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
1306
前往
1306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左次修 (1889-1962)
甲骨文十言聯
水墨灑金箋 立軸

款識:
象以齒焚,為寶不珍寶玉;龍因角聞,葬名莫買名山。
修髯。

皎忱道兄精鑒賞,工書畫,曩為黃孫宰與丁佛言先生契,時相過從,攷定金石無虛日。丁公故後,皎忱寶其書,搜羅百餘幀,因名其居曰「百丁」。其揅求籒篆之法,邃密可知已。丁公嘗謂摹寫殷栔者,參以大篆,筆意則妙。此神會六法,不為皮相之說也。余年來頗好甲骨文字,偶尔臨寫,神形俱乖,所謂渾不似矣。此聯乃前年書於春明旅舍中,生澀支離,不堪寓目。甲申龝,皎忱見而索去,牛溲馬勃盡入藥籠,選者固有別意,而葑菲自慚,不能不汗涔涔下也。聊充蔡嗜,幸勿眎人。甲申重九前六日跋。桐城左脩髯。

姚古鳳師論書法之變,由於歷代造筆之不同,宋以前皆用兔豪,故晉唐人書皆遒健婀娜,庸懦之筆不易多見。自羊豪縛筆之法出,書者喜其圓柔,應手使轉省力,故多尚之。然庸懦之姿,每病失古,後代製筆以雞豪,以兔、羊豪羼作兼豪,則純非古法,是筆用人,非人用筆矣,此論作真學之說也。余謂籀篆以漆書金文,以範成瓦甓,以陶出栔文,以刀刻其氣象,都非毛筆可以摹擬。要於用筆、用墨時,意在豪巔,求其神似耳。余意寫大篆,溶墨必濃,醮墨必飽,筆筆沉著,則非漆而意已漆矣。寫栔文必擬筆為刀,擬楮為骨,下筆時爽利弗滯,則庶乎非栔而意已栔矣。否則但蘄貌似,必致神離。旦刻一印文,為以刀為畢,畢為刀,專為寫栔文之用,藉作右銘,敢誇獨得,坿跋於此,以質高明,當能目其意而誘教之,幸甚幸甚。同日又跋,正滿城風雨時也。脩髯贅語。

鈐印:「彊自取柱」、「左脩髯」、「脩髯」、「脩髯摹栔文」。
each 167.9 by 32 cm. 66 1/8 by 12 ¾ in. (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左次修,安徽桐城人,後客居濟南。七七事變後,蓄須明志,更名「修髯」,拒不從日。曾任教於齊魯大學,四九年後出任山東文史館員、中國史學會濟南分會理事。他書畫篆刻俱擅,對中國古文字研究甚深,尤精甲骨文。本幅即以甲骨文入聯,並長跋論書法筆墨之道,約寫於四十年代初期。

中國書畫

|
香港