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6
1396

皇居賞樂:日本私人收藏饒宗頤書法 (編號 1396-1397)

饒宗頤 (b.1917)
行書〈淒涼犯〉及信札一通
前往
1396

皇居賞樂:日本私人收藏饒宗頤書法 (編號 1396-1397)

饒宗頤 (b.1917)
行書〈淒涼犯〉及信札一通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饒宗頤 (b.1917)
行書〈淒涼犯〉及信札一通
水墨紙本 鏡框

信札:
渭江先生如晤,在洛都渥承款待,厚誼難忘,久欲倚聲記皇居聞韶,牽于他事,稽延至今,歉疚萬分。並錄呈〈蘭陵王〉,並新作〈淒涼犯〉兩闋,敬祈正拍,並轉致令尊大人與安倍兩樂長,無任感荷,耑此持申謝悃,餘俟續陳。匆頌,撰安,不一。
饒宗頤再拜
十二月十一日。

〈淒涼犯〉
周密〈浩然齋視聽鈔〉載北方名琴條,有金城郭天錫祐之「萬壑松」一器。鮮于樞〈困學齋雜錄〉京師名琴條,亦記郭北山天錫新制「萬壑松」。此物現歸于余。每於霜晨彈〈秋塞吟〉,不勝離索凄黯之感,爰繼聲白石道人,為瑞鶴仙影云。

冰絃漫譜,衡陽雁西風野日蕭索。草衰塞外,霜飛隴上,兩三邊角。江波又惡。況憔悴征衫漸薄。似聲聲、黃雲莽莽,嘶馬度沙漠。遙想京城裏,裂帛當歌,索鈴行樂。雲煙過眼,算而今、軫摧髹落。尚有知音,隔千載、重為護著。寄悲哀、萬壑競響許夢約。
琴窻詞長正拍。
饒宗頤貢稿。

鈐印:「選堂」、「饒宗頤印」。
信 letter: 32.2 by 31.2 cm. 12 5/8 by 12 1/2 in.
詞 poetry: 32.4 by 92 cm. 12 3/8 by 36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本幅〈淒涼犯〉一詞收錄於〈琴窗詞稿〉(日本,紅蓼吟社,一九七一年九月),頁10

相關資料

註:本幅寫於一九六五年底,亦即編號1397行書〈蘭陵王〉所記之「乙巳冬」,可知「皇居聽樂」應於是年。函中所及轉致者,乃水源先生之父水源琴窗及宮內廳樂長安倍季巖。

皇居賞樂:日本私人收藏饒宗頤書法 (編號 1396-1397)

「一九六○年,由大阪至東京,訪皇居樂部。樂長安倍季巖老師(篳篥專家)以下三十餘伶人,歡迎不盡。東儀和太郎副樂長自舞難曲〈蘭陵王〉大曲、兼舞高麗古曲〈納蘇利破〉與〈急〉兩曲。眾伶三十餘穿傳統舞樂裝束,冠「鷄頭冠」,三種管響鍇,三種絃鼓,恰如聽唐代梨園及大常寺燕樂。饒老師感激不盡,無涕感謝。對外國人士一個人,樂部全伶總出演,未曾有慶事,兩國學藝交流史上實可稱一大慶事。」── 引自水源渭江手稿

本輯書法兩幀乃饒宗頤致日本著名漢學家水源渭江之信札。內容追述當年獲安排至皇居宮內廳聆奏雅樂,函中並附詞兩闋,以紀其事。水源先生得此,珍愛之甚,裝裱成幅,懸之居室。今供同好共賞,亦証半世紀前文化交流史上之盛事。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