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5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齊白石 (1864-1957)
高瞻遠矚
設色紙本 立軸

款識:
素練霜風起,蒼鷹畫作殊。㩳身思狡兔,側目似愁胡。
絛鏇光堪摘,軒楹勢可呼。何當擊凡鳥,毛羽灑平蕪。
杜老詩,余借題此幅。三百石印富翁齊璜。

鐵年道兄來燕,贈余以詩,余以畫報之,愧不如詩之工也。己巳冬,弟齊璜。

鈐印:「木居士」、「白石翁」(兩鈐)。
170 by 47.8 cm. 66 7/8 by 18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蘇富比,一九九二年六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32

相關資料

上款:「鐵年」即符鑄(1886-1947), 湖南衡陽人。父符翕(1840-1902),字子琴,光緒初在廣東為官二十餘年,得張之洞「遇之以禮,有唱酬之盛」,工金石書畫,書震滬廣兩湖。符鐵年習藝嚴守家法,自幼即有書名,壯始出仕,後辭官東來海上,專意藝事,與海內名宿多往來。擅畫竹,行草尤得米家神髓,好遠游,南粵、吳越、燕薊、扶桑亦有行跡。遺著有〈北游吟草〉、〈晚靜廬詩存〉等。

註:本幅為齊白石酬符鐵年贈詩而回饋的作品。兩人訂交未見諸文字資料,但俱與曾熙、馮臼相交,或許透過共同朋友之轉介而結識。符齊交善許有幾點緣由:第一,兩人為湖南同鄉,且友人中曾、馮、蕭俊賢皆為湘人,在鄉土觀念深植的傳統社會,自然增添一層親近關係;第二,齊為王湘綺門生,符鐵年父親與王湘綺有交,王曾為其撰聯「文章領海風雲氣,詩畫名家山水緣」,對待恩師友人之後,齊自然更添鄭重;第三,符鐵年與白石雖分隔南北,衹憑書札往還,神交多於晤面,但稟性頗近,故有惺惺相惜之感。符氏一九一八年始定居滬上鬻字為生,據〈傳略〉載:「先生居於名利雜沓之海上而閉門卻掃,罕與達官貴人接,入其室,香花圖書几硯丹黃之屬,佈置井井,粹然有古君子風」,不事權貴之心與白石如出一轍。符氏作詩出入李杜蘇陸間,為豪邁一派,與白石為人作畫一股內斂剛健之氣相通。符鐵年小白石近廿歲,一九二九年冬季行歌燕薊時衹是滬上一位普通職業書畫家,當他以詩集相呈於齊白石,卻得本幅鉅製回贈,世人皆謂白石現實算計,算計者乃為生活爾,面對性情友朋時,白石的慷慨亦非常人可比。

約在二十年代中期,齊白石「松鷹」題材趨於成熟定型,成為他最常涉獵的飛禽題材之一。本幅具雙款,其一書杜甫〈畫鷹〉詩,復添題於一九二九年饋贈之際。他極少借他人句題畫,杜詩中素練霜風、蒼鷹有勢的意象也許對他筆下雄鷹有所啓發,這亦為後人研究其畫鷹增添資料。白石早年「松鷹」喜作大幅,本幅中景為松樹主幹,淡墨寫就,濃墨點苔,蒼鷹立於樹上,側立眺遠,以藤黃點畫眼睛與銳爪,提昇神氣;近景為松樹旁枝及松針松果,松針筆筆中鋒,密密重重,穿插有序,繁而不亂,松果二三用墨最濃,與樹幹苔點相映成趣,而右面行書長題恰補空白,惟獨留出蒼鷹目光所及處一片空蕩蒼茫,似無所
視,實更襯托其目光高遠。

一九二九年歲始,齊白石開筆之作即松鷹;同年年初徐悲鴻離京南返時,白石亦以巨幅〈松鷹〉贈別,可見,彼時他正潛心研究此題材,頗感滿意,故與同道分享。

參考資料:
一九二九年元旦〈松鷹〉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650
徐悲鴻上款〈松鷹〉可參見〈齊白石畫集〉(中華書局,一九三二年七月),頁16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