庵吼堂諸子」五律一首,即本幅所錄者。該冊於上世紀初為日本住友寬一所得,現藏京都泉屋博物館。近代不少畫家有臨本,如陳半丁,亦有取其意而自行創作,如張大千;抱石則捨原畫圖象,僅取煉丹台詩意寫成本幅。

本幅畫面幾為巨岩層叠,奇峰迭生,密樹連撗所滿蓋,識款亦似摩崖刻石般寫於山體塊面上,僅餘右上方寸空間以顯天隅一角,佈局如斯緊密,蓋對應畫中描寫主體之實景有關。

煉丹台地勢平坦,向東南延伸而呈傾斜,下臨深壑即煉丹源,林木稠茂,源下有洗葯溪。畫家構圖既悟自詩意,雖非對景寫生所得,仍無違自然之貌,故取其地貌梗概,復施挪移造化之功,圖此蒼茫之情狀。

一九四五年,正值畫家創作鼎盛之期,自創「抱石皴」之運用如臂使指,熟練自如。本幅所見,岩層密樹,相纏糾結,連綿交織,渾然一體,惟細部處理,一樹一石,交代清晣,無含糊搪塞之弊,於混沌蒼茫中,秩序自生,層次現於隱顯間。細微處,尤見用心,如右方台上高士結伴觀景,下臨深壑,留白少許,即點出匹練細流狀,對應「石壁劃流泉」詩句;畫面正中處,舖以靛藍,蓋煉丹台前有小山峰曰「紫玉屏」,石色呈黝紫,故以鮮用之色狀之,詩境相應,亦脗合實貌,可見畫家構思周全,一絲不苟。

黃山煉丹台之題材,傅抱石經營筆下者,本幅似屬最早。一九五六年寫有另幅,現藏南京博物院,畫上無題詩,構圖簡潔,層峰密樹略去,側寫煉丹台為主,較具寫生味道,與金剛坡時期所出,大異其趣,或許因時移勢易,心境不一也!

參考資料:
一九五六年〈苦瓜煉丹台詩意〉可參見〈傅抱石家屬捐贈.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中國畫〉(榮寶齋出版社,二○○六年十二月),圖版56

藝緣:法國私人收藏二十世紀名家精品(編號 1542-1545)

法中文化交流淵源久遠,法國學術界在上世紀尤為歐洲漢學中心。出諸種種不同原因,或工作,或遊歷,或經商,法籍人士來華絡繹於途。他們背景各異,亦非嚴格意義上之藝術品收藏家,但基於對中國文化之景仰,對此深厚之藝術傳統極具好感,返國時多攜回書畫誌念。尤以與他們身處同一時代之作品,或因欣賞眼光接近,甚至認識作者,成為他們搜集目標,不難理解。

本輯彙集近代四大家作品,藏者不同,皆於四十至六十年代間來華。其中傅抱石、吳昌碩、徐悲鴻三家之作,藏者俱駐華外交使節,於重慶、於南京、於北京,分別親歷抗戰、政權轉易、以至「文革」之歷史轉折時期。他們對講求筆墨且不乏個人風格之作,青垂有加,這亦與其漢學修養不無關係。

林風眠一幅,藏者乃五十年代初在滬經商,是時,於上海之法籍人士,對留法背景兼畫風具西洋色彩之林氏作品格外愛好,遂一一訂購,本幅即當時所得。

時光推移,逾半世紀後這些深藏於彼邦之中國書畫釋出,一經面世,常教人有驚艷之感,而重臨故土,足誌此段藝緣!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