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3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1899-1983)
菊石圖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六八年作

款識:
興來寫鞠似塗鴉,誤作枯藤纏數花;
墨落一時收不住,石稜留得一拳斜。
量如仁兄法家正之。大千張爰。

鈐印:「張爰之印」、「大千居士」、「戊申」、「大風堂」。
87.9 by 31.3 cm. 34 5/8 by 12 3/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一九六八年初,大千先生率家人赴台,逗留竟月。期間,造訪時為軍事要地之金門,慰問防區官兵,並即場示範作畫,當日即返台北。本幅乃此行所寫,獲贈者乃金門駐軍將領之子。

畫中所題乃大滌子句。先生在另幅〈黃菊〉亦錄此詩,並謂「畫自是畫,詩自是詩,各不相干,切莫沾滯」。惟本幅寫菊,如長枝斜垂,從上而下伸出,與菊花生長姿態迥異,直似野藤蜷纏,恰好與「誤作枯藤纏數花」對應。可知畫家以扭轉乾坤之筆,自出機杼寫之,非一時之誤。

參考資料:
〈黃菊〉可參見〈張大千作品選集〉(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一九七六年五月),頁81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