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3
1403

西園第一紅:北美私人收藏張大千作品

張大千 (1899-1983)
西園第一紅
前往
1403

西園第一紅:北美私人收藏張大千作品

張大千 (1899-1983)
西園第一紅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1899-1983)
西園第一紅
設色紙本 鏡框

款識:
西園第一紅多葉,東苑無雙紫滿枝;
夢裏春風忙裏過,蒲團藥鼎髩成絲。
儗刁光胤筆。拈范石湖句題之。張大千爰。

鈐印:「張爰」、「大千居士」。
59.8 by 38.8 cm. 23 ½ by 15 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無錫榮氏家族榮爾仁舊藏
無錫榮氏家族,榮宗敬(1873-1938)、榮德生(1875-1952)兄弟乃中國二十世紀最為重要之實業家,業務範圍廣泛,以經營麵粉、紡織業最盛,有「麵粉大王」 、「棉紗大王」之譽。

榮爾仁,生於一九○七年,乃榮德生次子,榮毅仁兄長。他長期參與發展家族事業,在滬期間,歷任申新第一、第二、第五紡織廠廠長。抗戰時期,在重慶規劃戰後申新復興大計,並創辦公益工商研究所。勝利後,在無錫創設天元麻紡織廠。一九四九年遷居香港,五一年遠赴巴西,定居聖保羅,在當地仍經營麵粉、紗廠等。七五年後,移居美國,先後在紐約、三藩市生活。

大千先生與無錫榮氏家族頗具淵源,從傳世畫迹所見,他有不少作品應囑而製,或具上款,或具收藏印章,或仍為該家族成員收藏,逾半世紀以來,已歷數代,本幅即其一。

榮爾仁與大千先生訂交於四十年代初期。政權轉易前,他們先後移家香江,仍有過從。榮氏先於一九五一年遷巴西,居聖保羅,大千則於五三年赴南美,從阿京輾轉遷往三巴,二人友誼再續,且居地近接,交往更形密切。榮氏雖營商,書畫亦所嗜,先生從傍鼓勵其工餘習畫,遂添為藝友。七十年代,二人先後移居美國,在加州仍保持往來。

本幅未具年款,按榮氏女兒回憶,乃畫家應其父之囑而製,約於一九四九年左右。畫竟,復付裝池,裱工選用細絲為材,上織繁花圖案,色素雅,與畫面相配,得牡丹綠葉之效,可見大千選題、繪畫、以至裝裱用料皆一絲不苟,足見其處理之用心!

榮爾仁移家南美,復遷美國,本幅一直親攜,裱工以至鏡框皆保持原貌,逾一甲子,其家人仍妥為保存。

相關資料

註:牡丹具國色天香之姿,享「花中之王」美譽。大千先生擅寫工筆花卉,他認為「畫工筆花卉要拿牡丹來代表」。目前所見資料顯示,一九四四至五四年間,他的工筆牡丹佳作屢呈,特別是他「生平所愛好而喜歡畫的是照殿紅,潑墨紫和佛頭青」三種。

本幅未具年款,按榮氏後人提供資料稱,約寫於一九四九年左右,亦即畫家與榮爾仁同於香江之時。以畫風及同期相同題材作品視之,亦可能寫於一九五二年前。他在五二年即有另本〈牡丹〉,同題范石湖句,構圖、用色與本幅類近,故無論四九或五二年,三年之距,通屬其工筆畫最成熟的階段。

畫中折枝紅牡丹,綫條刻劃精細,花瓣外沿、葉脈及花蕊,皆以金筆勾勒,瓣片交疊處與枝葉取勢高低左右襯托,寫來婀娜多姿,深具動感,達到畫家所求「枝葉分佈,穿插要配合花形」的要求。敷色工序尤見繁複,如顏色研磨、下膠,以至顏色深淺之層層渲染,方能使花瓣色彩「高凸紙上好像剪絨一樣」,立體感豐富,極盡「物情、物理、物態」之能事。

大千畫工筆牡丹時,多謂取古人之法,如照殿紅署「以勾龍爽法寫之」;佛頭青則署「法道君皇帝宋徽宗」。本幅亦不例外,謂以「儗刁光胤筆」。事實上,許多古人傳世真迹成疑,更遑論其法。畫家承襲實集傳統諸家之大成,復加自我提鍊溶鑄而演化為個人風格。姑勿論採勾龍爽或刁光胤法,始終是他個人面貌呈現的佳作!

參考資料:
一九五二年〈牡丹〉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年十月,張徐雯波女士藏大千書畫專拍,編號166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